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1章再见云玫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57本章字数:4068字

    短暂的陪伴,是上天安排的过往云烟。既然是云烟,又岂能留住?故人,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任谁,都无法留住。

    宝格勒日走后,室内恢复了沉寂,怪异般的沉寂,沉寂的让人压抑。“今天的饭我不吃了,也不做了,你们谁饿谁做去,”姐姐闷气沉沉的话语打破了沉寂,本来说好,带着宝格勒日一起去餐馆用餐,不过现在......

    不过谁也不会在乎今夜的晚餐如何解决,都在思量姐姐的事情如何处理,云玫又身在何方。云朵来到楼下,准备和父亲商量一下这两件事情。

    客厅阳台上,两人面对面坐在藤编椅上,恬静的夜,月光如水,云朵徘徊在人生的交替线上,皎洁如玉的余光将她纷乱的思想打湿,她转头郑重其事的看着父亲,平心静气的商量道:“说吧,我姐姐和宝格勒日事情,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云玫的失踪,需不需要报人口失踪?”

    “她八成就在北京,只是不想联系我们,也不想让我们联系到她,才故意玩失踪的。不用理会她,她都那么大的人了,能照顾好自己?”父亲颇不耐烦的说道,语毕端起水杯呷呷的抿了两口热水,然后长叹一声,搓着手心锁着眉慨叹道:“倒是你姐姐,可真是个麻烦,要是不处理好,可能要拖累你一辈子。”

    看来父亲是将姐姐彻底抛给她了,云朵心底怒火中烧。她强制性的克制住怒火,强迫自己先不要去想姐姐的事情,先去探讨云玫的问题。几秒钟之后,待到怒火平息之后,她郑重其事的说道:“还是先说云玫的事情,我觉得应该报人口失踪,”这是她经过深思熟虑后做出的决定。首先,她承担不起妹妹发生意外的风险,第二,她一个人扛不起这么多人,这么多张嘴,她希望妹妹能够和她一起扛起这份负担。也许妹妹现在帮不到任何忙,但她希望不假时日妹妹可以帮到她,帮到这个家。

    “那你随便,你自己决定吧。”

    “那我姐姐呢?”云朵转而开始询问父亲对姐姐这件事情的态度,话到这里她不禁想起白日里在宝格勒日那里听到的消息,宝格勒日说那一日他们离开呼伦贝尔是父亲的主意。也就是说,父亲不仅不爱姐姐云杉,连她都不在疼爱,想到这一点,云朵不觉黯然神伤。紧接着,又想到姐姐声厉俱掀的胁迫,要云朵赶走父亲。

    基于以上这两点,云朵别无选择,只能下定决心赶走父亲。再者,若是不赶走父亲,谁也不能保障姐姐下一次入院会是什么时候。

    “明天再去找宝格勒日,让他负责。孩子是他的,他不想负责就能不负责吗?他不负责谁负责?他不负责就只能你负责了,”就在云朵思绪乱飞的事情,父亲的声音冲入她的耳畔。

    反正也没有别的办法,云朵决定明日一早去报人口失踪的时候,顺便再去找宝格勒日洽谈。至于赶走父亲一事,她决定放在找到云玫之后。

    时间亦如蒸发的流水在飞速的消逝,转眼间,黑沉沉的夜幕已经消褪。第二天一早,天微微亮,云朵便开始整妆敛容。

    按照计划,先去警察局报了人口失踪,然后便去寻找宝格勒日。可是宝格勒日找的工作是送快递,整日开着车在北京街上游窜,想要找到这个一个人,很不容易。在好几次更换见面地方,都没有见到人的情况下,云朵意识到很可能对方也是在有意躲避着自己,便放弃了碰面的计划。反正,她相信等到找到云玫之后,他会像蜜蜂看到花朵一样主动蜂拥而至。而云玫既然八成身在北京,她相信不假时日她们就会再次见面。

    出于对云玫安全的担心,她期待她们能够早日见面;出于对姐姐三角恋的关注,她期待着云玫能够尽早现身解决此事;出于对自己与许天洛情归何处的担忧,她希望云玫能够及早现身摆明自己的态度。

