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说不出的悔恨:屠龙刀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25本章字数:2669字

    前言不搭后语

    监狱是个坚固而神秘的地方,而以文字来堆砌它那放大了的人性,缩小了的光阴,是我多年的梦。

    内容基本是一部80后自传,铁窗里的青春流浪记。书中这座城市、这所监狱,均已走在了我们伟大时代的前列。胡乱堆砌的文字,不敢称之为作品,但扪心自问,亦深深扎根于这个最好亦最坏的时代,烙上了它鲜明的印记。诚然,生活永远比文字更精彩,而真实,又恰恰是羞于见人的。故此,乘此改革东风吹满地,灯火阑珊,轻挑面纱,给自由的人们一点不自由的体验,抑或消磨时光的一杯清茶,可能还可以看到一点人之为人的东西,给曾经不自由的人们一点回味,也许可以找到那个曾经不太一样的自己。

    修合无人见,存心有天知。记得有人说过,我哪怕一字不写,也绝不肯照搬别人的文字,诚以为然。心中流淌出来的文字,字里行间饱蘸真情,不敢亵渎神灵,亦不讨好何人,想必真情和真实无需过多修饰,可能,这也许是仅有的一点价值所在吧!

    纵然题材悲戚,个中可能还有一些捧腹之处,也许这笑声背后的些许东西,更值得与君深思。若能于君紧张劳碌之后,书房品茗之时,独坐闲暇之际,看看世界上还有这样一个地方,这样一群人,他们为自己犯过的错在赎罪、在忏悔,亦或从其人生大跟斗中得到些许借鉴,珍惜生命、珍惜自由,幸甚。

    多年来,为生活累,东奔西走,文字之事,偶有记忆,无有闲暇。忽今春,觉岁月之不饶,青春逝者如斯,若不完成此愿,恐为毕生憾事,顿觉有任性一把之必要,遂毅然辞职归家,至炎炎夏日,独囚一房,闭门三月,与心灵对话,一字一句,积沙成塔,虽汗流浃背,不觉困苦,终有此书。

    既为小说者,源于生活必高于生活,牵强附会,道听途说,夸张离奇,张冠李戴,均在所难免,故如有雷同,纯属巧合,请君千万不要对号入座。诚如书中言,无意伤害任一人,只为文字对面的君之人生坦荡如砥,少些弯路,若能给国家司法体制改革一点点素材,于民族富强在不怎么恰当的地方有所裨益,必是造化积德。

    废话不少,最后以一首《无题》结束此段文字:

    一把心酸一把泪,一路风景一路歌。

    一颗本心腹中隐,一腔无奈向谁说?

    轻步晓风

    丙申初秋

    引子:

    以下这些人物将在小说中出现,让我们提前拜读下他们的光辉劣迹。

    作为坏人中的佼佼者,这些大腕们正事不干,欲望不小,胆大包天,作恶不少,终于作茧自缚,见诸报端,荣登大雅,免费宣传,赫然与好人同列,与大事比肩,共争寸土寸金的媒体版面,以一种别样的风采展现在世人面前。

    回味坏人们不开心的事,让大家开心一下!

