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8章四九城容不下父亲(1)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57本章字数:4125字

    湛蓝湛蓝的天空,极明,极静,极宽广,这样的天气,人本应该视野开阔,心旷神怡,可是云朵却一味地沉寂在阴郁的哀愁中。她一边担忧着姐姐与吴娜之间的对话,一边思量着如何启齿让父亲离开这里。

    时间亦如蒸发的流水在飞速的消逝,她还没有思量好如何启齿让父亲离开许氏别墅,叮铃铃的门铃声便抢先进入她的耳畔。

    门铃,手机铃音,不知不觉中已经成为控制她心脏停止跳动和复苏的按钮。她猜应该是姐姐回来了,她猜姐姐回来之后一定会第一时间赶父亲离开,于是忙不迭的穿好衣服,准备直奔楼下阻止即将会发生的战争。

    可是她还没有穿好衣服,楼下的争执声便抢先进入她的耳畔,“谁让你来的这里?”是姐姐粗暴的埋怨声。

    “是朵打电话让我来的,”是父亲牵强的解释声。

    “云朵?云朵?云朵?是你让他来的这里?”姐姐就像吃了炸药,冲着楼上厉声咆哮道。云朵一边心事重重的穿着衣服一边思量着如何回答姐姐的这个问题,同时也在思量着吴娜和姐姐之间发生了什么?

    她觉得吴娜会利用姐姐来对付她。为了许天洛,让姐姐陷入这样的危险之中,值得吗?何况,云朵知道,这仅仅才是一个开始!

    思绪纷飞间她已经穿好衣服,抖擞抖擞精神,对了镜子牵强一笑过后,便转身来到室外。她站在三楼栏杆处,低头定眼望着客厅里气势汹汹的姐姐,谦和地解释道:“你突然消失,我担心你会出意外,没有办法只能联系他。”话到这里,她转头望向父亲,只见父亲向北中伤似的,脸上堆满了阴沉。即便如此,他好似明白自己此时此刻不应该斤斤计较,于是垂着眼没有吱声。

    可是,姐姐却开启了不依不饶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模式,转头冲着父亲命令道:“既然如此,那你现在可以走了,反正我已经平安无事的回来了。”

    姐姐俨然将自己当作这个家的女主人的架势,让云朵看在眼底,十分不满,但她没有就此事与姐姐斤斤计较。可是,余光却看见父亲将求救的目光聚焦到了她身上。一边是姐姐,一边是父亲,云朵真的不知道何去何从。

    “云朵,你说话啊,”父亲锁着眉冲她催促道。

    “你们想要我说什么?”她锁着眉反问道。

    “有他没我,你自己选择,”姐姐抢在父亲之前表明自己不容商榷的态度。云朵觉得,姐姐应该是笃定她会选择她,才敢如此放肆。当然,也许是在孤注一掷。

    “再这样下去,你们就都搬走吧,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云朵别无选择,只能不偏不倚的叫嚣道。何况,他们都离开,对她和许天洛有益无害。

    “你当初就不该离婚,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现在却成为你妹妹的拖累。你肚子里的孩子准备怎么处理?可别做傻事哦,”父亲转而责怪起姐姐来,云朵不知道,父亲所指的傻事是什么。打掉孩子?还是留下孩子?

    “好好的日子?那哪里是什么好日子?还有,你现在有什么资格数落我?你将自己的人生管理的一塌糊涂,还好意思开口来指挥我的人生?吴娜说的没错,人都是自私的。从现在起,我的事,全部由我自己做主,你们少插手,也没资格,”姐姐突然这样说道。

    一席话让云朵目瞪口呆,吴娜说的没错?这是什么意思?看来姐姐八成已经被吴娜洗脑了。想到姐姐是因为自己才被吴娜利用,云朵心底顿生歉疚。不仅如此,此时此刻她还从姐姐的身上,看到云玫向父亲撕破脸要断绝父女关系时的影子,她知道只要不敢走父亲,生活就注定不会有安宁,当然赶走父亲,也不会有真正的安宁。其实,她想要的很简单,只是平静的生活,可平静对她而言却是奢侈品。她意识到只要有不安定的人存在,她就无法得到安定!

