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8章逼走养蜂人(7)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57本章字数:3772字

    云朵没有想到,这一次离别会和永恒的离别划上了等号。

    事情是这样的,营养液输完之后,又按照医生的嘱咐留院观察几个小时,在已无大碍的条件下本是可以出院的。可是,就在云朵收拾行囊时,就在许天洛去办出院手续时,姐姐不容商榷的声音进入她的耳畔:“我不回去。他不走,我就不回去,反正回去之后也会被他再次气到医院。”

    云朵已经下定决定让父亲离开,于是郑重其事的看着姐姐,谦和地承诺到:“放心吧,我会劝他先离开一段时间,再者,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他自己恐怕也没脸继续呆在许氏别墅,而且,许天洛为了你的安全,恐怕也会让父亲离开一段时间。”

    一句话,让姐姐的脸上露出云朵期待已久的安详,“这可是你说的,你可不要再骗我,我再信你一次,也信许天洛一次,”姐姐一边下床一边态度明确的威胁道。

    室外一片漆黑,云朵扶着姐姐迈着沉重的步伐稳稳的通过漫长的走廊,透过路灯,她看到一辆宝马从停车场缓缓启动。她猜那应该是许天洛,他应该已经办好了出院手续,已经已经去停车场取车了。她突然感慨,幸亏这里有他,否则她真不知道要如何扛过这段劫难。

    “天洛已经在楼下等我们了,我们现在现在住在别人家里,凡事都不比住在自己家里方便,以后不要再总是发脾气,好吗?”她碰了碰姐姐的胳膊肘,愁眉苦脸的提示到。

    “你们你们不惹我,我平白无故的向你们发什么脾气?回去之后,不要让任何人跟我说话,我不想跟任何人说话,我只想一个人好好的睡一觉,”姐姐又拿出有功之臣的架势。

    为什么这个家的人就不能平心静气的说话?相处?难道他们真的甘心持续这样的生活?对云朵而言,过度的痛才会形成怨,过度的怨才会形成恨。对云朵而言,理智并不允许她去恨一个人。倘若她对一个的情绪已经达到恨的地步,她会选择离开他、忘记他。

    恨,会让人很痛、很累,她不想让自己很痛、很累。可是,姐姐貌似并不是这样看待爱恨情仇的。

    时间在哗哗的溜走,不知不觉中她们已经来到医院门口,而许天洛早已等候在那里。她扶着姐姐小心翼翼的上了车,幽兰的天幕中,明月入银盘喷射出清冷寒辉,四轮轿车缓缓启动驶离医院。

    她不知道该如何启齿让父亲搬走一事?可这件事,没有办法拖延,更不可能掩饰。姐姐用连连干咳来催促她办理此事,可是她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时机,再者她也不敢在半路上提及,害怕影响到许天洛的情绪导致车祸发生。

    最终在车子即将到达许氏别墅时,她抿了抿唇,坐起身子,抓住驾驶椅的椅背,拉开双唇打破沉寂:“不如先让我爸搬出去住一段时间吧?”话语刚落,就看到许天洛疑惑的眼神透过后视镜望着她。

    “不然就我搬出去吧?反正我们必须得搬走一个人,”姐姐趁机态度坚定的申明。

    十字路口处,车子在红灯的指挥下,缓缓停下。许天洛松开方向盘转头看着姐姐,和声规劝道:“包容的爱,比狭隘的恨更重要,更值得我们拥有。”

    云朵觉得是许天洛不了解他们之间的怨恨,才会说出这样的话。她转头看了看姐姐,只见姐姐阴着脸,就像一个充满怨气的幽冥,一动不动,她知道到仇恨不可能因为他的三言两语而改变。

    她再也不想看到姐姐因为争执被送进医院的画面,她再也承担不起姐姐因为争执被告知先兆流产,想到这里,她看着许天洛郑重其事干脆利落的说道:“还是先让他搬走一段时间吧?”

    “那你们决定吧。”

    “绿灯了,”她抬眼看了看前面,善意的提醒道。车子慢慢启动,在十字路口处拐入小区。车子停稳之后,云朵先扶姐姐上楼,许天洛则留在后面收拾行囊。

    推门而入的那一刻,见父亲顶着一张红彤彤的歪歪扭扭的站在门口,迷迷糊糊的打量着她们。他竟然喝酒了,而且喝醉了,手里还提着一瓶酒。“回来了?医生怎么说的?”他含糊不清的嘟囔道,满嘴酒气。

    “始作俑者,”姐姐憎恨的丢下这么一句话,然后转身直奔楼上。

    云朵知道姐姐这样说也无可厚非。因为倘若当初父亲没有因为五万元彩礼,将姐姐嫁给巴特,姐姐也不会认识宝格勒日,今日也不会成为单身母亲。“你疯了吧,喝酒做什么?喝酒就能解决问题?”她哭丧着脸冲着父亲闷气沉沉的嘟囔道。

    “我不喝酒怎么办?既不让玩麻将,又不让喝酒,你们三个还存心不让我好过,”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父亲竟然吐着唾沫星子张牙舞爪的叫唤起来。不仅如此,话语刚落又转头冲着正在攀爬楼梯的姐姐厉声呵斥道:“你这是自作自受,怨不得别人,谁叫你当初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不知羞耻.....”

    “喝酒还堵不住你的嘴?”云朵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争执升温,粗暴的打断父亲的话。

    “你也是,你要是将来和她一样,我还不如死了算了,”让她始料未及的是,父亲竟然转头冲她这样咒骂道。

    她是绝不会让自己陷入这种囧境的,“你搬出去住一段时间吧?”是他让她找到了说出这句话的时机。

    “什么?你要赶我走?”她猜他肯定没有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会被赶走?

