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章蜂箱受损(一)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56本章字数:2958字

    姐妹三人闹成这样,真的不是云朵想看到的。

    妹妹的话说完之后便离开了巴家,不过云朵还有好些话要对妹妹说,于是紧随其后追了出去。

    她觉得她作为姐姐必须尽到一个姐姐的责任。院外几十米处的山丘上,她拉住妹妹的胳膊肘,急声说频道:“先听我说一会儿好吗?”

    妹妹虽然满脸冷傲却也停下了步伐,云朵开始快速组织语言,短暂的思量后她这样说道:“如果你想学习,现在也可以,有成人考试,我可以帮你。”

    “成人考试?”妹妹咧着唇冷眼一瞟,轻蔑的说道:“你是说成人考试吗?”她加重语气重复道,言辞激烈的抨击着,“我现在都十六了,都到了结婚论嫁的年龄了。”她指着自己的脑袋补充道,“这里,记忆力已经下降了。你让我现在去学习?是要等我七老八十再去再结婚吗?你开什么国际玩笑?我从不浪费时间去做自己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只有蠢货才会这样,蠢货不仅会这样,还会唆使别人也这样。”

    云朵从来没有想到她们之间的关系竟是如此差劲,如果不是宝格勒日,她根本不知道她们之间这层伪装的和善会在什么时候被拔下。

    “反正时间也回不到过去,你要我如何补偿?”

    “你什么都没有,拿什么补偿我?你们那样对我,就应该想到会有今天。哼,自作孽,不可活。过去是她帮你,现在你自己想办法去帮她吧。别想让我妥协,因为当初她帮你,牺牲的是我,”语毕,妹妹转身,头也不回,大步流星离开。

    恰此时,原本已经放晴的天空骤然间阴云密布。天黑压压的好似要吞噬一切,有种‘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感觉。

    怎么会这样?云朵抬眼困惑不解的望着天空,“快下雨了,你要去哪?”继而她转头朝着已经走远的妹妹焦急忙慌大吼道。

    “死了都不要你管,装什么好心,没准你正等着我死呢,”妹妹头也没回闷气沉沉的丢出这么一句话。

    “我最后再说一句话,不要因为恨我们而和宝格勒日在一起,那样你不会幸福的。”

    “我知道,我可不是蠢婆娘,哼,这话让你来说,显得我很蠢。我知道该什么时候抽身,你就等着接受自作孽的惩罚吧,别再试图想用任何花言巧语来躲避惩罚,我已经许下诅咒,如果你继续逃避惩罚,就会有更大的惩罚等着你。”

    话语刚落,一道闪电凭空划过,如利剑划破苍穹。紧接着巨雷轰顶,好似整个大地都在颤抖,顷刻间倾盆大雨骤然而降。

    由于心系蜂箱,云朵没有继续理会妹妹,而是转身快步跑出院内。可是凭她一人之力,根本无法快速的完成蜂箱掩盖工作。她忙不迭的跑到客厅玻璃窗前,一边焦急忙慌的敲击着玻璃,一边慌乱不安的唤道:“姐,下雨了,你帮我一块把蜂箱搬到避雨处吧?”

    “我怀孕了,你也不要管,随便怎么样?反正我是不管。”

    天越来越黑,雨越来越大,它们像魔鬼肆无忌惮摧残着云朵,她纤细的身体在风中左摇右摆,衣服被雨水寝的湿漉漉就像水盆中捞起来的一样。

    失去控制的蜂箱左右摇摆着,她还没来得及扶住,它们便‘砰,砰,砰’的倒在了地上。蜂箱倒地,蜜蜂乱飞。由于没有躲开,云朵的手背被其中一只蜜蜂奇袭了,一声凄楚地叫声随即响起,盖过了骤然而起的雷声。

    姐姐听到叫声后,撑着伞焦急忙慌来到院外,“怎么了?是不是蛰了?叫你不要管的,蛰哪了?我看看。”

    云朵一边向后退去,一边扑打着还在逼近她的蜜蜂,成股雨珠从她脸上滑下,姐姐将伞撑到她的头上,一边替她扑打蜜蜂一边拉着她往后退。经过好一番折腾,总算活着退回了室内。

    院外,雨越下越大,风越刮越猛,越来越多的蜂箱倒在地上,越来越多的蜜蜂在肆意乱飞。

    客厅里,姐姐则拉过云朵的手仔细检查着伤口,“还好不是很严重,家里有些药酒,我去找。”

