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2章逼走养蜂人(1)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57本章字数:2781字

    云朵不想等也不会等一个不可能回到她身边的人,但是她知道姐姐不这样认为。隔着厚实的门框,都能清晰的听见姐姐歇斯底里的争执声:“那我们的孩子怎么办?我怎么办?你怎么可以这么没有责任心?你的良心都被狗吃了?人怎么能活成你这样?”

    从话语中,云朵猜测出姐姐是在和宝格勒日通电话,她能想象出姐姐撕心裂肺哭喊的画面,仿佛也能听到姐姐心碎的崩裂声。

    她手握成拳,伏在门框,却迟迟不敢垂落敲击。姐姐亦如洪水猛兽的声音仍在继续,“我告诉你,你别指望云玫能回到你身边,她现在已经有男朋友了,你跟人家压根不是一个档次的。从头彻尾,云玫都只是在利用你,你早就该清醒了。你以为所有的女人都会向我那样一心一意对你?别做梦了,是我对你太好让你产生自己很有魅力的错觉,是不是?”

    她知道,这场争执一时半会不会停息。也知道,不论她多晚进入室内,都避免不了姐姐对她一番咄咄逼迫。该来的终究会来,该来的,怎么躲都不会躲过去。

    铛铛挡......

    拳头锤击在门框上。

    “你死在那了?不能去开一下门啊?所有事都让我一个人去做?我是孕妇,难道我不应该是这个家最受照顾的人吗?别的女人怀孕,那都是被全家人当做宝一样呵护着,可我呢?你们除了合起火来气我,谁关心过我?”姐姐的声音扑面而来,云朵知道姐姐这是在责怪父亲。

    姐姐脾气怎么变得如此暴动?她还没有理清楚这个问题,父亲的埋怨便扑面而来,“是你自己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的,这能怨谁?还不该怨你自己?现在,你想回到巴特身边,人家巴家人还不想要你呢。怀着一个有娘生,没爹要的孩子,你还得瑟什么?你们娘两都是别人的负担,还想让我们将你当作有功之臣伺候着?”

    父亲为什么总是要和姐姐斤斤计较?云朵再次意识到必须及早将这两人分开,否则这个家绝不会有安宁。她手握成拳,准备再次捶击门框时,霹雳巴拉家具摔在地板上的声音冲入她的耳畔。

    什么碎了?她错愕不已的思量着,随即耳畔传入父亲这样的声音,“你疯了,这是别人的家,你把鱼缸摔破,看许天洛回来怎么收拾你。”

    什么?浴缸碎了?

    铛铛挡......

    她手握成拳,快速捶击在门框上,门还没有被打开,水渍便透过门缝流出门框。她知道,这一次,她们都该走了。到了该走的时候,心竟然出奇的平静。这也许,是一种讽刺,一种侮辱。

    咯吱一声,室门从里向外被推开了,只见父亲眉宇紧缩立在门口,这张面孔以及流出门缝的水为她进入室内拉开悲哀的序幕。

    “都怪云杉,我就说了她两句,她就发这么大脾气。冲宝格勒日发脾气不管用,就专挑软骨头欺负,”父亲幽怨的责怪扑面而来,云朵知道父亲这是在推诿浴缸被摔碎的责任。姐姐也不甘示弱,紧随父亲之后歇斯底里的唤道,“我恨你们,你们就告诉许天洛,说这鱼缸是我故意打破的。大不了,他将我这个孕妇赶走便是,反正,我现在活着也是痛不欲生。我不是没有想到去死,只是一直觉得自己还能再撑一段时间而且,可是现在我真的撑不下去了,”话到这里姐姐的眼盼潮润了。

    也许,姐姐真的疯了,真的快被逼疯了,云朵这样想着。怀着一个没爹要的孩子,能不疯吗?有一个疯子般的蠢爹,能不疯吗?

