• 第23章不合时宜的怀孕(三)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56本章字数:2918字

    该如何将这一切告诉姐姐?连她都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何况是姐姐呢?避免碰到姐姐,进入室内之后云朵丝毫不敢耽误,一溜烟滑入了自己的小卧。

    小卧内,她趴在卧床上心事重重的思量着事情会如何继续,可是还没理清楚所有的可能性,咯吱一声卧房门被推开的声音便传入了她的耳畔。就像一根针扎中了她,身体不觉微微一颤,她知道来人应该是姐姐,转头一望,只见姐姐顶着一张满脸委屈又夹杂着泪花的脸站在门口。

    肯定是云玫向她说了什么,不然就是她听到方才她们在院外的争执,“没事,一切都是扛过去的,”云朵挤出一抹生硬的笑牵强的安抚到,一边安抚一边坐起身来并示意姐姐也坐过来。

    “宝格勒日来找过我,”姐姐像个受尽委屈的孩子,用受尽委屈的声音说道:“他让我隐瞒我和他之间的事情,不让破坏他和云玫之间的关系。我告诉他我已经怀孕了,可他竟然让我隐瞒孩子的事情。可是这是一个孩子,怎么能隐瞒的住?”

    宝格勒日竟然说出这种话?云朵不得不慨叹人性的丑陋。

    什么样的人做什么样的事,什么样的人说什么样的话,这就是人性,这就是生活。

    “你怎么回答的?”她想她没有答应他的请求,也不会答应。

    “他不承认这个孩子是他的,我现在怎么办?”

    “你想怎么办?”云朵定声问道。

    “我当然是想和他在一起。可是,他好像不再爱我了,当初真不该让云玫和父亲来这里。”

    又要将罪恶的源头抛向云玫?一句话让云朵暴跳如雷又哭笑不得。她短暂的思量后这样安抚到:“宝格勒日不是一个值得依赖的人,离开他,你会遇到更好的,”她虽然并不知道姐姐能不能遇到更好的,但此时此刻,她必须这样安慰。

    “不,不会了,上天是不会再让我得到幸福的,让宝格勒日离开我,是上天对我的惩罚,因为我背叛了巴特,”姐姐就像疯子一样咆哮道。

    姐姐竟然说出这样的话?云朵错愕不已,她还以为姐姐是具行尸走肉呢?姐姐的话短暂的停滞后继续响起:“宝格勒日求我放过他,其实我也想放过他,可是放开他,就是自焚。我还不想死,我才刚刚看到了人生的曙光。为什么现实总是这么无情?为什么偏偏是那个让我看到曙光的人,背叛了我?”姐姐的精神看上去很恍惚,云朵能够感知到姐姐的内心很痛苦。

    可是她就是搞不懂,为什么姐姐不能放开思维想想这个问题,就算她现在能把宝格勒日留在身边,她就能得到幸福吗?就算他能再次回到她身边,他们今后要如何面对云玫?

    不会尴尬吗?

    不会难堪吗?

    不会痛不欲生吗?

    不会身心煎熬吗?

    “如果不是有孕在身,我会考虑放过他,可是?”姐姐的声音还在继续,眉宇早已锁成刀刻般的皱纹,整个人好似完全沉寂在了自己的世界,“不,不行,没有他,我就离不了婚。离不了婚,我的生命就会进入倒计时,等你们都离开我,我就会离开这个世界。”看到姐姐这幅状态,云朵真庆幸遇到这样窘境的不是她,换做是她,她都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活下去。姐姐的声音在短暂的停滞后再次继续:“宝格勒日本来是我全部的希望,可是现在却变成我彻底的失望。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事情变得太快,就连云朵这个局外人也难以适应,何况是受伤的当事人。“本来我的人生已经规划好了,可是现在,”姐姐突然冷声大笑起来,眼底却尽是泪花,“可是现在,别的都没变,只是那个承诺和我一起搭建人生的人变了。”

    云朵将姐姐轻轻的搂入怀中,她们都是无依无靠的浮萍,她自然明白这种被抛弃的恐惧,她微微开启双唇和声安抚道:“凡事都有两面性,你现在不能只看到消极的一面。要知道宝格勒日是个薄情寡义之人,你失去一个薄情寡义之人,其实也是一件幸事,”话虽如此,但她觉得这根本不是姐姐想要的安抚,于是她将话题转开宝格勒日,“虽然宝格勒日不会再回来,但我依旧会不遗余力帮你离婚,只要你还愿意。”

    “我怎么可能继续和巴特生活在一起?”姐姐猛地推开她,歇斯底里的咆哮道,“你以为没有了宝格勒日,我就不会离婚了吗?如果不能离婚,我就去死,反正现在也没有任何我想留恋的了。”

    姐姐竟然说没有任何想留恋的了,难道她不是她的留恋吗?难道她不值得她留恋吗?