    至于云玫到底会不会抢走许天洛,许天洛到底会不会在见到云玫之后弃她而去,这一切对于云朵而言都是未知数,但她已经做好最坏的心理准备。

    再者,她明白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她知道不属于她的,她即便能够短暂拥有,也终究会失去的一天。

    何况,与其让吴娜得到许天洛,在她看来还不如让云玫得到。毕竟,云玫嫁入豪门,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她们这个家的经济压力。而且,她成全许天洛,也会在某一种程度上引发许天洛对她的愧疚,这份愧疚会让她得到某些物质方面的东西。

    既然爱情留不住,总归要留取一些别的。

    “这是香樟树,开花时特别香,你闻闻,沁人心脾,”报过人口失踪的第二天上午,云朵与姐姐外出买菜归来时,别墅楼下的香樟树成为她们的谈资。

    听云朵之言,姐姐凑过来,冲着花瓣,闭着眼嗅了嗅,随之慨叹道:“真香。”

    云朵已经很久没有看到姐姐的笑容,此时此刻看到姐姐谦和平静的笑,她顿时心神开阔,心旷神怡。

    在她看来,时间不会因为一个人哀伤而驻足,也不会因为一个人欢喜而加速。

    她希望注定会逝去的时光不要成为新的遗憾。

    就在她思绪乱飞的时候,呜呜的车声突然朝她们逼来,她转身循声望去只见一辆红色跑车正朝她驶来,然后在她身旁缓缓停下。她微微侧头朝着车内望去,只见云玫正安详的坐在副驾驶上。

    云玫还是之前的云玫,嫣红色的大卷零而不乱的散落在精致的脸颊上,妩媚的大眼在浓黑色眼影的映衬下越发妩媚动人,肉质饱满的红唇在浅粉色唇彩的装饰下越发饱满诱人,好似谁也影响不到她对美的追求,好似什么事情都阻碍不了她对美的追求,她的身子向后紧贴在坐垫上,一副傲慢不羁的神韵。

    原本紧闭的车窗玻璃开始缓缓下滑,与此同时,姐姐尖锐的叫声划破宁静的氛围,“云玫?”云朵转身循声望去,只见姐姐一副目瞪口呆之状,两只眼睛突兀的几乎要从眼眶中奔出来了。

    “我不来找你们肯定有不来的道理,报什么人口失踪?没事找事!”云朵还没有从姐姐的错愕中回过神来,云玫剑拔弩张的申明便窜入她的耳畔。一句话就像一股来势凶猛的台风将云朵瞬间推向万劫不复的深渊,报人口失踪这件事情云朵可是瞒着姐姐偷偷进行的。而今,姐姐全都听见了,她想姐姐是绝对不会原谅她的。

    哑口无言,成为她对云玫的答复。

    “你好,”恰此时,男人摘下墨镜,冲云朵抬手示意的同时点头问候到。她抬起目光默默朝驾驶位望去,只见这是一个看上去已有三十多岁的男人。虽然年龄和云玫极不匹配,但是白净的皮肤,端正的五官,炯炯有神的眼睛,干净利落的发型,一表人才的气质,倒是为他加分不少。

    难道这就是云玫在呼和浩特新结识的男朋友?倘若云玫真的能够嫁给这个男人,云朵真心替她高兴。何况,若是许天洛看到云玫已经有这么优秀的男友,即便对云玫心有爱怜,恐怕也不会主动出击。没准还会出于爱屋及乌的原因,将她继续留在他身边,她知道将自己当作替代品来填充别人的生活,是一种侮辱。可是,拮据的生活敲碎了她的自尊。承担在她肩上的责任不允许她离开许天洛的庇佑。她可以自生自灭,可是姐姐、姐姐腹中的胎儿、父亲不能。牺牲她一人,可以换来这么多人的安宁,她觉得自己并不吃亏。

    “你竟堂而皇之背着宝格勒日坐在别的男人车里?我要告诉宝格勒日,”就在云朵思绪乱飞的时候,姐姐的声音就像轰顶巨雷骤然响起。

    姐姐不合时宜的话语让场面陷入尴尬,只见副驾驶上的男人满脸困顿的冲着云玫疑声问道:“宝格勒日?谁啊?”