    《罪眼》故事1:《说不出的悔恨:屠龙刀》

    为了一把网络虚拟的“屠龙刀”,天海无业人员任金平竟持刀刺死网友。6月7日上午,天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天海市首例因网络虚拟财产纠纷引发的故意杀人案作出一审判决,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人任金平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2003年,天海市无业人员任金平在网吧玩游戏时结识网友蔡某,两人关系一直不错。2004年初某日凌晨,任金平与另一网友林某在网吧一起玩网络游戏“传奇”时,因打死游戏中的一个老怪物而获得一把虚拟的“屠龙刀”,按照不成文的规矩,这把“刀”属于任金平、林某两人共有。由于“屠龙刀”在游戏中属于顶级装备,十分稀有,能够打出这把“刀”不仅可以证明游戏水平高,而且能卖出赚钱。当时有人欲出资购买,任、林二人商量后决定还是留给自己用。第二天,蔡某得知后,便向任、林借用这把“屠龙刀”,因为蔡某在游戏中的角色更适合使用此“刀”,故任、林便将“刀”借给蔡某使用。但是不到一个月,任金平发现该“刀”被蔡某擅自以7000余元人民币的价格卖给了他人。此后,任金平多次向蔡某催讨卖“刀”所得的钱款,蔡某始终未予支付。2004年10月10日下午1时许,任金平携带一把匕首至天海市桃源路蔡某家中,再次向蔡某催讨钱款未果后,即拔出匕首刺向蔡某,在刺中蔡某左胸部后逃离现场。蔡某因心脏及左侧肺脏破损致大失血而当场死亡。案发后当日下午3时许,任金平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

    二中院经审理后认为,任金平持刀杀人,致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应依法予以惩处。任金平在犯罪以后能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属于自首行为,依法可以从轻处罚。本案中,由于被害人擅自将任借给其使用的网络虚拟物品予以出卖,对矛盾激化负有一定的责任,在案件起因上有不当之处。故法院作出上述判决。

    《罪眼》故事2:《18岁痴情女孩空口套来百多万全供男友挥霍》

    以一套“T+0”炒股骗局蒙了许多“老江湖”

    本报天海讯刚满18岁的犯罪嫌疑人谢玉婷,以一套“T+O”炒股骗局,让一群比她年龄大几倍,社会经历较她丰富许多的成年人为之倾囊,涉嫌诈骗的金额高达100余万元。接触过她的人说,她简直是个职业演员,在短短一年的时间中,她骗了朋友、骗了律师、也骗了自己的男友,甚至被拘留后,她一脸真诚对检察官说的也全是假话。11月21日,在天海闸北区法院的少年庭上,这起诈骗案让所有到庭者惊讶不已。

    当年“上山下乡”知青的后代谢玉婷,从小是大人眼中的“乖乖女”,学习成绩一直位于全班的前几名,还得过不少奖。初二时,她认识了一个较她大几岁的男生赖某后,两人竟谈起了恋爱。从此,谢玉婷的学习成绩下降,毕业后考学无望,索性辍学读起了夜校。那天,是她与男友认识后的第一个生日,赖某将母亲去世时留下的项链打成戒指送给了她,谢就被彻底征服了。以后,不满18岁的谢玉婷便与男友同居了。男友没有工作,为了维持两人的生活,她干脆连夜校也不上了,在舞厅、卡拉OK厅做起了小姐。

    2000年3月,在男友的鼓动下,谢玉婷开始炒股,为了骗取男友的欢心,她谎称在证交所有熟人,能秘密做当天买进卖出的“T+O”。几笔股票“成交”后,她果然不食言,将钱交给了男友。其实,那是她向亲友借来的。以后,谢玉婷的“T+O”操作,在股市中“赢利”越来越多。消息不径而走,它让男友的父亲动心,接着是男友的朋友、朋友的父亲、朋友的父亲的朋友,他们都将钱、资金卡和密码告诉了谢玉婷,委托她炒股,想在股市中大赚一笔。

    尤其是男友朋友的父亲,他正在经营着一家羊毛衫厂,在将全厂职工年终100多万元奖金交给谢玉婷时,也曾经咨询了律师。但谢玉婷信誓旦旦不留痕迹的谎言,以及伪造的资金到位凭据,更重要的是她在股市中的“赢利”,终于让“老江湖”栽到了她的手上。

    谢玉婷的骗术几乎和大多数的骗子一样,无非是拆东墙补西墙。而对受害人存有的资金卡上没有记录,以及证交所的电脑上查不出交易记录的疑虑,谢都以违规操作,不能留痕迹为由搪塞过去了。

    谢玉婷与男友同居期间做过四次人工流产,甚至在案发时,还打掉了已怀孕5个月的双胞胎。她骗来的钱,几乎都交给了男友买房子买汽车,挥霍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