    “只是出去住一段时间,”她锁着眉闷气沉沉的答复到。

    “不行,要走也是她走,我是你父亲,哪有女儿赶父亲走的?再说,天洛不会同意的,”就在这时,许天洛推门而入。父亲向看到救星一样慌里慌张的走近他,一脸委屈的向他说着自己的委屈,“她们,她们这些没良心的,我是她们的父亲,她们竟然要赶我走,你不会也赶我走吧?”

    可是许天洛面色沉寂,缓缓埋怨道:“不是我和云朵不让你们住在这里,而是你们容不下彼此。其实,我一直觉得,一家人应该和和睦睦、相亲相爱。可是,你们从来不懂得珍惜。我真是搞不明白,你们这样斗来斗去到底有什么意义?你们是一家人!”最后这句话,他特地加重语气。

    “那我能去哪儿?我现在能去哪儿?谁来照顾我?”人在被逼急的时候,总会露出凶残的嘴角,父亲哭丧着脸叫嚣道。

    “只是一段时间,”云朵凑过去,再次重申道。

    “别骗我了,什么一段时间?你们早就厌倦我了,你们就是想借这个机会赶走我。嘴上说着是为了云杉好,屁,根本就是你们两个容不下我,我知道,”她真没想到父亲会说出这样的话。

    “等我姐姐生完孩子,我们就接你回来。到时候,你看结果,”云朵锁着眉,这样说道。

    “算了吧,我也不稀罕这里,你们给我钱,我原去养蜂。还是养我的蜂吧,”他暗自慨叹道。

    本来,什么人就应该过什么样的生活。

    恰此时,许天洛的手机响了。他低头看了看来电显示,然后握着手机,转身进入玉石房。不安,瞬间将云朵包裹。是谁的来电,竟然要让他背着她们去接?难道,是吴娜?难道,他和吴娜背地里......

    她不敢再往下想,但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悄无声息的来到玉石房门口,只听里面牵强的声音这样说道:“妈,我现在怎么能赶走他们呢?你让他们住哪?”

    云朵瞬间目瞪口呆。原来,他母亲已经知道她们住在这里?原来,他母亲已经再逼他赶走她们?原来,他一直在忤逆他母亲的警告,收留她们?

    倘若这一次,他不再忤逆。那么,她们该何去何从?

    她不禁想到了妹妹云玫,她想或许妹妹是唯一一个能够帮助她们的人。只要妹妹一举成名,只要妹妹在成名之后不对她们不闻不问,即便她们被许天洛抛弃,也同样可以生存下来。事情的严重性,紧迫感,不得不促使她直奔姐姐卧房,她知道,让姐姐去帮妹妹云玫澄清,等于是往姐姐伤口上撒盐,可是......

    如果还有别的选择,她也不会强人所难。

    “有件事,我想跟你商量一下,”她站在门口,瑞瑞不安的开口。

    “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我现在很累。”

    “许天洛的母亲,让他赶走我们,”她没有理会她的倦意,自顾自的说道。

    “什么?真的?假的?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当初你就不该将那三千元打给宝格勒日,”姐姐的声音入巨雷轰顶扑面而来,与此同时,那扇原本紧闭的室门猛地从里向外被推开,只见姐姐哭丧着脸立在门口。

    云朵抿了抿唇,决定启齿。那些她想说的话,虽然难以启齿,但她必须启齿:“即便有那三千元,又管什么用?最重要的是,我们两个人中,没有一个是有钱的,或者能够挣钱的,”她试探性的将话题一点点转移到云玫身上,她边说边小心翼翼的勘探着姐姐脸上的阴晴圆缺。

    “你写小说,还不能挣钱?”话语刚落,只见姐姐挑着眉小心翼翼的问道。她就知道,姐姐也将希望寄托在她的小说上,可是......

    “等云玫成了大明星,或许她的粉丝会因为她的关系来看看我的小说,”就这样,她让话题中出现那两个敏感的字眼。

    “你是怨我了?说了这么多,你想说的就是这句话吧?你也怨我毁掉云玫的前程,是不是?”姐姐翻脸比翻书还快,快的让人有些难以接受。

    “我们都现实一点,好不好?现在,她的确是我们唯一的希望。”

    “她毁了我一生,也毁了宝格勒日一生,还毁了我孩子的一生。我已经没有可以再失去的了,说什么,也不会去帮她澄清。”

    “你只知道将所有的问题丢给我,你有想过我的未来吗?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今天也不会变成这样?你知道承担在我肩上的责任有多重吗?你只知道任性而为,仗着自己有孕在身,对我们呼来喝去。就因为你现在有孕在身,我们就应该将你当作有功之臣伺候?只要你肯帮云玫澄清,我们陷入僵局的人生就会再次看到曙光。也许,你已经是活一天算一天,等死式的生活方式,可我呢?只要我还活着,我就不想凑合,更不想等死。”

    也许,她们早就该撕破脸了。

    这一天,这一刻,终究会来。

    “如果你也替我考虑过,你就会明白,我心中的恨,绝不允许我在为那个女人做一丁点付出。既然你都没有替我考虑,我为什么要勉强自己替你考虑?既然如此,我们就各自替各自考虑吧。”

    姐姐真是冷漠,真是无情,真是无义。或许,姐姐可以做到从今以后与云朵各自为营,可是,云朵办不到。承担在她肩上的责任,承担在她心田的旧情,都不允许她对她袖手旁观。

    无可奈何,她只好改变计划,去求许天洛继续收留她们。

    可是,总不能直白的去求吧?

    她该如何去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