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9章那么爱他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57本章字数:3090字

    云朵能想到的唯一办法就是表达爱意,云朵能做的唯一选择就是表达爱意。

    或许,许天洛早就对她是否爱他产生疑虑。或许,许天洛早就思量她是不是因为居无定所才选择和他在一起。

    也许,这正是她向他申明心意的一次机会,也许,这正是她向他申明心意的最佳时机。

    时不待人,她必须将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迈着沉重的步伐,带着纷乱的思绪,来到楼下。越往下走,玉雕房里机器的嘶吼声就越清晰,是不是,许天洛心底的怒火正在通过运转的机器咆哮着?

    她记着他的叮咛,他的警告,不论什么时候,不论发生什么事,都无权进入那间房间,也无权敲击那扇门。别无选择,她只好来到阳台的藤编椅上,静静等待,就像古代的嫔妃等待着皇帝的宠信。

    月光如水水如月,她徘徊在人生的交替线上,任皎洁如玉的月光将她的思绪打湿。透过玻璃窗,闪烁的霓虹灯进入她的视野,它让她意识到她与这个城市格格不入;透过玻璃窗,路对面灯火辉煌的别墅群进入她的视野,那里是不是也住着她这种与这些建筑格格不入的人?

    拥挤的车流像爬行的蚂蚁,慢慢的堵塞在十字路口的红灯下。突然,她后怕起来。今天这一切,不论是好是坏,都是她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得到的。倘如,那一年,失去入学资格的人是她,今时今日的她,身在何方?倘若,那一天,她没有致电许天洛,今时今日的她,会是什么样?

    每一个至关重要的十字路口,她都不敢去幻想倘若当初选择了别的道路,今时今日是什么结果。

    玉雕房里的吼叫声,在午夜十二点画上了句号。许天洛像突然苍老十多岁,风尘仆仆的出现在她面前,灯光下,他身上细碎的石料反射出点点星光,将一切笼罩在迷迷蒙蒙之中。

    “怎么还不睡?”他带着些许疑虑问道。

    “是不是我们住在这里,让你很为难?”歉疚,是她脸上唯一的符号。每一句台词,都是她深思熟虑的。

    “没有,”和她预想的答案一模一样,就连说话时摇晃头部的表情也如出一辙。

    “我知道你母亲希望我们离开,我可以理解,”她谦和地说道。

    他迈出步伐,朝着阳台走来,步履坚定的好似一座假山在移动。

    恬静的夜,月光如水,她们就这样面对面坐着。突然,她很希望,她们可以就这样坐一辈子。就这样,在寂静的夜中,坐一辈子。就这样,在没有人打扰的状况下,坐一辈子。

    “不要理她,我不会听她的,”他谦和地安抚到。

    她知道,这段时间,她们家的事,让他受累了。她不知道,他会不会因为受不了这份折磨,离开她。她害怕,他对她的爱败给这屈辱的折磨。“你肯定想过,我是不是因为居无定所才和你在一起,我是不是在利用你,对不对?”

    “没有,怎么突然说这种话?”

    看上去他想结束这次对话,可她的兴致才刚刚开始。她要说的话,也才刚刚开始。“你听我把我想说的话说完,好吗?”她满目真诚的看着他,和声乞求道。这份感情,她必须不遗余力去挽留。

    他看上去很疲倦,一边揉着太阳穴一边向后靠去将背贴在椅背上。她耸了耸腿,站了起来,然后在两条不受控制的腿的牵引下,一步步走到他身后。

    她伸手,轻轻地揉搓着他的太阳血,虽然这是她第一次为别人按摩,但她的手法娴熟的好似受过专业培训。她能感觉到他的每一个神经,每一寸肌肤都处于高度紧绷状态,为了缓解这种尴尬,她缓缓开启柔嫩的双唇:“你是不是心情不好?不然怎么会将自己关在玉雕房内?我是你的女朋友,有什么事你都可以和我说,也许我没有办法帮到你,但我绝对是一个优秀的聆听者。”她希望她的温柔可以消除他们之间前段时间的误会猜忌,她希望他们可以再次回到她前往呼伦贝尔之前,生活在一点点敲打着她,让她渐渐清晰的认识到学的好不如嫁的好。她的柔声在短暂的停滞后再次响起:“在再次遇到你之前,我一直祈求上天能赐予我一个真心真意爱我的男人,他愿意包容我的一切,愿意不遗余力的对我好疼爱我,我原以为这样的人不会出现,因为我向来不是一个深的上天眷恋的女孩。如果上天卷帘我,就不会让我出生在那样的家庭。可是,你却出现了,我期待的人竟然真的出现了,”话到这里,她不禁停下手里的活,转而情不自禁蹲下身,将自己的脸轻轻地贴在了他的额头上。就在她的脸颊贴在他的额头上的时候,倦意骤然来袭,她真希望她可以安详的睡一觉,一觉过后所有的烦忧都烟消云散。她一边闭上眼任由自己被睡意席卷,一边柔声说着:“我希望两个人在一起是真心相待,而不是你试图压迫我让我成为你的附属品,我试图打压你让你成为我的附属品,我觉得两个人在一起应该是你将最好的给我,我将最好的给你。你不遗余力对我好,我不遗余力对你好。”