    正在此时,悉悉簌簌的脚步声传来,云朵循声望去只见妹妹停下步伐双臂抱胸一脸冷傲的站在了她们对面几米处。她先轻蔑的瞟了云朵一眼,然后将目光转移到姐姐云杉脸上,随即咬牙切齿的咒骂道:“哼,自作自受,这怨不得别人。人总要为自己的错误付出代价,现在就是你偿还的时候。”

    姐姐则猛地扑过去抓住妹妹的双手可怜兮兮的祈求着:“你把宝格勒日还给我好吗?反正你对他并不是真心真意,他对你也只是一时之性。我不想有一天,我已经死了,而你却告诉他,你是因为利用他才和他在一起,而他则后悔当初因为你抛弃我。到那个时候,不论你与他如何后悔,我都不会在回到人世间。人生苦短,我们是亲姐妹,为什么要相互折磨?”

    不知道怎么搞的,看到这一幕云朵不禁想到了那日落日余晖下,她与姐姐站在院外山丘等待卡车逼近的场景,以及云玫将头探出车窗玻璃冲她们大声呼唤‘姐,姐’的画面。

    现在看来,那份伪装的和睦,真是赤裸裸的侮辱。

    姐姐已经在低声下气了,就差跪倒地上了,可是妹妹却并不为之所动,反而还在恶语相击:“哼,当年要不是你从中作祟,今天我也不会沦落成这样。你别看我现在光鲜亮丽的,可我知道我这一生再也不会有幸福。每个人都需要为自己的错和愚蠢付出代价,现在就是你救赎的时刻。如果你不去救赎,还会有更大的灾难等着你。”

    云朵突然觉得她们不像姐妹,像是上辈子的仇人。今生成为姐妹,就是为了了清上辈子的恩怨。或许,当年只要她也做到以大让小,今天这场厄运就不会发生,无以复加的自责瞬间包裹了她。

    她觉得自己身陷淤泥。拼命挣扎着离开泥潭,可是越是挣扎陷的越快,不挣扎,也会陷下去。虽然挣扎陷的更快,但至少还有一丝成功自救的机会。

    她并非无心之人,当年之事,她也一直耿耿于怀。那年,她10岁,姐姐13岁,妹妹7岁......

    开学的前一天晚上,破旧的房屋内烟雾缭绕,醉醺醺的父亲提着一瓶酒东倒西歪的回来了,回来之后就迷迷糊糊的坐在沙发上含糊不清的嘟囔道:“告诉你们,钱只够一个人读书,你们自己商量让谁去吧。”

    妹妹已经准备了新书包,她也已经完成了暑期作业,姐姐主动退出这场角逐。

    “让云朵念吧,她学习好,”向来和她关系不错的姐姐关键时刻,力挺了她。她很感动,也很焦灼。姐姐能够做到以大让小,可她做不到,她不想离开校园......

    真正危难的时候,谁也不会可怜她们,包括上天。

    僵持之下,云玫哇哇大哭起来,可怜兮兮的唤道:“可你们答应我的让我读书。”

    父亲见状做了礼让:“朵毕竟念了几年,那就让玫念吧?”

    “可是谁能知道云玫念书能力怎么样?万一她和我一样差呢?再说,朵可以照顾自己,玫还没有能力照顾自己,”姐姐再一次成功的改变了风向。

    云朵承认,那个时候姐姐思量的确比她周到。由于害怕妹妹因为哭泣占据优势,她也加入了哭泣的行列。

    “让云朵念吧,把她一直供到大学毕业,然后让她帮衬我们,”姐姐郑重其事的表明自己的态度,父亲再三思量后将上学的机会留给了她。从那一天开始,她就发誓一定要不遗余力努力念书,毕业后尽最大的能力帮姐姐妹妹改善生活。

    她对妹妹的歉疚源于当时贫困的家境只允许一个人继续读书,而不是她得到了读书的机会。如果时间倒流,那一晚她依旧会哭。

    自私,是人的本性。

    人在危难的时候,首先想到自己,这是天性。

    人在危难的时候,将命运的指针拨转到对自己有利的方位,这也是天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