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章 没必要知道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46本章字数:2159字

    余鄂感觉到了王宣的敌意。

    但他并不知道王宣为什么对自己有敌意。感觉到了这种敌意后,余鄂低头想了想原因,略微分析了自己和王宣的交集后,余鄂觉得应该是搞游戏装备的事情,让这个王经理对他有了敌意。

    余鄂的想法算对,其实也不对。

    或者说,引起王宣敌意的,确实因为游戏套装的事情。

    按照余鄂的处世原则,他真要知道王宣他们想尽办法,都没能弄到装备的话,那他绝对不会当着王宣的面,提帮郑伟他们搞游戏装备的事情。

    余鄂是一个要脸面的人,同样他也是一个很给人家脸面的人。

    对于这种当着人家的面,直接打人家脸的事情,余鄂还是不太做得出来。

    当然了,这也是因为余鄂第一次来会所的缘故。

    如果他经常来这里,或者说和郑伟他们更熟悉一些的话,自然就会知道,只要是弄不到游戏装备,郑伟他们就会第一时间,向会所求助请求帮忙。

    而且到目前为止,会所基本能做到有求必应。

    或者说吧,不仅仅是游戏装备。

    而是对于会员来说,只要是你想要的东西,都可以请会所帮忙。当然,代价是你要付钱,而且这个价钱还不便宜。但一般这里的会员,对钱并不是很敏感。他们在乎的是所要的东西,以及东西能第一时间送到自己手里。

    对于会员的要求,会所都会在不违法的条件下,想尽一切办法搞到,并按要求的时间,送到会员指定的地点。哪怕要的只是一瓶矿泉水,但要在凌晨12点送到大西北的沙漠,会所也一定会搞定,妥妥的将水送到指定地点指定人的手里。

    “没有会所做不到的事情,只有你想不到的事情。”这是一直以来,流传在会员中的传说,也正是因为这个传说,让会所越来越神秘。刚开始有些人不相信这个说法,就会有意试探会所是不是这么神奇,比如去京城的时候,就提出希望会所帮忙,他想在京城见见某某级别的领导。

    而这个级别的领导,要见着那绝对不是一件容易事。但当那些人办成了一件又一件的事情,见着了一个又一个想要见,但一直见不着的人后,就没人再怀疑会所的能耐。

    反而是申请成为会员的有钱人越来越多了,多到会所不得不设置更高的门槛,要不然会所的会员会出现大幅的膨胀。

    从王宣这个客户经理的角度来说,那就是只要是会员提出的要求,会所就一定要满足。可现在就是这样一样小事,会所居然无法满足几个孩子,这让王宣感觉有些羞愧,也感觉压力很大。

    王宣这种反应和这种想法,也是每个身处其位时,必有的本能想法,换了任何一个人,哪怕是余鄂自己,也会有这样子反应和想法。

    虽然心里有了这种不舒服,但是职业素养要求王宣不能随意说话,随意做出不适宜的事情,所以他没有像黄毛们一样,在语言上或者是行动上,来挑逗和嘲笑余鄂。

    但王宣下意识的开始关注余鄂,或者说这也是王宣表示自己不舒服的方式。

    王宣的关注方式,和别人关注一个人不同。余鄂如果关注一个人,就会或明或暗的仔细观察他,寻找了解他情况的机会多了解,如果有可能和他交流的话,余鄂会抓住机会和他进行深入的交流。

    王宣的关注方式,就是利用会所的资源,让自己客服部的同事,对余鄂进行背景调查。他以客服部经理的名义,在刚才找信息部门了解基本情况的基础上,指令两个同事迅速把余鄂的情况,调查了个底朝天然后再向他通报。

    正是因为这个关注,才让王宣开始怀疑余鄂。

    或者说,余鄂能从这种怀疑,感觉到一种敌意。

    客服部陆陆续续将余鄂的情况告诉王宣,刚才又有新消息传来,持卡人确实将卡借出去了。而且持卡人让会所放心,有人拿这张卡在会所消费,无论消费多少金额,他都认账签字。

    同样,持卡人还告诉会所,让会所对拿这张卡来消费的人,开放这张卡能去的任何地方和任何权限,不用为他考虑钱和其他的问题,只要按来消费的客人说了做,那就一切都OK。

    持卡人唯一的要求,就是要让来消费的人开心,让来消费的人满意!

    这话让王宣吃了一惊。

    那就说明借用这张卡的人,对持卡人来说非常非常的重要。

    能让这种持卡人非常重视的人,无论是商界还是政界,绝对都应该是响当当的人物才是。可现在用这张卡的人,只是一个小小的副科级街道办主任,而且王宣推测的三种情况,在余鄂身上都不存在。

    所以王宣下意识反应,借这张卡的人绝对不是余鄂。

    因为这个判断,王宣找机会给持卡人打了个电话,想进一步了解有关情况。

    可持卡人不愿意多说,只说前两天是有位男人找他借了卡,说要在会所用几天,到时候客人会将会员卡直接放在房间里。

    至于这个借卡的人是谁,是不是借卡的人要用卡,持卡人根本不愿意透露。

    同时,持卡人再次交代王宣,无论使用这卡的客人是谁,哪怕是一个乞丐,在会所消费了多少费用,都没有任何问题。

    王宣询忍不住还想寻问借卡人的情况时,持卡人表示借卡人身份敏感,不方便透露任何信息。同时,持卡人还一半算是友善提醒,一半也算是警告着说:“虽然会所的章程规定,你们有权了解所有客人的情况,但我觉得有些事情没必要弄这么清楚,反正所有事情有我承担。”

    持卡人的话,让王宣非常的不舒服。

    虽然这个持卡人来头很大,但他刚通过额外的渠道,了解过了余鄂和持卡人可能存在的交集。王宣分析这所有的信息,他实在是找不到,余鄂与持卡人的关联,同样他也弄不明白,如果只是余鄂在这里消费,持卡人为什么要那样说。

    结合余鄂现在的身份,王宣他飞快的整理着脑中的信息,希望能找到一个说服自己的理由。但他脑子乱了,他找不出余鄂能借到那张卡的理由。

    所以王宣开始怀疑,怀疑余鄂这卡的来路问题。

    “你没必要知道!”持卡人这话,让王宣很是不开心。同样,这种情况是会所成立以来第一次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