    她意识到,这些人不仅是姐姐幸福的绊脚石,同时也会成为她幸福的绊脚石。她明白,其实她完全可以向他们对她那般无情无义的赶走他们。可是,承担在她肩上的责任不允许她对她们弃之不顾,潜藏在她心底的善念也不允许她做出如此无情无义之事。

    恰此时,姐姐泪眼汪汪的说道:“我一直觉得,宝格勒日会因为这个孩子回到我身边。因为我一直这样觉得,我才撑到现在,可是我现在真的看不到任何希望了。”她哽咽的口吻,紧促的气息,让云朵心疼,也让云朵压抑。“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随即,她一脸歉疚的冲云朵申明,然后低头达拉的眼神看着地板上还在蹦哒的鱼儿。云朵以为姐姐会做些什么,譬如蹲下身拾起那些鱼儿,或是充满歉疚的对着鱼儿说几句对不起之类型的话,可是让云朵始料未及的是,姐姐什么也没做,而是迈着邋遢的步调转身上了楼。

    “你快收拾一下吧,看看有什么补救的办法,在天洛回来之前再买一个鱼缸恐怕来不及了吧?”姐姐刚走,父亲就用长辈的口吻冲云朵嘱咐道。

    难道,他还将自己当作长辈?难道他认为他还有资格当她们的长辈?云朵也什么都没做,什么都没说,转身上了楼。

    当她决定丢下这一切,上楼的时候,她就已经做好被赶走的心理准备,更准确的说在鱼缸被打碎的时候,她就已经做好了被赶走的心理准备。

    上楼之后她并没有直奔自己的卧房,而是心不甘情不愿的去了姐姐的卧房。由于担心姐姐会一气之下做出傻事,她必须前去看看。她本以为姐姐会爬到床上,为自己的悲哀呜呜咽咽大声嚎哭,没想到,姐姐竟然痴痴地坐在床沿上,像一栋雕塑,一动不动。可是活着的人一动不动,只会让人心生恐惧。

    姐姐像一个充满怨气的鬼魄,神色着实有些吓人。云朵觉得姐姐也许忘记了自己有孕在身的事情,更忘记去保护自己腹中胎儿。当然,她觉得很可能姐姐从来都不在意胎儿是否健康,也许胎儿只是她获得某种结果的捷径,手段。

    一起长大的人,蓦然之间,陌生的让她发指。生活在永不间息的敲打着她,让她吐丝成蛹,破茧成蝶。

    “还是忘记宝格勒日吧?他不会再回来了,从今以后,我会帮你留意更适合你的男人。世间这么大,只要你愿意重新开始,曙光依旧会重现,”她站在门口,面色凝重的看着姐姐,谦和地安抚到。她希望,她的安抚能够在姐姐那里达到安慰的效果。

    可是,却听到了这样的声音:“你把自己的人生都管的一塌糊涂,还有什么脸面来管我的人生?我已经做好了随时去死的准备。什么美好的生活,生命的曙光都和我没有半点关系了。”

    “我知道你心里焦灼,我也同样为你感到焦灼,”她郑重其事的说道。

    可是的话还没有说完,便遭到姐姐破口阻挠,“你不是在为我焦灼,你是为你自己焦灼。吴娜说的没错,人都是自私的,自私是人的本性。”

    又是吴娜?为什么姐姐总是宁可相信吴娜,也不相信她?“你们谁曾站在我的角度,替我考虑过?”她怨气冲冲的呵斥道。

    “那都是你自找的,我要是你,绝不可能像你今天活得这样窝囊,”姐姐非但没有安抚她,反而厉声厉色的回击到。云朵知道柿子捡软的捻,也许,她就是那颗最软的柿子。姐姐的声音在短暂的沉寂后继续响起,轰隆隆的就像巨雷轰顶,“你要是当初听我的,事情也不会变成今天这样?是你非要蠢到要留那老不死的在这里,是你非要蠢到追求那所谓的和和睦睦,是你非要蠢到背着我去报人口失踪,寻找云玫。他们都是炸药,炸死我,才是你们的目的;你们都是毒药,毒死我,才是你们的目的。现在,你们的目的达到了,你应该仰天大笑。别在这里假惺惺了,跟我玩这一套是不管用。”

    事情变成这样,云朵不觉得是她的错。她只觉得,是姐姐的恨湮没了爱。是恨,让姐姐迷失了。“我心里真的有你,我希望你能忘记仇恨,重新开始,”无可奈何,她只能直白的乞求道。如果不是心中姐姐至关重要,她怎么会低声下气乞求姐姐去追求更美好的生活?

    “你出去吧,看到你,我心痛,听到你的声音,我也心痛。”

    现在,听到姐姐的声音,云朵也开始心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