    “我也希望,我的爱情不是相互打压,而是相互疼惜,人生很短暂,我希望我们在一起不是相互折磨,而是相互珍惜,”他的附和,让她安心。寂静的夜,他们就这样默默的交谈着。

    “我知道人生之事,十之八九不如意,所以,走到今天这一步,我依旧能够坦然面对这一切。我知道,世上没有绝对的公平,但我相信,有相对的公平存在。我相信,上天在赐予我一个破碎的家的同时,一定会补偿给我另一个和平的家。支撑我一直走下去的,是我相信上天会作为补偿赐予我一个愿意包容我一切的男朋友,直到我再次遇到你,我才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她要说的话,才说完了一半。

    现在,她想听听他的观点。

    只有他说的话顺她的心意,她才有勇气说出后半段话;只有他说的话,随她的心意,她的后半段话,才有说出口的必要。

    “不论今后会不会遇到更好的,我们都不要分开,只要拥有彼此就好。而且,我也不相信会遇到比你更好的人生伴侣,我一直觉得,最好的人生伴侣,源于年少的相识,”只听他这样说道。

    就像有一股温泉涤荡在他们之间,再这凄凉的夜,暖意渐渐来袭。

    “不论是谁,只要我选择了他,一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不论是谁,只要我选择了他,一定是抱着跟他一生相守的信念开始人生之路的。不论是谁,只要我选择了他,就会不遗余力对他一心一意,”她的话,终于说完。

    他伸手,拉她的手放入他的手心。

    她轻轻将贴在他额头上的脸颊摩挲着,他的温热透过她张开的毛细血管进入她的心房。她的心跳,不由自主,开始紊乱。

    谁也不知道,未来的路在哪,未来的路要如何走。基于此,最好的选择只能是好好活在当下。

    在客厅呆了很久很久,久到都看到黎明的曙光,她和许天洛才依依不舍各回了各的卧房。一整夜,她们时而依偎在彼此怀中取暖寒暄,时而勾着手面对面坐着谈心,时而捧着热茶谈过往的趣事,蓦然发现,很多过去焦灼的事情现在回想却变成了有趣的谈资......

    可能是错过了睡意来袭的时候,总之回到卧房之后,她依旧没有丝毫睡意。在她心中,积压着太多委屈,此时此刻,她有种想要记录的冲动。她打开日记本,挥动起手中的笔。笔尖在纸上沙沙作响,清秀的小楷一排排填充在白净的纸张上。

    一直到室外通亮,她才离开书桌。

    日记里书写的字,却变成声音,一遍遍回响在她耳畔,‘如果不是现实压迫,我怎么可能变成今天这样?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奔溃,更不知道我离奔溃的边缘还有多远?是越来越近还是越来越远?我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正在迈入行尸走肉的漩涡。所有人,都不在意我的未来在哪,他们只知道,遇到问题,我会帮他们解决。我觉得我对所有人都仁至义尽了,也许,有一天,我会在许天洛抛弃我之前或是之后,干净利落的逃离这群人。我要去一个陌生的地方,开始自己崭新的人生。到那时,所有人的痛,我都眼不见心不烦。我决定,去找宝格勒日,让他来劝劝执拗的云杉,即便是欺骗,也要达到姐姐去帮云玫澄清的结果。我需要改变,改变对待家人的态度,我不能一味地迁就他们。如果我不改变,等我失去许天洛那一天,或许我会后悔到想要跳江自杀。姐姐说的没错,今后,我们各自替各自着想吧。反正,她,父亲,都是等死式的生活方式,而我却不想凑凑合合活着,既然如此,我必须将更多的精力用在自己身上。何况,我那么爱许天洛,我们又都是那么想要和睦的美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