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8章云玫出走(3)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56本章字数:4901字

    时间亦如蒸发的流水在飞速的消逝,转眼间夜幕已经降临,可是云玫依旧没有找到,而雨仍在淅淅沥沥下着。

    不仅巴家人在帮忙寻找,左邻右舍都都加入了寻找的队伍,整片草原上绵绵不断的传递着‘云玫?云玫?’的呼唤,方圆好几公里都能看到手电光束慢慢移动的步调。

    云朵可以说是寻找的主力军,因为她知道找不到妹妹,不会影响别人的生活,但是会影响她的生活,所以她必须不遗余力的寻找。

    撑着伞,握着手电,一边呐喊一边寻找。八点半的时候,她的手电光束与另一个正在朝她逼近的手电光束交织在了一起,她抬眼朝着手电的主人望去,只见宝格勒日披着黑色雨衣正朝她逼近,随着距离拉近他疲倦不堪问道:“还没找到吧?”

    “还没。”

    “我再去火车站看看。”

    “我跟你一起去吧?”

    “你们在这附近继续找找,我一个人去就可以。”

    语毕,他大步流星朝着自家院落方位迈去,而她则拧着眉默默看他渐渐消失的背影,待到他的背影刚刚化成一个点,她的身后传来姐姐的呐喊:“云玫?云玫?云玫?”

    姐姐怎么出来了?不是要她留在家里等消息吗?云朵转身朝着声音传来的方位望去,只见姐姐撑着雨伞握着手电正朝她逼近。

    “你怎么来了?她现在有孕在身,呆在家里等消息就好,”她锁着眉厉声斥责道。

    “我不想一个人留在家里,让我也找吧,”姐姐哀求道。

    “不是我不带你,而是你现在不能劳累,”云朵边解释边朝着姐姐走近。

    “我留在家里会疯掉。”

    无可奈何,云朵只好带姐姐一起寻找,偌大的草原上,相隔上百米便有一户亮着灯的院落,今夜她们好似约好似的特地将所有的灯都打亮。虽然没有照亮整片草原,但却照亮了云朵的心。

    两姐妹撑着伞握着手电,一前一后行走在一条泥泞的土路上,“这路有点打滑,我扶着你吧?”云朵停下步伐转身扶着姐姐。

    话语刚落,耳畔便传入了轰隆隆的摩的声,云朵转头朝着宝格勒日家望去,只见那个灯火通明的院内,一个移动的灯光渐渐出发,一直朝着县城直奔而去。

    凄凉瞬间包裹了云朵,好似他要去的不仅仅是县城。

    “云玫?云玫?云玫?”恰此时,背后传来了父亲的唤声,云朵转身等父亲逼近,“找到了没?”待到距离拉近之后,父亲闷声闷气的质问声响起,好似导致云玫离家出走的罪魁祸首是她们。

    “找到了的话,我们还在这里做什么?”云朵生气的反击道。

    “要不是你们没事找事,她怎么会离家出走?”

    云朵从不觉得她们三姐妹的不和是导致云玫离家出走的罪魁祸首,她觉得罪魁祸首是父亲将姐姐嫁到这里,罪魁祸首是父亲欠下赌债,罪魁祸首是父亲改不掉的赌博毛病,罪魁祸首是父亲试图插手云玫的婚姻,“我现在不想和你吵,我们抓紧时间寻人,可以吗?”在理性的驱使下,她说出这样的话。

    “得留一个人在家等消息,万一云玫自动回来了呢?”

    “你留下吧?”云朵转头冲姐姐商量道,与其说是商量,更不如说是哀求。

    “我要跟你出去找,让他回去吧,他只会帮倒忙,”姐姐执拗的表明自己的态度,最后父亲做了妥协,答应就在家门口一边等消息一边寻找。

    云朵期待着宝格勒日能带来让人释怀的消息。可是,时间一分一秒消逝,他依旧没来任何消息。云朵不敢看手机屏幕上跳动的数字,它跳动的速度,是她之前不曾体验过的,即便是高考时,也从未觉得这么快过。

    雨越下越大,时间越走越远,她的心越来越焦灼。

    转眼间已经到了平日里正常休息的时间十点,云朵倒是丝毫不觉得累,但是她担心姐姐撑不住,想要劝姐姐先回去休息,可是姐姐却宁死也不肯一个人回去。别无选择,她只好如此推脱到:“我们回家换一身衣服再喝点水吧。”

    “好。”

    “回去之后,你就不要再出来了,我跟父亲一起找。”

    “你去哪我就去哪。”

    “你已经怀孕了,”云朵加重语气申明。

    “我不在乎。”

    “你得对这个孩子负责,她还很脆弱,你是她的母亲。”

    话语间两姐妹一前一后朝着家门迈去,刚刚迈入院门,父亲就一溜烟的奔了出来,“找到了?”他急切的问道。

    如果关心,早干嘛去了?她闷气沉沉的埋怨道:“没有,哪有那么容易?可千万别出了什么事。”

    “你们先呆一会吧,我出去找,”父亲丢下这句话后转身就走。

    一股温热瞬间涌入云朵的心头,温热中夹杂着太多埋怨。如果他真的爱她们,早干嘛去了?现在的关心,又是纯粹的关心吗?还是对近在咫尺的彩礼惦念所致?

