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那个地方?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45本章字数:2011字

    “你……”林辉让余鄂半小时内赶到派出所,余鄂却说现在没空,让他半小时后再打电话过来,这可是赤果果的打脸啊。

    这事情搞得林辉有点头大,这是哪到哪啊。

    林辉很想将电话砸了。

    但林辉也忍住了,对方好歹也是一个街道办副主任,好歹也是副科级呢。

    林辉跟着所长朱光明两三年,知道有些事情可以做,有些事情不能做,有些事情可以做初一,但有些事情不能做十五。

    林辉和余鄂见过几面,虽然对方是和副所长一样级别的副科级干部,但林辉在余鄂身上,看不到任何官架子,反而像一个邻家的哥们一般。

    同时,对于四季红街道里,几个主任副主任的事情,林辉也多少有些了解,这位余主任不但是新来的副主任,而是似乎不怎么受四季红街道当权者待见。

    这也是为啥刚开始,林辉因为在所里受了闷气,敢无缘无故将气撒在余鄂头上的缘由,要是换了一个副主任,他还真不敢这么横的和人家说,限人家半小时之内赶到派出所来。

    只是他没想到,人家也不是省油的灯,平日里温温顺顺的人,今天居然吃了枪药一般,一上来就给自己上了几分钟的政治教育课。

    难道这人在电话里,变身成了奥特曼,气焰嚣张的要打自己这个怪兽?

    刚才他那气势,可是比局长还要霸气几分,这让林辉很是不习惯,也很是不喜欢,更搞不清楚是什么状况。

    但刚才余鄂那阵政治教育课,让林辉不敢继续发飙,他实在有些搞不明白,对方现在是啥一个状态。

    他也不知道,对方现在到底在什么地方,或者说身边有什么人,他不敢冒这个险。他担心自己这已电话砸下去,后面会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你现在,在哪里?”不过,到底是跟着所长跑了不少地方,见了不少世面,林辉迅速调整了情绪,略作犹豫就问,“什么时候能到这边?!”

    “我在哪里?”余鄂装着有些不高兴,点了跟香烟,深深的吸了一口说,“我有必要和你说吗?”

    “你……”林辉再次被气着了。

    “我和你说了也没用。”余鄂估摸着林辉这小子要懊恼了,连忙接着说,“我这里,我这里是,这里是保密场所……”

    “保密场所?”林辉这下彻底懵了,还有这样的说法,他真的没印象,嘴里轻声咕嘟着这四个字,心里想着这可能是什么地方。

    林辉好歹也是执法人员,对于保密这两个词还是非常敏感的,不过他平时只听说过保密文件,事情要保密,他还没遇着要保密的地方。

    “那你,你不能出来一趟?”估计是保密这两个字,让林辉觉得有些压力,拿着电话看了看四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他这才放缓语气问余鄂,“那你这事情怎么办?”

    “我怎么出来?”余鄂可没想到保密两个字的效力这么大,但他知道自己的强硬起了作用,“这里可不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那怎么办啊?”

    “你说让我出来我就出来啊,到时候你能送我进来?”余鄂这话有点炫耀的意味了,自然也是装逼的内容之一,“我这里,一般人是进不来的啊。”

    “那怎么办……”

    “能怎么办?”余鄂轻声的笑着说,“只能再说了。”

    “可你这事情……”

    “又不是我个人犯了啥事。”余鄂装着毫不在乎的样子,淡淡的说,“是公家的事情嘛,拖两天就是了……”

    “你,你……”林辉原本被压下的懊恼,这时候被余鄂这话又有点激发了,“别他妈的废话,你在哪里?”

    “我在东湖会所。”余鄂老神在在的说,虽然后面没再说什么,但他说话的语气,怎么都像是他在嚣张的叫嚷着,“你来啊,我在这里等着你!”

    “东湖什么?啊,东湖会所是什么东西?”余鄂能听得出对方愣了愣,应该是没反应过来,自言自语的问了问后,应该是有点感觉了,果然再说话时语气客气多了,“东湖会所,东湖会所在哪里?”

    “我只知道有个东湖主题餐厅。”余鄂能清楚的听到,林辉在电话里轻声的咕嘟,以及他询问旁边人的声音,“东湖会所是哪里,你知道吗,还是个什么保密的地方……”

    “就是东湖主题餐厅里面那个会所吧……”

    “是东湖宾馆里的那个地方吗?”估摸着是有人提醒了他,余鄂说的那个地方,就是那个很出名的会所,就是林辉知道的那个主题餐厅的幕后老板开的酒店,但林辉不太相信的问。

    “东州还有别的地方,敢叫东湖会所吗?”余鄂笑了笑,用似乎不耐烦的口气朝电话里说,“我这很忙,先不说了,你拿笔记个电话号码,8500……。”

    “记住了吧?”

    “我再重复一遍,8500……”余鄂不由分说让对方记下这个号码。

    说号码时余鄂语调很慢,但就是这种压抑着的低沉,让林辉不自觉的拿笔开始记录这个号码。

    “记住了?”

    “记住了……”林辉下意识的回答。

    “你等下打这个电话吧,手机调到震动不一定会听得见。”余鄂很霸气的朝电话里说,“你打这里的座机吧,告诉总台转到江南春楼就行了……”

    “你说的,是,是那个地方吗?”林辉连忙用笔记住电话号码,又有些不放心的问余鄂,得到了余鄂的确认后,他这才有些微微激动的放下笔。

    其实林辉对东湖会所这个地方并不感冒,虽然听了许多有关这里的传闻,这个地方似乎很有名,但他觉得那些传闻离自己太远,所以他根本不关心这个地方。

    不过,他这几天听所长唠叨了好几次,开始他还没听清,后来听清了所长嘴里老唠叨的就是这个地方,估摸着所长很关注这个地方,所以他听余鄂说这个会所名字后,心里就留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