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后果自负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45本章字数:2003字

    “先生,这是东湖会所,这是江南春楼。”

    服务员果真一直守在门外,听余鄂自言自语时,她就轻轻推开门进来,回答余鄂的问题,并收拾好桌上的烟头。

    “先生,这是给您准备的汤。”将烟头拿出去后,服务员又送进来一盅汤,“那位小姐说她有事先走了……”

    居然是十全大补汤!

    余鄂打开盅盖,脸刷的就红了起来,这里的服务还真是周到体贴。

    虽然来了个五进五出,身体略微有些透支,但还没到要喝这种汤的地步。不过人家既然安排了这样的大补汤,补充一下能量也没啥不好,所以他原本要挥手拒绝,但想想还是接过仰头一口喝完。

    “先生,您可以四处看看,这里有十二幢楼。”服务员看出余鄂是第一次来这里,见他还穿着睡袍,就指着桌上的衣服说,“您的衣服拿去洗了,这是那位小姐亲自帮您在会所商场挑选的,她说您穿起来应该更阳光一些。”

    “要是您觉得有些累,还可以去健身馆,让保健医生帮您按摩按摩……”服务员见多识广,昨晚那位叫的地动山摇,这位今天铁定有些疲惫,就非常好心的建议,“我们这里保健医生的手法都非常到位,他们退休前都是给省领导保健的……”

    “那我不是享受省部级待遇了……”余鄂和服务员开着玩笑,给省领导做保健按摩的,这不是要享受省级干部的待遇吗。

    余鄂舔了舔嘴唇,将手中的盅串递给服务员,再次挥手示意她先出去。

    正是这个省级待遇的玩笑,让他想起了一些事情,一些与这个地方的有关传说和曾经发生的事情。

    这时候他不想有人在身边,他想静静。

    他想静静的想这个地方。

    他更想静静的想,刚才还在这里的女孩。

    想这个将自己带到这里,和自己春风一夜后,不留下一点痕迹的绝美女孩。

    “东湖会所,居然是这里!”

    余鄂再次点燃一只香烟,将思绪强制从嫣然身上移开,深深的吸了几口后,无言的吐着烟圈,再次走到窗边向外打量着这个传说中的地方。

    这是一个他一直想来,但一直都没机会来的地方。

    这是一个非常神秘的地方,一个许多人做梦都想来的地方,一个被人称为人间天堂的地方。

    每次有人提到东湖会所,余鄂就会愤愤不平。

    虽然只要有人提起这个地方,他就一定会唠叨着骂几句。

    但他真没想过,自己能来这里。

    而且还在里面住了一个晚上。

    特么还是和一个美的不能再美的美女,在这里共度良宵、春风一夜!

    “接电话啦,接电话啦……”还没来得及想出最好的应对办法,手机又疯狂的响了起来。

    “靠……”一看手机上的来电显示,余鄂就心情就不好了。

    四季红派出所的电话。

    看着在手机上闪烁的号码,余鄂知道这个电话绝对不会有好事。

    按说老韩这事情,工厂保安明显是在胡搅难缠找事情,又是他先动手抽了老韩耳光,而且还有不少证人证明,老韩明显是受害方。

    一方是混混保安,一方是街道的工作人员。

    而且在案情清楚的情况下,应该怎么处理已经非常清楚了。

    不说要派出所偏向街道,也不用严惩混混保安,只要秉公处理就行了。

    可派出所今天却在不通知余鄂的情况下,蛮不讲理的将老韩当众带走。

    无论派出所的理由是什么,当众带走公职人员,这本身就能说明问题。余鄂基本上明白了这事情背后的可能性,说白了就是派出所得了某人的好处,或者是受了某些人的指使,准备将事情闹大的节奏。

    对方抓住了这事情的关键点,无论结果如何都没关系,他们要的就是将事情闹大,然后他们才能进一步做文章。而对于余鄂来说,这事情派出所无论怎么折腾,最终肯定是老韩有理,派出所也不可能做出不利于老韩的处罚。

    但当众抓老韩,这是对老韩的一种打击,更是对余鄂这个领导的打击。

    更重要的是,余鄂现在不能让这事情闹大。

    这事情闹大了,无论结果如何,对他只有坏处没有好处。

    某些人请朱光明出面,让派出所将这件事情搞大,然后有人再向区领导打小报告,说是四季红街道工作人员,为了安排残疾人就业,用恐吓和武力的手段,给辖区内的工厂摊派就业岗位。

    这样一来,事情就闹大了。

    这事情只要闹大了,无论最终结果如何,首先余鄂在领导心目中,肯定逃不掉领导不力、工作方法粗暴、工作能力差等印象。

    见余鄂不接电话,对方还是不依不饶的打着,手机一连响了几分钟,余鄂想了想还是拿过手机,准备接起来再说。

    脑子中在想事情,反应就没有这么快,一不小心碰了挂断键。

    “喂,你好。”电话并没有因为余鄂拒绝了而停止,过了几秒钟后铃声再次响起,余鄂叹了口气后接通了电话,他用非常客气的口气,主动和对方招呼,“刚才不好意思……”

    “你什么态度啊,这么久不接电话!”但电话那头的人根本不接受余鄂的道歉,电话里的声音非常粗暴,完全不是为人民服务为宗旨公仆的口气,“还敢挂老子电话,你……”

    将手机拿得离开耳朵远一些,让手机里刺耳的声音不再侵蚀自己的耳膜时,余鄂考虑着怎么应付这帮人,电话里的声音有些愤怒,他不太听得清是谁。

    “你是哪位?”余鄂继续忍耐着,等对方发泄完之后,很客气的问对方,“我是余鄂。”

    “我是谁你不用管,我现在告诉你,限你,听到没有,限你在半个小时之内,赶到派出所。”这人似乎是有些恼羞成怒,居然不顾身份,向余鄂发最后通牒了,“记住了,半小时之内赶到四季红派出所,否则后果自负!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