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章 得想办法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46本章字数:2069字

    看着外面的王宣,余鄂已经无心和朱光明说话了,他现在最希望两个人,都能早点离开这里。

    “谢谢余主任,老朱我就一粗人,说实话我们所里人手少,事情太多点,有些工作没做到位。”余鄂还没说感谢的话,朱光明倒是先说了,他打着哈哈笑了起来,很是诚恳的握着余鄂的手说,“对街道的工作也不够支持,特别是对余主任的工作没有尽力尽力的支持,这是我老哥的不是,余主任别见怪……”

    “朱所,你这就客套了。”余鄂用力拍了拍朱光明的手臂,打着哈哈给两人发了香烟,没有推辞让朱光明帮自己的点上,深深的吸了一口后意味深长的说,“朱所今天来,就是对街道,就是对我最大的支持啊!”

    余鄂话虽然这样说,但最后那个“我”字却说得特别重。

    “以前是老哥我的不对。”朱光明在脑子迅速转动,对整个情况进行了简要的评估后,他拍着胸脯和余鄂说,“这事情这么办,兄弟你看行不?”

    既然朱光明都拍着胸脯说了这样的话,再说其他的事情就没太多意思了,余鄂只是表示理解的笑了笑。虽然朱光明话很多,但余鄂很想尽早结束两人的会晤。

    刚才李书记如神般天降,帮自己背书装逼,他还真怕话多了露出马脚来。特别是王宣等人还在外面等着,他真有些担心装逼装过头了,更担心王宣这小子坏自己的事。

    朱光明却不这么想,刚才余鄂不带他进去,他有些低看余鄂。现在因为那辆破车的出现,朱光明算是将余鄂提高了一个等级,所以他才让林辉放了老韩。

    但这还不足以确保,在老韩的事情就这样结束了。

    因为朱光明现在投桃了,可余鄂还没报之以李呢。

    以朱光明这种不见兔子不撒鹰的性格,他自然在等余鄂带他进里面,或者是给他一个实实在在的承诺,而不是泛泛而谈的下次再请他来喝茶吃饭。在和余鄂聊天的时候,他也在琢磨着余鄂到底能否帮他。

    因为政协老王的事情,朱光明对东湖会所进行了仔细了解,在他得到的信息里,能进东湖会所的人,都不是简单的人,或者可以说是非富即贵。

    东湖会所实行会员卡制度。

    要想成为东湖会所的会员,除每年要缴纳88万会费外,会所还会对申请入会的人进行严格的审核。

    首先,是申请人的资产。虽然没有明文的规定,但基本上是要求申请人的净资产,要在10亿元以上,否则初审这一关都过不了。

    其次,会所对申请人的资产来源,要求必须正当合法。如果发现申请人的资产来路不明,甚至申请人本人或公司有违法污点,那就算你身家百亿也不能入会。

    第三,申请人要想成为会员,还必须需要至少三名有名望的人联名保荐。实际上,经过最近几年的发展,江南地区几个省市,有实力有名望的企业家,基本上都成为了东湖会所的会员。

    也就是说,你想要成为这里的会员,你除了有钱外,还得有不错的人脉,还得比较会做人。否则大家都不和你玩,那你也别想混进来坏了大家的心情。

    虽然持有会员卡的人肯定是非富即贵,但这些非富即贵的人,也是娘生爷养,身边一样会有不少随同。

    余鄂是体制内的人,他即使有钱也不可能办一张会员卡。

    而以他目前的地位,还远远谈不上什么权贵。

    那么他能进来这里,最有可能的情况,就是作为随同,是跟在某位大老板身边进来玩耍,为老板服务献殷勤。

    特别是余鄂在电话里,多次提到老板在这里。

    朱光明就自动补脑,认为余鄂和某些大领导关系好,领导来这里也带上了他。从余鄂刚才的话来看,似乎这位领导,和余鄂关系还比较亲密,就是不知道这位领导是谁。

    余鄂不但能感觉的出朱光明的意图,而且朱光明也开玩笑说过,要么余主任带我进去开开眼界。当时余鄂还真想豁出去了,但他好几次回头往门口看去,都看到王宣这鸟人站在那里,拿着电话不停的联系什么人。

    “本来可以请朱所长和小林去里面喝一杯,可惜今天还有事情。”,有王宣这个定时炸弹在,余鄂不敢造次带朱光明进去,两人闲聊了几分钟,余鄂决定尽快结束一次会晤,他就拿出手机看了看,朝朱所长说,“老板还在等着我,等以后有机会我再请两位,到里面好好玩上一晚,这样也更尽兴一些……”

    “你看,这帮小孩还抓牢我,要我帮他们弄游戏装备,十多万一套啊,这下家伙真是败家。”余鄂继续开着玩笑,指着站在门外车旁的那些人说,“这会儿我出来见你们,还当我是逃犯一般呢,小孩子是没啥,可他们背后的人,我还真不好……”

    “游戏装备……”朱光明只感觉牙疼,他并不知道游戏装备是什么东西,但电脑游戏他多少知道一点,毕竟他女儿也玩过电脑游戏,但玩个游戏而已,用的着开这么多豪车,这是来装逼的吗?

    虽然余鄂都明里暗里下了几次逐客令,但朱光明就是装糊涂,继续喝着会客室的咖啡,不咸不淡的和余鄂聊着。要余鄂真有关系,他绝对起身就走,因为那样根本不怕得罪朱光明。同样,如果他真正是光明正大跟着领导进来,或者是借人家的卡进来会所,他也不会担心王宣会捣乱。

    但问题是,这两种情况都不存在,余鄂同志好不容易营造了这样一次机会,他自然不想就这样无疾而终。

    两人这种态度,让余鄂大为光火,同时也觉得压力很大。

    他真的开始担心,这两个人见面了之后,会不会擦出点啥火花,会不会让自己难看,会不会揭穿自己装逼的本来面目。

    余鄂有点后悔,早上的时候怎么不问问嫣然,到底是怎么一个情况,她怎么会有这样的会员卡,如果知道了她得到这卡的底细,余鄂也就不会这么慌……

    不行,得想办法赶紧解决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