    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真是祸不单行。刚刚进入室内,姐姐便泪眼婆婆的按着肚子,蹲到了地上。

    “怎么了?”云朵意识到不妙,赶紧走近她。

    “我肚子疼,”她低沉的声音进入她的耳畔。

    “刚才让你回来,你就是不听,人要懂得爱惜自己。你再这样,真的没人管你了,”云朵边埋怨边掏出手机拨通巴特的号码,“我姐姐肚疼,能不能让你哥开车送他去医院检查一下。拖不到明天的,就现在,”她锁着眉焦急忙慌的叮咛道。

    通话结束不到十分钟,车声传入院内,云朵扶着已经换好衣服的姐姐来到门口。她真不希望事情比现在更糟糕,可是,刚才姐姐问她有没有卫生巾,说自己下体在流血的事,让她不得不去想最坏的结果。毕竟,姐姐是一个孕妇。

    一同去医院的除了云朵,还有巴特的哥哥、嫂子。

    做完检查,巴特的哥哥嫂子自然得知了姐姐怀孕的事情。让云朵震惊的是,他们像从来没有跟她们发生过争执似得,向她们连连示好。她猜,他们大概以为这个孩子是巴特的。

    她接受不了这份错误的示好,她能想象出他们得知孩子属于宝格勒日之后张牙舞爪、歇斯底里的埋怨。

    检查结束之后,听从医生的安排,留院观察。

    白净整洁却也充斥着浓烈的消毒水气味的病房内,姐姐被安置在了病床上,折腾了一天到现在大家也都身心疲倦。可是别人可以松懈了,云朵却不能。她拿起手机走近窗边开始拨打父亲的号码,她估计云玫仍旧没有找到,但她还是想问一问。

    嘟嘟嘟的声响渐渐响起,可是还未听到父亲的声音,就先听到巴特哥哥与嫂子的声音,“你去买点水果、面包,两个孩子找了一晚上,肯定饿坏了,捡好的买,别怕花钱。”

    “我们不饿,”姐姐果断的拒绝了,好似要急着撇清和巴家人的关系。

    “你不饿,肚子里的孩子也要吃的,”巴特的大嫂爱怜的责怪道。

    巴特的哥哥转身出了病房,而巴特的嫂子则朝着病床走来,幽怨的目光看着姐姐,爱怜的责怪道:“你说你也是,不知道自己怀孕啊?刚才下那么多的雨,怎么能出去乱跑呢?”

    乱跑,两个字,让云朵很不舒服。难道妹妹是外人吗?她们出去是寻找一个离家出走的人,不是乱跑。

    “结婚都半年了,我还纳闷,怎么一直没动静?还准备带你们去大医院检查检查呢,没想到,”巴特的嫂子喜上眉梢,喃喃自语着,“现在好了,有了孩子,家庭就截然不同了。”

    云朵知道命运向姐姐投来一个分岔路口,只要她愿意,她还可以回到过去平静的生活中。但她不知道,姐姐心底是怎么想的。“不然让我姐姐先休息吧?我留在这里照顾她就可以,你们也都回去休息吧?”云朵挂断电话转头对着巴特的嫂子客客气气的商量道,反正姐姐已经无大碍,反正他们留在这里只会让她们心烦意乱。

    “你回去休息吧,你肯定累坏啦,今晚我一个人留着就可以。好不容易怀上一个孩子,还是第一次怀,可千万不能掉以轻心。”

    “我渴了,你去给我弄杯水吧,”正在此时,姐姐疲倦的眼神看着云朵说道。

    “我去,”巴特的嫂子主动请缨,语毕,便一溜烟离开了病房。

    室内终于恢复了平静,云朵走进姐姐,默默蹲下身,轻轻的挽起姐姐的手,小声问道:“怎么办?”她知道姐姐应该明白她在说什么,她问的当然是关于离婚的事。

    “我是绝对要离婚的,”姐姐不容商榷的口吻说道,这个回答在云朵的预料之中。

    “只要你心意已定,不论多难,我都会支持你,”云朵郑重其事的承诺到,语毕帮姐姐塞了塞被窝,然后站起身来再次朝着窗边走去,再次拨打着父亲的号码。

    可是父亲的手机一直无人接听,别无选择只好致电宝格勒日,奇怪的是宝格勒日的手机也是无人接听。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都不接电话?难道都没带电话?怎么可能?就在云朵锁着眉困顿不已的时候,走廊里传来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循声望去只见巴特的嫂子端着一杯水推门而入,刚一进门这个女人便一脸讨好的解释起来:“刚才忘了让你大哥买两个杯子,我是向值班护士要的两个纸杯,先凑合的用,好吧?”她走近床边之后,将水杯递给了云朵。因为有点烫,云朵便将水杯放到窗边,等待窗缝中透入的凉风卷走它的高温。