    接下来的十几秒内,姐姐蹲在电视剧旁边,拉开抽屉快速翻寻着。云朵则站在窗边,心疼的望着窗外倒在地上的蜂箱。

    “找到了,可能过期了,不过还有用吧,”骤然响起的声音打破室的沉寂,云朵转头朝着姐姐望去,发现姐姐也正在望她。“这下好了,我看他还怎么养蜂?”姐姐阴沉着脸带着一丝幸灾乐祸的口吻诅咒到。

    “其实,我不想一家人闹成这样,没意义,”云朵泪眼朦胧地看着姐姐,和声说道。在她看来,与其苦大仇深的生活在一起,还不如一个天南,一个地北,永远不要在联系。

    姐姐没有吱声而是闷气沉沉的走近她,拉过她的手将药酒粗暴的涂在伤口处,恰此时云朵听到哽咽声:“我是不会再有幸福了,罪魁祸首就是爸。他现在还在赌博,真是狗改不了吃屎。我真想报警,让他们都被抓起来,连同开麻将馆的。”

    “关进去,还不得我们想办法往出弄?”云朵的眼眶也潮润了。

    “我才不会管他,就让他在那里呆一辈子。”

    之前,云朵一直追求没有伪装的真实,一直埋怨伪装的虚假。可是现在,它却成为她求之不来的奢侈品。

    人,不会拥有很多。因此,最好的选择便是,拥有什么,珍惜什么。

    她们一家的关系怎么会变成这样?她陷入了深思。

    高原上的雨,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不多一会儿,雨便停了,天也放晴了,一道彩虹当空悬挂,云朵静静望着那道彩虹,耳畔依稀听到有人对着它欢呼。可她知道,那是幻觉或是回忆里某个画面。

    院内超过一半的蜂箱倒在地上,她能想象出父亲见到这幅场景后大发雷霆的模样。换了一身衣服之后,便来到院中将倒在地上的蜂箱一个个扶起,可是当她正在扶最后一个时,耳畔传来姐姐厉声的叫唤:“快让开,闸已经拉了,我现在就冲散它们,”转头循声望去,只见姐姐拉着一条黑色水管,像一头失去控制的猛兽朝她逼来。来不及多想也用不着多想,云朵赶紧站起身来躲到一旁。可是随即又意识到姐姐这是要用水管冲散蜂箱,于是忙不迭的的冲过去使出蛮力试图夺下水管。可是力度根本不能和姐姐匹敌,撕扯中水管冲出水来,蜂箱接二连三倒在地上。

    “你这是干什么?”云朵满心奔溃的看着姐姐。她知道,父亲知道后,一定不会绕过姐姐。

    “我也要让他知道什么是心碎的感觉,就算他知道是我用水管冲的,又能怎么样?你尽管说吧,我不怕。”

    阳光推开云层,放射出刺人的光芒,蜂箱上颗颗晶莹透亮的水珠在阳光的照耀下散射出七彩光芒。云朵转头朝院放眼外望去,索性父亲还没有回来。

    她知道,父亲一定会第一时间回来察看蜂箱,她不能让他看到姐姐用水冲蜂箱的场面。她抿了抿唇,小心翼翼的走近姐姐,柔声劝阻道:“好了,赶快停手吧,爸一会就会回来,在他回来前,我们把水管拉回去,好不好?”

    “你去拉闸。”

    照她的嘱托,云朵跑进室内,关掉电闸。可是,当她再次来到院外的时候,看到姐姐正在用水管捶打蜂箱,蜜蜂在院中乱飞。

    她跑过去,使出蛮力拉住她,“别闹了好不好?”

    姐姐哇的一声哭了,丢开水管,蹲到地上,哭的肝肠寸断,嘴里含糊不清的嘟囔着:“当初,他欠下赌债,我让他卖掉蜂箱和汽车,他不依。这些说到底,不都是些身外之物,他却宁可卖我也不肯卖它们,”她的身体边不住的抽搭着,“如果他当初不这样做,我现在也不会变成这样。”

    云朵蹲下身,轻轻安抚起姐姐来:“别哭了,都过去了,先回去吧,你还有孕在身,”她真害怕,这场雨伤及姐姐肚子里的孩子。

    在她的安慰和扶持下,姐姐终于回到了室内,可是还在怨气冲冲的抱怨:“我早就说过,他要是识趣,就不该来这里,一切都是他自作自受。当初他求我让我嫁给巴特,说如果我不嫁给巴特,债主就会把他打死。可是我哭着脸成为新娘的时候,他却喝的酩酊大醉、大声欢笑,当时我就有种被欺骗的感觉,我是永远不会原谅他的,到死都不会。”

    “好了,别说了,他马上就要回来了,你先静一静好不好?”安抚好姐姐之后,云朵又第一时间返回院中,赶在父亲回来之前,成功的将水管拉回到了原来的位置,又将蜂箱摆置成被风雨吹倒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