    她抬眼朝着室外望去,一边心事重重的看着楼下随风飘动的花草树木,一边心事重重的思量着如何才能让这些不安分的人不再不安分?散落在她脸颊的头发,遮住她的哀伤。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长发已经成为她掩饰忧伤的外物。

    时间可以让人淡忘很多,但绝不可能是一切。那些刻骨铭心的伤害,那些祸及生死的抉择,都会形成无法抹灭的恐惧,锥心刺骨的仇恨。

    云朵知道姐姐是绝对不可能轻而易举原谅父亲,云朵也知道姐姐一定会逼迫她与自己统一战线一起赶走父亲。果不其然她在结束语父亲的对峙之后,大步流星直奔三楼,然后冲着云朵呵斥道:“你跟我来,吴娜有话要我转交给你。”

    什么?吴娜有话要姐姐转交?云朵一边绞尽脑汁思量着吴娜可能会转交的话语,一边匆匆忙忙紧随姐姐之后进入姐姐的卧房。

    两人的进入导致室内的平静瞬间被打破,就像一面镜子瞬间支离破碎。

    “你什么时候赶走他?”姐姐气势汹汹的质问道。

    一句话让云朵错愕不已,姐姐不是要转达吴娜的话吗?怎么现在又说父亲的事情?她锁着眉闷气沉沉的说道:“你还是先告诉我,吴娜要你跟我说什么吧?”

    “哼,我若是不那样说,你根本就不会跟我进来,”只见姐姐双臂抱胸,丢来这么一句话。云朵这才意识到原来姐姐比自己想象中的要聪明百倍不止,姐姐的声音短暂的沉寂后,再次响起,不过语气却从不可一世的高冷转变成苦口婆心的劝说:“你若是不赶走他,你的人生也会毁在他手里。他是怎么对我的,你看的真真切切,你现在还想跟他讲情讲义?他是那种值得你讲情讲义的人吗?”

    云朵根本没有经历和心思去想这个问题,她现在只想这个家能够平静下来。她抬起哀伤的望着姐姐,疲倦不堪的解释道:“我们和他身上流着相似的血液,虽然他做过对不起我们的事情,但是,他养育了我们。没有他,就没有我们。至少现在,我还办不到,弃他不顾。”

    人是一种奇怪的动物,姐姐越是无法容纳父亲,云朵对父亲的容纳极限就越大。

    “你不要在跟我打官腔,问题是打打官腔就能够解决的?我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姐姐瞪着她,气呼呼的宣誓到。姐姐从来没有这样瞪过她,她陷入了不安,她害怕姐姐就此与她不再亲昵。她原以为自己是个干脆利落之人,可现实却让她不得不相信,其实她是个优柔寡断之人。姐姐的声音还在继续,“和他有仇的是我,他对你向来不错,所以你自然不会像我这般恨他。我告诉你,你别想试图将我们两个都留在身边,更别愚蠢的想要改善我们之间的关系。我和他,这辈子,只能做不会和解的仇人,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他。你别以为事情全都过去了,我告诉你,在我心里,永远都不可能迈过去。”

    姐姐冲她咆哮过后,便拂袖而去。可是,云朵却陷入了无以复加的哀愁中。从来都没有人替她考虑过,从来都没有人真正关心过她,而那些没有关心过她的人却还在毫无底线冲她索取着。她不知道,这样的生活她还能撑多久。她意识到,或许,她才是这个家最大的失败者。

    身心疲倦,她返回自己的卧房,爬到了桌上开始小憩,可是疲劳根本无法消除。她能感知到自己粗重的呼吸,除了能感知到自己粗重的呼吸,其他的什么都感知不到。不知道过了多久,大概是一个小时,也可能是两个小时,铛铛挡的敲门声传入室内,与此同时许天洛的声音进入她的耳畔:“云朵,你姐说她肚疼。”

    许天洛什么时候回来的?当这个思绪进入她的脑海后,紧接着另一个更重要的思绪冲入他的脑海,姐姐肚疼?

