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1章哭泣的女下属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47本章字数:2063字

    东湖主题餐厅这个装逼的小资圣地,让朱光明对余鄂真正刮目相看起来。

    朱光明在基层派出所,从普通民警干到副指导员、副所长、所长,自然是被磨练得精明无比,自家的账本翻得啪啦啪啦响,任何时候的账都算得只赚不亏。

    要是换在以前,朱光明也不会这么着急。像余鄂这种能进出东湖会所的人,无论是靠自己本事进去享受,还是厚着脸皮跟别人去混吃混喝,朱光明都会觉得有本事,都会敬他三分五分。

    但这次他之所以再三试探余鄂,赖在会所门口不走,想要余鄂带他进去,甚至告别的时候还语带威胁。这样做其实有可能得罪余鄂,但朱光明不得不这样做,现实原因摆在那里,他不得不尽快确定余鄂到底有没能耐,因为时间是在是太紧急。

    根据他获得的消息,这次陵城区区委书记和区长并不调整,所以根据两位老大的计划,在区政协老王任区委常委、公安局长后,就会对政法系统的人事进行酝酿,年前要完成提拔各项准备工作,比如提名、考察等各项工作,年后2月份两会后就都要正式到任。

    这两天老王就可能马上到任,按照这个时间节点,如果朱光明想要进区局班子的话,剩下给他活动的时间不多了,他必须抓住每一个机会,抓住任何一点时间才行。

    所以他要尽快试探余鄂的底细,如果余鄂真的有关系,那他会想尽办法拉近两人的关系,如果余鄂没真材实料,他自然就不用在这里浪费时间。同时,对于老韩这个事情,那个让他帮忙的人,出价还是很高的,朱光明也不想轻易放弃那份到了手的利益,因为那份利益对帮助自己再进一步,多少还是有些用处。

    当余鄂主动帮他安排主题餐厅的位子,帮他解决了女儿和老婆通牒的这个大问题后,他觉得自己对余鄂的认识又深入了一层。

    朱光明在基层和生意人打过很多交道,他知道帮精明的生意人,绝对不会浪费他们有限的资源,去讨好一个没多少作用的跟随人员。

    这一年来,朱光明找了不少人帮忙,想拿一个东湖主题餐厅的号子。但他找了不少自认为有本事的人,都没能帮他拿到这个预定号。特别是他还找过某位大富豪,对方虽然嘴里答应,但一直拖了半年,也没能给他办好。

    实际上,那位大富豪要办这件事情,还真是一句话而已,只是这位大富豪最近遇着了点麻烦,一转身就将朱光明的话给忘记了。

    而余鄂一句话,不但帮自己办妥了这事情,而且还满足了林辉的心愿。所以朱光明认为,至少在持卡老板眼里,余鄂绝对不是“老板”身边,那种蹭露脸的一般随同人员,而是某些领导比较亲密的人。

    有了这样的推断,朱光明这才真正下定决心交好余鄂。

    因为他现在觉得,只要余鄂愿意,肯定能找到带他进入会所,并帮他找到合适的渠道。所以他决定必须要交好余鄂,还要尽量利用余鄂的关系,找到牵线搭桥的突破口。

    “各有各的苦衷啊……”朱光明也认同余鄂向他暗示的情况,那就是余鄂确实上面有人,但在下面毕竟根基不深,而上面领导又不希望他们的关系,公之于众让大家知道。

    朱光明认为,这也是余鄂在四季红街道,饱受马明元的欺负,但他又暂时还没太多还手之力的原因。他认为,余鄂这样的情况绝对是在找同盟军,而且余鄂也绝对需要自己这个同盟军。朱光明甚至还觉得,说不定今天余鄂在东湖会所,就是稳坐钓鱼台,在等自己上钩呢。

    话说在朱光明主观的按照余鄂的思路,进行相关逻辑推测时,余鄂正坐着会所的车,从市区去四季红的路上,身体抽空加上精神紧张了半天,一上车余鄂就睡着了,等他醒来时车已经到了街道办门口。

    进了街道的办公楼后,发现办公楼静悄悄的,他也没惊动任何人,慢慢的回到自己办公室,拿起茶杯倒了一杯茶,抬头看墙上的钟时,发现已经是四点多了。

    “主任,老韩回来了,又去了社区……”刚刚将门打开还没坐定,社会事务科副科长郝丽就急匆匆过来汇报工作。虽然老韩安全的回来了,但郝丽还是有些担心,这事情是不是已经彻底解决了。

    “恩,没事了,让他安心工作吧……”余鄂看了看桌上的文件,拿过要自己签字的一些东西,一边初略的看一眼,一遍和郝丽聊这件事情的有关情况。

    “朱所那里,我已经打好招呼了。”虽然现在的郝丽,也是自己的贴心下属,但有些事情余鄂无法和下属解释,也只得这样含糊的说上一声,“我这些文件,你都帮我看过吧?”

    “那就好,那就好……”得知是余鄂和朱光明打了招呼后,郝丽这才放心了,“都看过了,你只管签字就行,有问题的我都退回去了。”

    余鄂几乎将郝丽当办公室主任用,自己所有要签字的东西,都让她先过目一遍,免得自己吃亏签错了字,这种情况在他前任手上,可是发生过不止一次。

    处理完手里的文件后,两人又围绕“创示范”工作,商量了一些对策了,郝丽这才站起身来,要离开余鄂办公室回她自己那边。

    “呜呜呜,呜呜呜……”刚和郝丽说完话,她人还没出办公室,残联工作人员小范捂着嘴,眼泪刷刷双流的走进余鄂办公室,嘴里呜呜的哭着,拿着一叠发票嗯嗯只顾哭说不出话来。

    “啊呀,小范你怎么啦?”小范一进余鄂办公室,张开嘴就要大声哭,余鄂连忙张嘴先发声阻止她的哭声,“有事情先说,这么大的人了还哭脸,有点羞羞啊,郝丽你说是不是……”

    郝丽背对着门,还没发现小范进来,虽然听着呜呜呜的声音有些惊讶,但她在考虑自己的事情,所以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听到余鄂提醒的话语后,她连忙转过身来看哭成泪人的小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