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章云玫出走(一)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56本章字数:2118字

    湛蓝湛蓝的天空,极明,极静,极宽广,这样的天气本应让人视野开阔,心旷神怡,可是云朵却......

    她与妹妹一前一后,来到马场。马厩旁边停着一辆充斥着各色涂鸦的旅游大巴,一群身着五颜六色衣服的游客或站或蹲的立在大巴两侧。

    宝格勒日夏日的营生就是接待这些远道而来的游客,一般情况下,出于安全考虑,他会与乘客共乘一骑。云朵与妹妹站在铁皮房门口,静静的等待着,妹妹双臂抱胸仍旧一脸冷傲,云朵则满腔真诚明显有话要说:“爸又欠下多少赌债?”来的路上,她问过六次。每一次妹妹的回答都是无关痛痒的,‘没有,我刚胡说的。’

    也许,妹妹是觉得自己要走了,没必要再掀父亲的老底。可是云朵不同,她还会继续留在那里,她不能稀里糊涂的踏入姐姐的后尘。“告诉我吧,或许我可以向关系不错的同学借些,”纯粹是为了得到答案,她才编织这个谎言。

    “哼,你当我是傻瓜啊?你只是不希望自己稀里糊涂的踏入云杉的后尘罢了。”一句话,让云朵羞愧难当的垂下了头。索性妹妹还是痛痛快快的说了,“十万,他不让我告诉任何人。他准备等你嫁给许天洛之后,向许天洛借这笔钱,哼,说的好听是借,说准确点就是死皮赖脸的要。”

    十万?父亲又欠下了这么多赌债?还准备向许天洛要?云朵气愤难耐。

    正在此时,宝格勒日与一名衣着靓丽的少女同乘一骑朝铁皮房奔来,随着距离的拉近,他的眉渐渐锁起,“你们怎么来了?”待到距离彻底拉近之后他定声问道。

    妹妹抬眼冷艳斜睨了下马上衣着靓丽的少女,转头笑眼迷离的看着宝格勒日,挑剔的口吻说道:“来找你啊,你不是让我搬来和你一起住吗?”她边说边拍了拍自己的手提箱。宝格勒日瞬间一脸涨红。“你用不着不好意思,”妹妹冷傲不羁的说道。

    宝格勒日一跃跳下马,然后小心翼翼的将马上衣着靓丽的少女扶下。趁此机会,云朵转头无比真诚的冲着妹妹警示到:“你若是因为恨我们,才这样做,真的不值得,你会后悔的。”

    “我今天做了我今生绝不会后悔的一件事,就算今天别的选择会成为我今生最大的遗憾,我也绝不可惜。再者,除了当初失去读书的机会,别的事再不会成为超过它的遗憾。”

    “就算时间回到那个深夜,我依旧会做出那样的选择。错不在我,难道不是吗?”

    “我们之间无话可说了,你走吧。”

    “我是亲姐妹,何必闹成这样?”

    “血缘上的关系算什么?关键是我和你们之间没有真正的感情。”

    “怎么会呢?”

    “那是你,不是我,你走吧。”

    云朵意识到,她们之间,仇恨太深,抱怨太重。不是误会,是真正的仇恨。她没有办法让时间回到十多年前的那个深夜,就算时间能够回到那个深夜,她依旧会做出那样的选择。她对她的歉疚源于当时的经济条件只允许一个人读书,而不是她得到了读书的机会!

    这注定是一个不会安生的日子,所有的衰事一轮接着一轮,就像平静的湖面被投入石子后荡起的水波。

    傍晚,云朵正在厨房准备晚餐时,客厅的门被推开时发出的咯吱声传入了厨房,她微微一怔转身朝着门口迈去。只见,宝格勒日与妹妹云玫正站在客厅门口处冲着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巴特问道:“叔呢?”

    巴特指了指阳卧,“喝醉了,里屋睡觉呢。”

    “醉了?”妹妹挑眉尖锐确认到。

    他们来这里干什么?难道是要公开两人的关系?那姐姐怎么办?不安将云朵包裹。恰此时,余光看见妹妹碰了碰宝格勒日的胳膊肘,低声商量道:“走吧,明天再来吧?”

    可是就在他们转身正欲离开的时候,小卧内传入了姐姐闷气沉沉的命令:“宝格勒日,你来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我们之间不是都说清楚了吗?”只见宝格勒日拧着眉苦涩的说道。

    “你来不来?”姐姐厉声威胁道。

    宝格勒日一脸愁容朝着小卧走了过去,让云朵错愕不已的是,宝格勒日刚刚进入小卧,妹妹便大步流星朝着父亲正在休息的卧房直奔而去,云朵见状赶紧上前挡住妹妹的去路,“他还在睡,喝醉了,”她只是不想他们之间再发生争执而已。

    “我只说几句话,说完就走,”妹妹丢下这句话之后绕开云朵,破门而入。门刚刚被推开,父亲呼呼的鼾声便传出卧房。这可如何是好?云朵怯生生的跟在妹妹的身后朝着卧房迈去。进入卧房的时候,看到妹妹正冷艳打量着父亲,冷声叫道:“醒醒,醒醒,听见了没?我有话要说。”

    父亲发出咿咿嗯嗯埋怨声。

    “我要结婚了,我要和宝格勒日结婚了,”妹妹加大分贝吼道,父亲猛地睁开眼,泛着红血丝的眼眶一闭一合,一闭一合。“醒了?我再说一遍,最后一遍,我要和宝格勒日结婚了,把户口本给我,”妹妹摊开手索要着。

    父亲猛的坐起身来,一边揉着惊恐错愕的眼睛,一边疑声确认到:“你说什么?你要结婚?你要和宝格勒日结婚?”

    “我不是来跟你商量的,我们已经断绝关系,我和谁结婚那是我自己的事,我现在来是跟你要户口本的。”

    “宝格勒日呢?”父亲锁着眉问道,见云玫久久不肯回答便转头将询问的目光聚焦到云朵身上。

    云朵转头,冲着小卧,大声唤道:“宝格勒日,我爸找你,宝格勒日?”

    几秒钟之后,宝格勒日踉踉跄跄而来,父亲向审视罪犯一样审视着宝格勒日,从上到下,从左到右,“你们要结婚了?”待到审视结束之后,他用审判官特有的口吻冷冷的明知故问道。

    宝格勒日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泛着疑惑的眼睛看了看妹妹云玫,云玫双臂抱胸冷傲不羁,好似现在所谈论的一切都和她无关,宝格勒日在久久得不到答复之后便擅作主张转头冲着父亲点了点头。

    “结婚?”父亲皱了皱眉,仰着头翻着白眼,做出若有所思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