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4章委屈吗?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47本章字数:2160字

    按照国家“创示范”办这个要求,也就是说所有的评比工作,都必须在农历过年前完成。现在已经是阳历12月份了,离农历过年还只有不到两个月的时间,省里绝对会在12月前完成第一阶段考评,留给余鄂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但现在摆在余鄂面前最大的困难,就是最基础的目标没完成——残疾人就业率达标没有达到区里的要求。整个“创示范”工作,对于四季红这种老工业企业多的街道来说,最大的难题还在于残疾人就业。

    如果按照国家“创示范”办的要求,四季红街道的就业率早已经达标了。但按照区里的要求,四季红街道还需要安排80来个残疾人就业岗位。

    当然了,如果只是应付评比,为达标而达标,那这80来个人很容易安排。

    但余鄂却不这样想,他既想对付评比,又想能以评比为契机,真正为残疾人朋友们找到一份长久的工作。在余鄂认为,只有真正让他们安心的工作,那才是真正的达标。同样,也只有这样一个契机,才能让更多的残疾人找到工作,才能让某些特定的残疾人真正找到工作。

    原本按年初的计划,四季红的“创示范”工作早达标了。

    但有时候计划不如变化快。

    原本“创示范”工作,是陵城区的老大难。所以四季红街道领导班子,一直以来都没人愿意管这摊子事,这才众望所归的落到了余鄂的头上,他们其实就是欺负余鄂这新任副主任。

    但今年9月份,“创示范”这件工作,因区里换了分管这项工作的领导,事情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也给余鄂带来了意想不到的麻烦……

    俗话说:老大难老大难,老大重视了就不难。

    这句话在陵城区“创示范”这件工作上,那是得到了最标准的阐释。

    一直以来,区里的“创示范”工作,由排名最末的副区长分管。所以这项工作大家都很重视都很用心,大家也都在想办法抓、努力抓,但实际上工作推进并不尽人意,甚至有时候工作布置下去表面上很重视,但实际上无人搭理无人推进。

    这其中的缘由很简单、也很现实。所有的上上下下,所有的下下上上,大家都心照不宣的重视,也心照不宣的该忽悠的忽悠,该拖拉的继续拖拉,只要面子上过的去就行了。

    其中因为“创示范”工作推进很缓慢,四季红等几家单位的领导,还被分管副区长在会上点名批评过。不过批评归批评,重视也依然重视,但工作推进还是那个样子,甚至李松在开完会回街道后,都没和余鄂提被副区长批评这件事情。

    今年9月份,区委书记不知是那根筋发热,居然从排名最末的副区长手里,接过“创示范”这事情,开始亲自动手抓这项工作。书记除了要求各街道每周报上相关报表外,还定期召开工作协调会,在会上当场拍板解决困难。

    同样,因为书记亲自抓,原本年初定下只要获得评比前10名,进入“创示范”大名单就行了的目标,也被书记调整为进入前三名,拿到“创示范”工作先进单位奖牌。这样一来,所有指标都至少提高30%,这对于各街道来说,压力一下子就增加了好几倍。

    一件工作重不重要,有时候和这件工作本身没有太多关系,但和负责这件工作的领导,有着直接不可分割的关系。同样是“创示范”这件工作,排名最末的民主党派副区长主抓时,工作虽然说也是很重要,但是真的很难抓出效果来,哪怕最简单的任务也很难完成,每次四季红街道班子会议讨论时,“创示范”工作总排在最后一个议题。

    自从区委书记亲自抓后,“创示范”工作就成了第一个议题,而且决定了的事情大家都不用余鄂催,无论涉及到谁都是第一个赶紧去执行。因为在区里每周的例会上,区委书记会点评各个单位工作推进情况。特别是在今年国庆放假后的第一天,区里某两个单位的领导,就是因为“创示范”工作推进不得力,从非常重要的岗位调整到次要岗位。

    被调整的两人中,其中一个是区建设局局长。这么一个权高位重的局长,居然就是因为没有落实“创示范”工作的某一件事,在被书记当着大家的面狠狠的批评了一番后,然后又被当做杀鸡给猴看的鸡,免去了他建设局局长职务,将他调整到科协去当党组书记,而且连个科委主任都不是。

    对于四季红街道来说,对于余鄂来说,虽然书记重视办事确实顺畅了。但也也正是因为区委书记重视,给他带来了更多无法说明的麻烦和困难,搞得余鄂欲仙欲死……

    因为一把手重视,全区上下自然也都重视起来。所以这件工作,今年是铁定了能抓出成绩来。眼看着要最后收官了,四季红街道八成能获得表彰时,有些人开始眼红起了。

    自然而然,从国庆节后开始,余鄂和残联工作人员脚下,大大小小的绊子和障碍,也就开始陆陆续续的多了起来。

    这也就是有人出手,大价钱请朱光明出马的重要原因之一。

    “余主任,我们明天不去建成厂了吧?”在余鄂沉思时,郝丽弱弱的问。

    郝丽今天已经被气得肺都要炸了,首先是老韩在余鄂不在的情况下,被派出所民警带走的事情,她当时差点和民警干了起来,好在被老韩自己劝住了。

    更让郝丽憋着一肚子气的是,财务科李通居然也敢这样做。

    “你们吃饭了吗?”余鄂看了看郝丽,知道郝丽说这话的意思,正想说点什么时,突然肚子咕嘟嘟嘟响了起来,一看手表已经八点了,估摸着这两人也没吃晚饭,“我们出去吃点东西,边吃边聊吧。”

    提起去厂家拜访的事情,三人心情都有点沉重,出去吃饭的路上都没怎么说话,直奔街道对面的老丁鱼馆而去。

    “郝丽,明天一定去!”看着老丁鱼馆门外排队等吃饭的食客,余鄂突然朝郝丽说,“哪怕是三顾茅庐,我也得当面和几个老板谈谈……”

    “主任,这也太委屈你了吧……”郝丽心有不甘的说。

    “有啥委屈?”余鄂指着老丁鱼馆的招牌说,“你看看忙得乐呵呵傻笑的老丁,你会觉得委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