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章蜂箱受损(二)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56本章字数:2355字

    和云朵预料的一模一样,父亲果然第一时间回来察看蜂箱了。透过玻璃窗她看到他的身影在冲入院内之后的第一秒便愣住了,可是几秒之后又恢复了步调。

    他勾着背迈着缓慢步伐绕着七零八落的蜂箱连连转了好几圈,然后像一头狮子一样怨气冲冲直逼室门。赶在父亲破门而入之后,云朵垂下头。

    她和姐姐正躲在小卧内,一个坐在椅子上,一个坐在床上,室内死寂般沉寂。

    “云杉?云杉?云朵?云朵?云玫?云玫?巴特?巴特?都死哪去了?都成死人了?”父亲歇斯底里的狂叫犹如巨雷轰顶,将云朵的脑袋冲击的隆隆作响。她紧锁着眉,刚要开口应答,姐姐便抢先冲她摆了摆头,轻声言语道:“不要管,让他往下死。”

    “都死哪去了?”父亲粗暴的埋怨声还在继续。

    多少年了,他一点都没变,永远不会觉得自己有错,永远嫌弃三个女儿做的不够好。

    “云玫?云玫?”他加大分贝,厉声唤道,开始一间卧房一间卧房寻找起来。

    “她不再,”云朵立起身子,定声说道。

    父亲责怪的眼神看着她:“你不知道下雨啊?”

    云朵将手背高高抬起,将被蛰的伤口对准父亲。

    父亲对她的伤口匆匆一瞥,然后转头将目光对准姐姐云杉:“蜂箱都倒了,你不知道啊?”

    “蜂箱是你的,下雨之前,你到哪里去了?我们没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吗?我们整天唯一的正事就是伺候你的蜂箱啊?”姐姐不甘示弱回应道。

    “我的?我的你就不能帮忙收拾一下了?白养你们了,白眼狼。云玫呢?死哪去了?是不是藏起来了?别让我逮到,成天就照看蜂箱这么点事,都做不好?”

    话语刚落,一声客厅门被推开的咯吱声传入卧房,室内的三人齐刷刷的朝着门口望去,只见云玫穿着一件极不合身的黑色外套推门而入。

    父亲迈开步伐怨气冲冲的朝着云玫逼近,“你死哪去了?看见蜂箱被淋成啥了没?”

    “我告诉你,我不是藏,我犯不着藏,我为什么要藏?天要下雨,”她指着天怨气冲冲的回击道,“谁也管不着,我是雨神吗?我有那么伟大吗?”

    “还敢顶嘴?”父亲一边叫骂,一边扑过去冲着云玫的脸毫无怜惜的挥了一巴掌。

    云朵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敢相信父亲竟然做出如此举动。当即她便看见云玫泪眼汪汪一脸委屈的冲着父亲理论到:“你打我?你有什么资格打我?你还当是小时候呢,想打就打就骂就骂?”

    父亲好似意识到自己过分了,但是没有开口致歉,而是闷气沉沉的推开云玫,闷气沉沉的大步流星迈出房门。

    妹妹不依不饶追了出去,云朵见状赶紧动身追了出去。当她迈出室门的时候,看到父亲正闷气沉沉的蹲在院中清理蜂箱,而妹妹则愤愤不平的站在父亲身旁执着的理论着:“你说啊,你走做什么?你有什么资格打我?大不了,我们断绝父子关系。”

    “随便你,”父亲头也没回,粗暴的丢出这么一句。云朵觉得父亲大概以为云玫是在赌气,才回答的这样痛快。可云朵觉得云玫并不是在赌气,而像是预谋已久。

    果不其然,妹妹眼底骤然间堆满了冷毅和坚定,挺直身子郑重其事的申明:“这可是你说的,从今以后,你不再是我父亲,我不再是你女儿,你生死祸福和我无关,我生死祸福也和你无关,你可千万别忘了,哼。”

    看到这一幕,云朵埋下头,她思量着这个家为什么会变成今天这样?是因为她们都长大了,都想摆脱父亲愚蠢的霸权主义?而父亲又执着的捍卫着自己的家庭霸权?还是?

    她长叹一声,迈出步伐试图走上前给妹妹一个拥抱,可是妹妹推开了她,她站在距离她三十公分的对面定声宣誓道:“我告诉你,我不会离开宝格勒日的,你让云杉死心了吧。”

    语毕,转身大步朝着室内迈去。

    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样?云朵觉得自己不是在调解矛盾,而是制造了更大的矛盾。转头一看,姐姐正站在玻璃窗前,手掌扶在眼盼默默抽泣着。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说这话是什么意思?”父亲停下手中的动作冲着云朵质问道。

    云朵没有回答父亲的提问,而是紧随云玫之后进入室内。卧房内,云玫已经在收拾行囊,她真的要走了?她能去哪里?

    “别闹了,行吗?”云朵哭丧着脸哀求道。

    “我可不是在闹,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话,你们几个,我一个都不喜欢。别以为我很喜欢你们,别以为你们对我很重要,别开玩笑了。”

    都要走了,还要说出这么伤人的话。伤害别人,她真的可以得到快乐?

    话语间,妹妹已经收拾好了行囊,她拖着红色皮箱,吃力的迈出巴家,路过院中的时候又特地停下步伐冲着父亲再次申明:“从今以后,你不再是我父亲,我不再是你女儿,这可是你刚才亲口承认的,你可不要忘记,我是不会忘记的,哼。”

    这一次父亲虽然没有吱声,但转头看向了云朵,云朵知道父亲是要她规劝妹妹。

    云朵是当真不希望妹妹离开这里,于是追上去拉住妹妹的胳膊肘,锁着眉问道:“离开这里,你能去哪?”

    “留在这里,是我最差的选择,你也走吧,不然就等着被他给卖掉。你知道吗?他现在又欠下,”妹妹的话还没有说完,父亲就粗暴的打断了,“你住嘴吧,你要走就走,谁也不留你,白眼狼,早知这样,当初还不如把你弄死。”

    “怎么?你怕我把你的丑事全抖出去?”

    “滚,滚,你滚,现在就滚,以后别再让我看见你。”

    可是云朵很想知道妹妹还未说完的话到底是什么,她刚要开口询问,就看见妹妹张牙舞爪的叫嚣着:“好,反正不管我的事了,你们是死是活,都听天由命吧,”语毕,她转身飞疾而去。

    云朵再次追了上去,“云玫,别拗了,行不行?你能去哪?一家人在一起,吵吵闹闹是在所难免的,我们应该学会相互包容。”

    可妹妹却哈哈大笑起来。

    “别管了,让她走,”于此同时院中响起父亲粗暴的叫响。

    “你能够做到无情无义,可我做不到,如果我也向她们一样无情无义,那你的结局可就悲惨了,所以你最好不要把我也逼向无情无义的道路,不要让无情无义成为你我的终点,”云朵锁着眉怨气冲冲的冲着父亲回击到,她还第一次如此激烈的对峙父亲。语毕,转身快步朝着云玫消失的方位追了上去。

    也许她也该离开了,她心底这样想着。离开这个没有安生的地方,离开这群没有安生的人。可是,这样太自私,他们当初选她读书,就是想让她学有所成后改善她们的生活,可是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