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章 你算老几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46本章字数:2022字

    让郑平山傻眼的是,有求必应、无所不能的会所,这次居然也没能弄到装备。因为在郑平山打电话之前,郑伟他们早已经将电话,打到了会所去了。

    昨天晚上,会所总经理让客服部想尽办法弄这套装备。

    按说就一套游戏装备,对于会所来说并不是难事。

    那家游戏公司的老板,也算是会所的常客,经常带人来这里消费。

    但几番联络下来,客服部就是没能弄到哪怕一套装备。最后会所老总亲自出马,他给游戏公司老总打了电话,游戏公司老总也非常重视,亲自交代运营总监去弄几套装备。

    可蹊跷的是,游戏公司老总也没能弄到。

    所以郑伟等人这才抓狂,游戏圈里的几个朋友,才约了一同去飙车散心。

    这会儿,父子两已经闹得差点要翻脸了。

    “余科长……”见余鄂过来,有过几面之缘,郑平山朝他点了点头,用在驻京办的称呼和他打招呼。

    “啊呀,余哥,余哥啊……”倒是郑伟见了余鄂,眼睛一亮马上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搂着余鄂的肩膀求着他说,“余哥,求你帮我弄套虹魔装备……”

    在京城那几天,正好传奇出了最新的版本,那两天弄不到装备的郑伟在驻京办暴走架势,余鄂算是见识过了,当时这小子差点要将东州驻京办给出拆了。

    “啊呀,是啊,余科长,拜托你了,拜托你了!”这会儿郑平山也不管余鄂能否帮忙弄到装备,他现在是逮着人就求,也不管人家能不能帮的上忙,反正有枣子没枣子,先打一竿子再说,而且自己儿子还是头一回这么腆着脸,去求一个人帮忙。

    “切,就他!”一个头发染成黄黄的孩子,很是不屑的将烟头呸了出去,懒得搭理郑伟,掏出钥匙往自己那辆兰博基尼走去,“会所都搞不到,他算老几啊。”

    “是啊,他算老几啊,”另外一个头发虽然没染,但却鼻子上却挂了个大大钢圈的孩子也不相信,抬脚将烟头踢飞出去,也跟着往车上走去。

    “不是10月份刚出了一套新的装备吗?”余鄂笑了笑,没管着两个孩子,而是问郑伟说,“难道两个月了,你还没弄到新装备?”

    “昨天又出了一个新版本,推出了一个什么狗屁虹魔套装。”郑伟非常丧气的说,“我们花多少钱都搞不到,李总和王总也都弄不到……”

    “我试试看。”虽然余鄂有个大学同学在这家游戏公司任职,而且级别还不低,但既然会所都没能搞定,余鄂还真不敢肯定自己同学能弄的到。

    “他要能弄到,老子赌十万块钱!”突然,那鼻孔挂钢圈的孩子来兴趣了,而且还是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开盘了,开盘了,谁赌,赔率是100倍!”

    “我赌他弄不到,压十万块!”黄毛马上响应。

    “我赌……”

    “切!”这群人里唯一穿着打扮还算正常的孩子刚说要赌,黄毛马上打断他说,“你拿啥赌,你老子又不给你钱,你老娘要知道你赌钱,不打断你腿才怪,小孩子别碍事,走开走开……”

    “我赌大哥哥能弄到……”这孩子估计也是被黄毛激的,居然在郑伟都不太相信的情况下,要赌余鄂能弄到装备,“我要赢了,你们都得叫我大哥!”

    “好!”黄毛果然爽快,“你要输了,得从我裤裆底下钻过去三圈!”

    “大哥哥,你也帮我弄一套好不好?”那孩子居然不搭理黄毛,过来余鄂也帮忙弄一套装备。

    果然是人以群分,这几个孩子都酷爱玩游戏。

    “我试试看,我试试吧……”早知道这样,余鄂还真不会上来打招呼,这明摆着是自己没事找事。

    要是弄不到,还要被这帮小子们羞辱。

    但这会儿他也顾不着这些了,既然到在这一步了,就容不得他退却了,好歹也要给死党打个电话试试看,能不能成到时候再说。

    “你要能弄到,要,要是能帮我也弄到,我以后就更你混,你是我老大,你说啥就是啥,你让我往东,我绝不往西,天地作证绝不反悔!”见余鄂掏出电话要打,一个化了烟熏妆搞得有点像伪娘的男孩子,急吼吼的赌咒发愿的说。

    看来,这个伪娘才是真正的游戏发烧友。

    只是感觉到余鄂有可能弄得到装备,马上就开始赌咒发愿。

    余鄂一边拨电话,一边看这6个孩子,除了那个穿着正常的男孩,包括郑伟在内,一个个都打扮得稀奇古怪,就像是一场日本Cosplay秀一样。

    当然了,虽然不敢保证能搞定,对于这搞这个什么虹魔套装的事情,余鄂其实还真有一定的把握,要不然他知道郑伟这德性,如果是解决不了问题,他也不会主动打招呼。

    “老大不老大就算了,我可比你们大不少。”,余鄂还真不敢收这么几个小弟,他知道郑平山的想法,就是想拖住郑伟,不让他喝了酒之后去飙车,所以他笑着说,“你们今天都喝了酒吧,要么咱们别去飙车了?”

    果然,余鄂这话说到了郑平山的心坎里了。

    “就凭你?”唯一没说话的孩子不干了,他的话实际上也代表着几个男孩子的意见,“我们飙不飙车,关你什么事情?”

    “是啊,喝酒了不飙车,不飙车……”郑平山朝余鄂感激的笑了笑,“我们不去飙车,到里面继续喝酒也行,喝酒也行……”

    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为了不让孩子去飙车,居然允许孩子喝酒。

    而且老子还陪着儿子一起喝酒:“叔叔我陪你们一起喝,一起喝……”

    “小力,你别闹。”这时候余鄂才发现,那画着烟熏妆的伪娘孩子,居然是这几个孩子的头,他说话之后黄毛和吊鼻圈虽然也都不服气,但却都没再继续说话了,“上次小伟那虎威套装,就是老大帮忙弄的,你要是叽叽歪歪,老大不给咱们搞装备了,到时候老子我吃了你!”

    电话一直没人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