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7章秋后算账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57本章字数:3132字

    将姐姐解救出的第一时间,父亲便迫不及待的拨通许天洛的号码向其邀功:“我就知道肯定没事,就云朵一惊一乍瞎担忧,我们现在已经带着往回赶呢,你有事就尽管去忙,不用担心我们,”他像一个凯旋而归的将军向没有参战的平民炫耀着。他讨好的嘴角,让云朵觉得自己在许天洛面前更是低人一等。

    爱上一个让自己觉得低人一等的人,是她的悲哀。无法改变这种囧状,更是她的悲哀。拥有这样一个爹,让她难堪。但是,流淌在她们身上相似的血液提醒着她,她们的关系无法选择与改变。

    “让云朵接电话啊?”只听父亲这样说道,与此同时略带狐疑的目光看着她。

    云朵虽然很不想接许天洛的电话,但出于礼貌和今后还要继续寄人篱下,还是接过了手机,“我看我父亲手机快没电了,要是没什么重要的事情,等我们回去再说吧。”

    “没事了就好,我还一直提心吊胆呢。”

    既然关心,当初怎么不自己跟着来?在她看来,许天洛此时此刻就是虚情假意的关心,“你既然在照顾吴娜,就安安心心照顾她吧。我们这边人多,能够相互照顾好自己,”她闷气沉沉的说道。

    话语刚落,正要挂断电话,却听到他异常惋惜与歉疚地口吻解释道:“唉,是她的错觉,其实并没有扁桃体发炎。她总是这样,隔三差五就疑神疑鬼觉得自己扁桃体发炎,非要我陪她去医院检查才肯放心。”

    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为什么偏偏在她们出发的前来电?她不相信,这世界会有这么巧的事情,“去天津的路上,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我觉得我回去之后,还是应该找一份工作。等我找到工作之后,会每个月还一部分钱给你,”她生硬的说道,眼泪几乎要夺眶而出。

    “不是说好不出去工作吗?算了,这件事情等你回来再说吧。”

    “你看看,若不是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你妹妹怎么会和许天洛吵架?”恰此时,父亲幽幽怨怨的责怪声进入云朵的耳畔,云朵转头循声望去只见父亲正在用训斥一个犯人一样训斥着姐姐。为了不让这些无趣的争执进入许天洛的耳畔,云朵迅速的挂断了电话。

    “是云朵的一个朋友说要给我介绍工作,我才出去的,”只见姐姐满脸委屈嘟囔道。姐姐竟然说出这种话,云朵错愕不已。

    “我的朋友?我的什么朋友?你什么时候认识我的朋友了?”她停下步伐生气与姐姐理论到。

    “就是那个叫吴娜的啊。”

    原来这件事情果真是吴娜干的?可是,和许天洛有没有关系呢?一时之间云朵不知道该不该将这件事告诉许天洛?她想,如果这件事是许天洛一手策划,即便她告诉他,他也会来一招装傻充愣。如果这件事情和许天洛没有任何关系,她将这一切告诉他,他也不一定会相信他说的。

    毕竟他和吴娜是多年密友,根本不会相信吴娜会做出这种事情,而吴娜恐怕在做这件事事情之前,就已经想到了让自己撇的一干二净的借口。

    “我跟你明明白白说过,吴娜不是一个好人,不论她说什么你都不要信。你宁可信一个我不让你相信的人,也不相信我?你不相信我,导致自己上当受骗,现在又来责怪我?我成了你的受气包了吗?”云朵怒不可遏地冲着姐姐咆哮道。与此同时意识到,姐姐回去之后肯定会去找吴娜理论此事,提防姐姐去和吴娜理论时,陷入吴娜更大的陷阱。她转而平复好冲动,心平气和的劝解道,“这件事,到此结束吧,今后谁也不要再提,明白吗?”

    幽兰的天幕中,明月如银盘喷射出冷清的寒辉,云朵父子三人踏上了返程的列车。星星不甘寂寞,眨着眼睛伴他们同行。

    夜幕降临也预示着新的一天即将开始。

    虽然云朵明确表示不希望姐姐回去之后去找吴娜理论,但刚刚回到北京,姐姐便按捺不住非要云朵带着她去找吴娜。“就这样算了吧,”面对姐姐的要求,云朵锁着眉非常为难的劝阻道。她可不想事情闹到不可开交的地步,何况她又没有证据证明吴娜帮姐姐介绍的工作就是违法犯罪的行当,再者她们去天津接姐姐的时候,对方也没有不放人只是收取了非常合理的生活费和住宿费。

