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章 我马上过来!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46本章字数:2060字

    “朱所,是你啊。”既然是朱光明,余鄂自然得表示客气一些,但却依然压抑着声音说,“怎么劳动你老亲自给我打电话了,我刚还正准备给林辉打过去呢。”

    四季红派出所,是四季红街道辖区所在派出所。

    按说街道和派出所的关系,应该是非常和谐合拍的关系,但实际上两家的关系不太好。

    两家关系之所以不怎么好,这里虽然有历史原因,但最重要的是朱光明太过强势。朱光明当四季红派出所所长十多年,可以说是四季红的土皇帝,在四季红比街道领导还要霸道得多得多。要不然,像老韩的事情,派出所好歹也要顾及一下街道的面子。

    为“创示范”工作的事情,余鄂去找过朱光明两次,他只和余鄂照了一下面,就让副指导员打发他了事,至于余鄂再给他打电话,他就从来没接过。

    今天亲耳听到朱光明用这种口气和自己说话,余鄂还真有些不敢相信。

    不过随着朱光明的话扯开,余鄂知道今天这逼算是装成功了。

    余鄂还能感觉得出,朱所长开始是想说案子情况和你通报一下。

    估摸着是受余鄂低沉压抑声音的影响,以及传说中力量的作用,朱所长最后破天荒用了“汇报”这个词。

    “不好意思,我在这边不太方便,说话不能太大声。”在得到朱光明的回答后,余鄂继续装逼进行中,“朱所见谅,等过两天我做东,请朱所喝酒,向朱所赔罪。”

    “哪里,哪里,你那地方不一样,不是我们这种大老粗……”朱光明连忙应付了几句,此时他心里想着的不是和余鄂说案子的事情,他更想和余鄂聊聊东湖会所的事情。

    既然朱光明问起,余鄂只得和他闲聊了几句,在回答了老朱几个问题后,决定主动提到案子的事情,装逼这事情太费力,一定要速战速决才行,不然容易露马脚。

    这个案子案情非常简单。

    怎么处理这案子不是关键,关键是案子是否大张旗鼓的弄,还是就这样简单的处理掉了事。

    之所以搞得这么复杂,就是因为有其他因素在里面。

    不过既然现在朱光明主动打电话过来,说明他心里的天平,已经倾向了自己。

    接下来就应该看,自己是否能有打动朱光明的东西,让他按自己的要求,将这个案子按正规程序办。

    “这个案子啊,朱所,我刚才还正奇怪这事情呢。”余鄂虽然嘴上说的一本正经,但脸却更加红了起来,深呼吸一下,刻意让自己语调慢起来说,“是不是你们已经办妥了,不用和我们通报呢。”

    朱光明倒也光棍。

    在电话里,他居然很坦然的承认,这案子确实是有人打了招呼。

    “余主任,我们也明人不说暗话。”朱光明虽然老奸巨猾,但这个人倒不算坏到骨子里了,他一向办事都是说到做到,有啥事情都明面上说,“这个案子就这么回事,就是有人想热闹热闹,既然有人舍得出价钱,那我们就按程序可劲儿的办,至于其他事情我就不管了……”

    “这样的啊。”朱光明在电话那头解释着,余鄂在电话这头无聊的听着,等他说了两句之后马上打断他说,“朱所,实在是不好意思,你说的我也清楚,你也是按照程序办……”

    “其实这程序嘛,也有分别……”朱光明这是在向余鄂提条件。

    “呵呵,话是这么说。”既然在这里装逼,余鄂自然不能丢了面子,如果马上就接过去问要啥条件,估摸着朱光明只怕会立马挂了电话,懒得在搭理他了,“这个我倒不担心,该怎么办怎么办,也就是多费点力气的事情……”

    “是啊。”朱光明也在琢磨,余鄂到底是个啥状态,这个在四季红不受待见的副主任,到底有多少能量,他也在考虑有没有必要得罪余鄂,更何况他现在还想请余鄂帮忙呢,所以他试探性的说,“所以我给余主任打电话,商量商量,这个程序怎么走,尽量要让大家都满意嘛,你说是不是……”

    “谢谢朱所,你这可是上门服务了。”余鄂开着玩笑说,“不过真是不好意思,我现在这里真走不开,要么你电话里说说。”

    朱光明表示,这事情电话里不太方便说。

    “这样啊,电话里说不清楚啊。”余鄂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说,“那我真的是没时间回来,老板在呢……”

    朱光明到底是老甲鱼。

    他并不太主动,他在要余鄂主动。

    “老朱,实在是不好意思,老板朝我这招手了。”既然是装逼,余鄂自然就要装得更像一些,留下一句不好意思后,他就直接要挂电话,“真的不好意思,先不和你说了,等会空了给你回电话。”

    余鄂真的将电话不由分说的挂了。

    四季红电话那头,朱光明差点要将电话摔在座机上,但想起余鄂在的那个地方,他终究还是原谅了余鄂,来个高拿轻放。

    会所这边,余鄂又有些忐忑不安,朱光明不比林辉。他这种人可是裙边拖地的老王八——成了精。轻易的招数是忽悠不了他,希望自己这欲擒故纵一招,能取到些效果。

    “朱所,实在不好意思。”过了十五分钟后,余鄂将电话拨了过去,继续压抑这嗓子说,“你看,能不能改天,等我回来再来你那,向朱所汇报工作?”

    “啊,不行啊,那怎么办啊?”余鄂打开电视,让电视里传出领导讲话的节目,将声音略微调大了一点,然后很是为难的说,“我出不来啊,现在老板在看电视,我才有时间给你打电话呢……”

    “那怎么行啊?”最终,朱光明给出了一个方案,余鄂还是表示不行,“那怎么行呢,这可真不能够啊,怎么能劳动你老人家大驾呢,你这让我情何以堪啊,朱所……”

    “好的,好的,就这样说定了。”朱光明拿着电话兴奋的说,生怕余鄂拒绝一般,“我有空,我有空,你忙你的,我说了我有空,你还和我客气啥,我马上过来,我马就上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