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章 你怎么知道?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46本章字数:2173字

    一边和余鄂说着话,王宣一边再次捋捋自己脑中的信息。

    还是没什么特别的地方。

    这个小子绝对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如果没有弄游戏装备这件事情,对于余鄂这种情况,王宣绝对不会太在乎。

    因为会所里各种各样的人都有,比如那些经常来蹭饭或吃软饭的会议搭子、聚会达人,王宣是见多了不怪,只要这些人不闹事情,吃吃喝喝玩玩都无所谓,反正他们消费了后有人签单,会所从不担心有人吃霸王餐,也从没人敢来这里吃霸王餐。

    “会不会是那个女孩子?”客服部同事感觉到了王宣的怀疑,她在耳机里和王宣探讨,但这话说出口之后,她自己也觉得不可能,“不过那女孩子已经走了……”

    信息反馈显示余鄂和他带来的女孩,都是第一次来这里。会所的系统里,没查到余鄂和嫣然的任何信息。

    当然了,会所虽然神通广大,但也不是天上的神仙,不可能像天庭的神仙一样,掐指一算就能查出某个人的底细。对于一些没有任何信息记录,或者是持有假身份证件的人来说,会所也会查不到这些人的情况。

    特别由客人带进来的美女,很多情况下查不到她们的信息,因为这些人除了一个身份证号码外,本身就没有其他什么有用的信息。甚至于,她们持有的身份证都有问题,有的使用的是假身份证,有的使用的是借用她人的身份证。

    不过对于这些人来说,什么身份都无所谓,她们只不过是会所的过客。会所也不会花资源,去查她们的身份信息,更不会在乎她们的身份信息。

    正是因为这个固定的思维,对于余鄂和嫣然两人,在没有嫣然任何信息的情况下,王宣他们自动将嫣然认定为会所根本不在乎的女子。

    同样,根据会所的众多惯例,王宣认为是余鄂带嫣然来这里开眼界。

    恰恰忽略了真正的事实。

    当然了,在会所也会有女子带男子,到会所来过夜的情况。

    只是在这里,带男子来过夜的女人,都是女强人。

    但根据客服部同事反馈的情况来看,嫣然十七八岁的样子,完完全全是一副学生妹的模样,说不定还是哪个技校的学生。而且昨天晚上,在进门刷会员卡时,是余鄂递给门卫保安,那个女孩已经醉得一塌糊涂,似乎完全没有了知觉一般。

    来这里的女人,基本上只有三种可能。

    一种是自己家里很好,一种是自己很强,还有一种是被男人带进来。

    但来这里的男人,那真是五花八门,有权有钱、有家世有资源的这四种人,自然是最受欢迎的人,但也会有很多有意思的男人,比如厚着脸皮蹭进来的,比如碘着脸找人借卡进来的,甚至还有偷人家卡进来的……

    这小子,会不会是偷人家的卡进来……

    王宣脑子中突然冒出这个想法。

    要真是这样的话,要不要揭破这家伙,要不要向持卡人报告这事情?

    在王宣权衡利弊的时候,余鄂感觉到王宣的敌意更浓了。因为感觉到了王宣眼里的敌意,余鄂决定改变自己会见朱光明的策略,但王宣却似乎黏上了余鄂,要跟着余鄂到门口去接朱光明。

    “晓梅,你再给保安部打个电话,就说这次迎接客人,级别升级到三级。”王宣想了想余鄂刚才的话,觉得余鄂约人到这里,很有可能是要借会所装逼,他到底是在这里耳闻目染,是装逼中的战斗B,在得知余鄂让晓梅关照了门卫后,马上转头和晓梅说,“最高级别,接待余先生的客人!”

    晓梅看了看余鄂,眼神中颇有些担心。

    她也明显能感觉到,自己的经理王宣,似乎对这个余鄂有些,有些……

    晓梅不知道用什么词来形容,反正她觉得王宣似乎不安好心,所以她在王宣说完后,又偷偷看了看余鄂,见余鄂并未说什么,这才掏出对讲机,和安保部进行联络。

    余鄂朝王宣笑了笑,他感觉这王宣也不是好鸟。但他真的不可能想到,王宣会对他下这样的定性。王宣决定跟着余鄂去接人,要看看他到底想干什么,一旦有什么事情要不要揭穿这小子。

    “余先生,您还是帮小伟联系虹魔套装的事情。”王宣既然决定盯着余鄂,毕竟余鄂这是第一次来会所,正是因为持卡人的那些话,让他决定要彻底搞明白,余鄂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会不会危害到会所,下定决心之后他迅速找到了介入的方法,“我和小伟他们去帮您接人,这样您也显得更有面子。”

    “没事,放心好了,我这朋友和我关系很铁,我打电话过去他现在没接,等下空了绝对会回电话过来。”在余鄂看来,王宣这个时候提游戏装备,要去帮自己接朱光明,那是在使激将法,想要最后给自己难看,但他想到朱光明的事情,还是摇了摇头看了看表说,“外面那个朋友,我可得亲自去接,王总和郑总平时打交道的,都是大老板大领导,有些时候啊……”

    余鄂感觉到王宣这样做怀有目的,所以他不想王宣跟着自己。毕竟他只是利用会所在装逼,他担心有王宣在会坏事。

    “您好,请您出示证件。”在余鄂极度想摆脱王宣的时候,朱光明刚到会所大门口,车还没怎么停好后,保安就很有礼貌的走了过来,非常客气的提醒他和随行人员。

    要是换在别的酒店,朱光明早就一巴掌甩了过去,但他听说这里很有能量,略一犹豫就将自己的证件递了过去。

    “请您稍等。”保安接过两人的证件后,相互对视了一眼,似乎是确认了什么后,这才开始仔细的盘问起来。

    平时横贯了的朱光明,被保安翻来覆去问了几个问题后,都有些被保安“友好”的有些不耐烦了。

    “先生,您是不是……”或许是看着朱光明有些不耐烦,保安在通过电话确认了两人证件的真伪后,随口询问了两个非常专业的问题,这个问题让朱光明愣了愣,不知道怎么回答。

    “是啊,你怎么知道?”朱光明突然有些毛骨悚然起来,这两件事情这个地方是怎么知道的,他甚至都可以保证,在东州知道他这件事情的人,绝对不会超过十个,为什么偏偏这里会知道呢?

    “你怎么知道?”朱光明又下意识的,非常警惕的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