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章 谜一般的男子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46本章字数:2085字

    余鄂有些无奈,伪娘急得都要哭了。

    倒是黄毛和吊鼻圈这时候开始活跃起来了。

    “我就说了吧,王哥都搞不定,你能搞定!”黄毛发动车子前朝余鄂嘲笑着说,“你是不是打了10000号了?美女的声音很动听吧,有没有想啥龌蹉的事情啊……”

    余鄂看着这小子,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小子,上车吧。”让发动机轰鸣响起,又斜眼看了看余鄂,挑衅的猛踩油门,直到大家都捂住了耳朵,他这才哈哈笑着放开油门,朝穿着正常的那孩子说,“我们去中山广场,在铜像下钻我裤裆去!”

    “伟哥,走了!”吊鼻圈似乎是懒得说话,朝着余鄂伸出手指摇了摇,然后懒洋洋的发动车子,往前走了十来米,然后朝郑伟说,“再不去就要迟到了。”

    余鄂被这两小子的无视给气坏了,原本也只是试试看,能帮郑伟就帮郑伟弄一套装备,现在倒变成了这样,他拿起电话再次拨打电话,依然无人接听。

    “余哥……”郑伟满脸失望的看着余鄂。

    “先别急吧,我朋友可能在忙。”余鄂也是个不认输的主,看着旁边一个神态怡然正在看短信的男子,估摸着可能是黄毛和吊圈嘴里的王哥,也就不动声色继续打电话,但他还是留了一手,假装无奈的朝郑伟和郑平山笑了笑说,“要么明天我给你回音,我们现在先回去玩别的游戏?”

    死党没接电话,余鄂心里的底气还真不足了。不过他一向相信他那个死党,这个鸟人别的能耐没有,但在搞游戏方面绝对是个人才,有很强大的资源,在电脑网络游戏这方面,很少有问题能难得住他。

    “切,你算老几。”黄毛还是这句话,将衣服往车上一甩,很是不高兴的朝伪娘说,“有啥好玩的,不去,耽误老子的时间。”

    “伟少,我们再等一会吧。”余鄂看了看电话,朝郑伟和伪娘说,“大家都有自己的事情,我朋友不接我电话也正常。”

    “哼哼……”小力不高兴的哼哼着。

    “比如你们在玩游戏的时候,是不是也不会接别人的电话?”余鄂苦笑着解释,早知道这个样子,他才懒得出来打招呼了,现在这个样子让他上也不是,下也不是真是烦人,“我那朋友现在可能正忙着呢,你要相信我就再等等……”

    余鄂之所以走上前来和郑伟打招呼,就是想要买个面子给郑平山。

    自己有一定的渠道,可以弄到郑伟所要的游戏装备。如果能弄到,自然什么问题都解决了。即使自己不能搞到游戏装备,如果能阻止郑伟去飙车,那自然也达到了郑平山的目的,他肯定会买自己这个人情。

    “好吧……”如果能搞到虹魔套装,郑伟才懒得去飙车,想起上次余鄂帮自己弄到那套虎威套装,他看了看发动车子往前走了几十米的黄毛和吊鼻圈说,“你们也等等吧,说不定就能搞到呢……”

    “我们才懒得等呢!”黄毛朝郑伟说,“我们想了这么多办法都搞不到,王哥还给游戏公司的老总打了电话呢,就凭这鸟人,能搞到装备才怪了!”

    黄毛说完,兰博基尼一阵轰鸣跑远了。

    吊鼻圈朝余鄂竖了个中指,也轰隆隆的一溜烟不见了。

    “余科长,您别见怪。”郑平山是个非常圆滑周到的人,虽然他并不觉得余鄂能帮上忙,但余鄂主动出面招呼郑伟,他还是很感激余鄂,这会儿见余鄂被黄毛和吊鼻圈羞辱,他连忙跑过来道歉说,“这几个孩子啊,都被我们宠坏了,您多担待点。”

    “余先生,真不好意思。”一直在旁边帮郑平山劝说众人的男子,也笑着过来和余鄂招呼,“我是会所客服部经理王宣,很高兴认识您。”

    果然是黄毛嘴里的那位王哥,难怪看自己的眼神有些不一样。估摸着是因为自己无意中说要帮郑伟弄装备,让他的小心脏受到了伤害吧。不过这个男人总体来说还算可以,除了刚开始看余鄂的眼神有些不信任外,后来就都一直不卑不亢,也没有失礼的地方。所以余鄂还是很客气的伸出手,和王宣很热情的握手,然后两人都看着绝尘而去的两辆车子,一起无奈的叹息着摇头。

    王宣既然能在这里当客服部经理,自然是个玲珑八面的人。

    他自然知道郑平山亲自来会所,不惜当着众人的面,和孩子吵闹的初衷。所以他一边看着两辆车子远去,连忙一边朝郑伟提议说:“小伟,外面有点冷,要么我们先到里面去等,这样等下余先生朋友回了电话,也能接到……”

    既然那两个孩子拦不住,那这里几个孩子能拦住一个是一个,事后这几个孩子的家人,都会承他的情。

    在郑伟等人犹豫事,王宣还掏出电话,给黄毛和吊鼻圈的父母打了过去,好歹也尽人事,给他们家父母提个醒。

    打完电话,王宣看着还在打电话的余鄂,眼神又有些迷茫了。

    就在余鄂再三给朋友打电话的那会,王宣已经从晓梅那里,了解到了点余鄂进入会所的情况。而且还通过内部通讯系统,要求客服部的同事马上查询,了解余鄂和嫣然使用会员卡的情况。

    当然了,两人其他的背景身份信息,自然也在必查之列。

    刚才当客服部同事通过耳机,将查到的信息反馈过来后,王宣很迷糊。

    这个余鄂,完全和自己预想的不一样。

    “就这样?”看着余鄂不慌不忙的打电话,王宣背着众人,低声通过内部对讲机,询问客服部那头的同事,第一次用这种怀疑的反问,甚至都惹得同事有点不高兴了,“有没搞错?你们没搞错吧?”

    “没有,就这么简单。”对方的回答让王宣傻眼了,“王经理,不相信的话,你可以自己查!”

    “就这样,不太可能啊?”王宣真的有些不相信,但他不是不相信同事了解的情况,而是不相信余鄂就这么简单,这么简单又能来这里的人,绝对是一个大不简单的人物。

    这一刻,王宣那有些略带忧郁的眼神里,余鄂变成了谜一般的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