    窗外,雨还在下,雨滴噼里啪啦的扑打在玻璃上,时不时还有一两道闪电划过天际,每一次闪电划破苍穹之后,都会有一声震耳欲聋的雷声紧随其后。云朵的脑海中浮现出那日来呼伦贝尔火车上那两个中年人的谈话,他们说今年的雨特地多,云朵现在才意识到不仅今年的雨特别多,她的人生也因为这频繁的雨发生了转折。

    “云杉,嫂子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雷声刚过,巴特大嫂的声音便紧随其后骤然响起。云朵转头循声望去,只见巴特的大嫂正在低姿态的讨好姐姐,而姐姐则一脸倦意一副爱答不理的态度。见到这种状况,云朵转头和声对着巴特的嫂子商量道:“有什么事,还是明天再说吧,你看她,累了一个晚上了,刚才还肚疼呢?再说,我妹妹现在都还没有找到,她有这件事情已经够堵心了,有什么事还是明日再说吧。”

    “那好,明天说,明天说,”巴特的嫂子笑着陪着不是,可是声音却没止步,“其实,我想说的也就几句话,”她泛起不依不饶的倔强,“既然你已经怀孕了,今后就不要再提离婚的事了,以前的不快我们就当从来没有发生过,你对巴特有什么不满,尽管告诉我,我去让他改,”她那种架势就像在哄骗一个小孩。

    可是姐姐不是巴特,她顿时满脸厌烦的咆哮道:“有些事情,不是多说几遍,就能改变的。”

    “你再想想,你已经怀孕了,就算是为了孩子,”巴特大嫂接近哀求的口吻说道。

    “这个孩子是宝格勒日的,”姐姐好似根本就没有顾及后果,愤怒的台词脱口而出。

    这一秒,云朵也被震到了,她以为姐姐至少会等到出院之后再提孩子生父的事情,没想到......

    恰此时,门口处传来的塑料袋落地的声音。云朵转头望去,只见巴特的哥哥一脸震惊的望着她们。

    “什么?”巴特嫂子尖锐的震惊划破夜的沉寂。

    姐姐猛地坐起身来,定眼看着巴特的嫂子,再次重申道:“是的,你没有听错,这个孩子是宝格勒日的。”

    巴特的嫂子气呼呼的指着姐姐,“你,你,你不知廉耻。离婚吧,早离早好,现在就离。”巴特的哥哥冲进了病房,凭借男人体力上的优势,将他的妻子硬生生拖出了病房。

    悠长的走廊内,两个人在病床门口处,闷气沉沉的争执着,“你拉我干什么?刚才的话,你也听清楚了吧?哼,本以为给巴特娶了一个好老婆,现在却成为最大的笑话。都怪你,非要给巴特娶老婆,依我看,这老婆还不如不娶。”

    “你低点,这是医院,现在大家都在休息。”

    “你去找云杉的父亲,让他在一天之内准备好五万元,等钱还给我们,马上离婚。”

    “你别闹了,行不行?你想过没有,离婚之后,再去哪给巴特找老婆?若是巴特找不到老婆,到时候不都是我们的负担?不都是我们两个孩子的负担?再者,煤矿上搬迁费的事情马上就要谈拢了,这个时候离婚,一时之间去哪再给巴特找一个媳妇去?就算要离婚,也要拖到搬迁费分了之后,再者,没准还是肚子里的这个孩子出生之后才分,到时候可就是三人份的,七十多万,不要白不要。”

    “那你就能肯定这钱能到你手里?”

    “搬迁费不会立即给,移民村盖房的钱会从搬迁费里扣,而且矿长还说了有想要城里房子的也可以,每平米三千元,比市价便宜。我算过了,他们家搬迁费七十多万,在村里弄一个平房,连带装修差不多得二十多万。再在城里要一套楼房,面积大一点,连带装修差不多也得五十多万。”

    可能是事情来得太突然,以至于他们没时间私下里商量,此时此刻走廊里勉为其难的商量悉数传入了病房。

    云朵转头看了看姐姐,她知道命运再一次向她投来了一个十字路口,只要她愿意,今后几乎可以衣食无忧。

    可是姐姐还是态度明确的摇着头。

    恰此时,走廊里响起了巴特大嫂这样的声音:“不行,到时候云家人肯定不依,云杉又不是傻子,再者你还不了解云杉他爸是个什么东西?这婚一定要离,这个女人根本不会跟巴特实心实地的过日子,迟早有一天会跑掉,到时候五万块钱都不知道上哪里去要?你以为这里是矿区,现在有一个孩子,她就会安心留在这里?别做梦了,若是这个孩子是巴特的,还有可能。你马上给巴特打电话,让他不要帮忙找人了,找什么?又不是我们的亲戚。”

    云朵再一次体验着人情冷暖,但对于巴家人的无情,她又给予理解。

    “病人还在休息,你们不要再说了,”恰此时,值班护士爽朗的声音像曲乐章,盖过整个走廊,拂去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