    处理这种问题,云玫已经相当娴熟,“嗐,我都忘了他什么时候追过我。真是的,有些男人,以为追我,我就会和他在一起,真可笑,”她轻佻的口吻说着这些令人发笑,令人发指的话,“特别是那些抛弃旧爱来追我的男人,我更瞧不上眼,谁能保证他将来不会那样对我?还有有些女人总是搞不清楚状况,以为自己的男朋友亦或情夫出轨,是别的女人的过错,殊不知是她自己没魅力留住男人,”这句话,与其说是说给那个男人听的,更不如说是说给姐姐云杉听的。

    云朵不能让云玫继续不依不饶下去,她担心,如果不加以阻止,姐姐会发飙,她必须在场面还能够控制住之前,控制好场面。可是,姐姐还是抢在了前头:“有些女人,不管是谁的男人,都敢抢。就连自己亲姐姐的男朋友也要抢,真不要脸。最可笑的是,抢到最后落得个姐妹反目成仇不说,还被那个男人抛弃了。”

    妹妹没有反驳,而是咯咯大笑起来,笑得前俯后仰,看到这一幕,云朵既心酸又无奈,她锁着眉闷气沉沉的不偏不倚的埋怨道:“如果见面就是为了相互挖苦,相互陷害,还不如再也不见。我们是亲姐妹,有什么误会是不能够化解的?为什么非要闹成这样?”

    姐姐很显然对这样的话语很不满意,转身怨气冲冲甩身而去,楼门发出当啷一门被关上的嘶吼声。云朵没有理会姐姐的发飙,而是转头朝着驾驶位上的男人谦和地自我介绍到:“我是云玫的姐姐,叫云朵,刚才那位是我们的大姐,叫云杉。”

    “我是林凡,是一名场外导演,听说你是写小说的?”男人泛着疑惑的眼眸问道。云朵知道肯定是云玫又用她来诓骗别人了,虽然她只是一名还没有写出一部让自己满意的小说写手,可这丝毫不影响云玫将她说成作家来诓骗那些对作家敬仰的人。

    “跟她说什么废话?”云玫好似很担心云朵会撕破她的谎言,明显急着阻碍这个话题。

    “我现在正在筹拍一部电影,小成本电影,能帮我给剧本润润色吗?我找不到合适的人,或许你可以,”男人谦和地说道。

    从来没有人给过云朵如此殊荣,从来没有人给过她如此机会。遗憾的是,此时此刻,她虽然备受荣宠,但受之有愧。毕竟,她还没有做好当一个编剧的准备。但这,对她而言却是一个机会。“如果你找不到合适的人,我愿意全力一试,”她意识到,这或许是她改变命运的机会,既然是改变命运的机会,她无法不全力以赴;她意识到,这或许也是改变云玫命运的机会,云玫的美貌浑然天成,本应该成为一颗最耀眼的明星。

    “那就辛苦你了,如果改的好,会给你发工资的,”云玫用半个主人的架势冲她咕哝道。云朵不知道,云玫是不是因为这个目的,才来的这里。哀伤,席卷了她,因为将她们姐妹再次牵连在一起的,竟然是利益,而不是亲情。

    但云朵打心底里替妹妹开心,因为妹妹开始了新的生活,而且是高端大气上档次的生活。可是,转念一想别的人都开始了新的生活,都在为自己的未来精打细算,可她还在原地踏步。

    他们的世界好似遗忘了她,可她的世界里,他们还是主角。她知道自己是个恋旧之人,可她不知道,那些她眷恋的人,没一个是恋旧之人。

    云玫,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云朵没有挽留,因为她知道那是一个挽留不住的女人。四轮轿车彻底消失在她的视野中后,她转身,迈着沉重的步伐朝楼梯迈去。

    她知道门的那一侧,狂风暴雨正等待着她。她知道姐姐不可能对她报人口失踪的事情不予追究,也知道姐姐不可能对她方才不偏不倚的态度不予追究......

    她想知道这个家,什么时候才会有她想要的安宁?是不是,永远都不会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