    转而,她意识到这个时候姐姐应该承担着比她更大的担忧和焦灼,因为摆在姐姐面前的是离异,未婚怀孕,无钱,无房。一个孕妇,本来就会情绪不稳定,何况,还是这样一个孕妇。

    她站起身来,一边快速的整理着散乱的头发一边直奔楼下。姐姐是她最亲近的人,她绝对不能让姐姐再出半点意外。可是来到楼下的那一刻,看到姐姐正蜷缩在沙发上,两只手紧紧按着腹部,额头上全是汗珠,嘴唇已经被咬的发白,“云朵,我肚疼,”她抬起眼看着她,用微弱的气息冲她说道。

    这可怎么办?

    云朵大步流星走近姐姐,搂着她焦急忙慌的问道:“怎么回事?你再撑一会儿,我们这就送你去医院。”

    情况看上去很紧急,云朵快速的返回楼上收拾行囊,而许天洛则扶着姐姐下楼。云朵带着行囊赶到楼下的时候,车子已经在楼道口等她,她向一条泥鳅一样快速的划入车内。

    车子随即启动,驱出小区......

    可千万不要出任何意外,云朵急得额头上全是豆大的汗珠,可是她顾不上自己,而是全身心的朝着姐姐叮咛道:“没关系,我们扛过那么多大风大浪,这一次也一定可以。”

    “和他生活在同一屋檐下,不被气死才怪。你要不想让我有任何闪失,那就不要再婆婆妈妈,直接把他赶走,”姐姐一边按着肚子,一边理直气壮的叫宣着。自从呼伦贝尔被弃事情发生之后,她便摇身一变成为这个家的功臣。不论谁对谁错,迁就她是无法商量的定律。

    “你现在有孕在身,不要再去理会那些会让你心烦意乱的事情了。再者,我们谁也改变不了现状,既然如此,又何必浪费时间与经历去纠葛?”时光不会因为一个人的悲伤而驻足,也不会因为一个人欢喜而加速。云朵希望,注定会消失的时光,不要再沦为新的悲伤。

    “我知道,你赶不赶他走,都无所谓。反正,和他有仇的是我,不是你,”姐姐撅着嘴闷气沉沉的说道,在许天洛面前的美好,就这样被姐姐摧毁的荡然无存。这样‘赤裸裸’的站在他面前,云朵真心尴尬、难堪。

    “我会好好考虑的,”仅仅为了让姐姐能够平平安安的度过这一劫,云朵勉为其难的承诺到。

    “当初受伤的不是你,你自然可以原谅他们,”姐姐不依不饶地嘟囔着。

    “不然先让他住在外面吧?”既然已经答应姐姐,云朵只好转头冲许天洛商量道,反正,她们也不能举家大小都住在别人家里。

    “反正,我是没有办法和他住在一起,”姐姐再次态度坚定的申明。

    “你真的没有想过原谅他?”恰此时,许天洛说了一句看似多余的话。但细细思量,这话并不多余。亲人之间,哪有永久的仇恨?

    “我是永远不会原谅他,”可是,还是听到姐姐态度明确的申明。

    “人与人之间,理解很重要,”许天洛开启了倔强模式,语重心长的劝阻道。在云朵看来,他好似比起将姐姐留在许氏别墅,更情愿将父亲留在许氏别墅,。

    “他将我们姐妹三个拉扯大,很不容易了,”云朵长叹一声,转头目光真诚的看着姐姐,平心静气的规劝道:“何况,他这样对我们,很可能是爷爷奶奶没有给他树立良好的价值观。爷爷奶奶当时生活的环境,根本不可能给他树立良好的价值观。再者,我们应该学会理解,不如就让以怨报怨,在我们这一代人身上终止?当然,我会劝他改掉一些你没有办法接受的缺点,如果他能改变,我希望你能原谅他。毕竟,亲情是无法选择的。”

    “不是亲情无法选择,是我与他之间,你选择了他。你宁可选择一个无情无义的人,也不肯选择一个在你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不遗余力帮助过你的人,哼,”姐姐也开启了倔强模式。

    云朵从来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天,她们姐妹反目成仇。

    云朵从来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天,姐姐会用如此轻蔑的语气冲她丢来一个如此轻视的字眼。

    万念成灰,只在一夕。一着不慎,满盘皆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