    既然如此,在她看来,最好的选择便是息事宁人。

    “就这样算了?”可是,姐姐极度不甘的口吻叫嚣道,“怎么能就这么算了?你不是说她是在是使计陷害我吗?她不帮我介绍工作也就算了,竟然还设计害我?这件事,绝对不能就此放手,否则她会以为我们软弱可欺,从此以后愈发肆无忌惮的迫害我们。”

    姐姐说的不无道理,但云朵担心,她们根本就不是吴娜的对手。

    “这还不是要怨你?宁可信一个我不让你相信的人,也不肯相信我,”也许仅仅因为对方是吴娜,她才会如此生气;也许是因为太在乎姐姐,而姐姐却宁可相信她憎恶的人也不相信她,她才会如此愤怒、失落、哀伤。或许,姐姐以为她有足够的能力保护她,甚至在她受委屈的时候,替她讨回公道。可是,在北京这个地方,云朵同样属于漂泊一族,而吴娜则不同......

    “你还怨我?你说话只说半句,重要的话和不重要的话都是同一个口吻,我怎么能知道哪些话需要竖着耳朵听?”

    姐姐的埋怨让她备受委屈,为了这个家,她卑躬屈膝,在心爱的人面前低人一等,而现在却遭到姐姐这样的呵斥,她心底很是不平。在她看来,别人的痛,不是她造成的。可她的痛,却是别人造成的。她郑重其事的看着姐姐,一本正经的警示到:“那从现在起,你最好还是记住我说的每一句话,特别是关于吴娜的话。再者,你若还想留在这里,今后必须学会这里的生存法则,什么人该信,什么人不该信,现在必须分的清清楚楚。如果你分不清楚,那就对所有人都持有一定的怀疑态度,要谨记,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有些东西烫手。”

    “我现在有孕在身,刚刚才从坏人手中脱险,你不问我受了多少委屈,竟一个劲的数落我不是。你问问你自己,你现在还当我是你的姐姐吗?”姐姐闷气沉沉的回击到。

    如果不是因为心中有姐姐,云朵也不会如此替姐姐着急。她不想继续争执下去,她知道继续争执下去,她们的关系只能越便越糟。她摆了摆手,示意要结束这不愉快的争执。而姐姐好似也不想继续这个不愉快的争执,没有继续与她争执。

    折腾了一天一夜,云朵早已身心疲倦,回到许氏别墅之后,匆匆洗漱过后便上三楼去休息了。身心疲倦的她,刚刚落枕,便进入睡眠。可是,没过多久,铛铛挡异常急促的敲门声冲入了她的耳畔。

    她意识到有不安的事情发生,来不及多想也用不着多想,直奔门口打开门。

    “你姐姐又不见了,”父亲的话,像一道闪电骤然袭来。

    “什么时候的事情?”她拧着眉焦急忙慌的问道,她已经能够猜得到,姐姐应该是去找吴娜理论了,她一边埋怨姐姐的执拗和不识大体,一边思量着如何去解决这件事情。

    “我也是刚刚发现她不在的,至于什么时候走的,我也不知道,”与此同时,父亲的声音进入她的耳畔。

    她拿起手机,开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致电姐姐。值得庆幸的是,嘟嘟嘟声响之后姐姐的声音进入了她的耳畔,“喂?朵啊?”

    “你现在在哪?”烈日当空,令人目眩,姐姐的事情,更令她慌乱不安。

    “你要怕事,就在家呆着,我不怕,我去找吴娜,我去向她讨一个说法。”

    “你现在在哪?我去找你。”

    “这件事,是我和她之间的个人恩怨,你不用插手。”

    姐姐的愚昧就像一把利剑戳伤云朵的心,如果情况允许,她真的不想再理会这个家的任何一个累赘,但承担在她肩上的责任和义务不允许她就此放手。再者,如果他们能够自力更生,她倒真的可以做到撒手不管。“我能不插手吗?你到底知不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事情根本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听我的现在马上回家,”云朵命令式的口吻说道。

    “我一定要去找吴娜问个清楚,我希望我回来之前,你能够赶走那老不死的。”

    什么?姐姐要她赶走父亲?她知道这一天终于会来,可是没有想到来的这么快。她不是不希望父亲离开这里,而是父亲根本就没打算离开这里。她愁眉苦脸,不知道如何去劝慰父亲离开北京。她一边要忙自己的事情,一边还要忙姐姐等人的事情,可是从来都没有忙过她的事情。她总是站在别人的角度去体谅别人,可是却从来没有人站在她的角度替她考虑过。

    哀伤,彻底颠覆了她。良久之后,她生硬的挤出这么几个字:“这件事情,等你回来,你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吧,我可能无能为力。”

    一通电话,让她身疲力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