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9章不一定啊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47本章字数:2033字

    朱光明想着自己的事情,林辉躲在后面,拿着电话忙碌去了。

    在四季红街道余鄂的办公室里,吃完老丁特制的鱼汤面后,余鄂几个正在商量工作,虽然更加坚定了要做好“创示范”这项工作的决心,但要如何落实具体工作还是要再仔细商量。

    是依然按原来的计划行事,实打实的来推进呢?还是一颗红心两手准备,在考评时用特殊的方法,将这批人的事情糊弄过去,等应付了检查之后再说。

    “双管齐下吧。”余鄂虽然有时候有点理想主义,但他还是能认清楚现实,他转头问老韩,“第二计划你那边没问题吧?”

    “郝丽,还差多少?”在老韩确认第二计划没问题后,余鄂朝着郝丽问,“还能不能从别的地方,挖点潜力什么的?”

    “余主任,这七八家公司,能提供的岗位加起来超过八十个。”郝丽无奈的摇了摇头,其他地方能挖的潜力,三人早已经挖得精光了,还是决定明天早继续去拜访那几家公司的老板吧,在他们手里完全能解决问题,“从最初的沟通来看,这些老板们其实……”

    余鄂知道郝丽这话中的意思。

    如果没有那人从中作梗,这些老板虽然心里不太情愿,只怕此时也都签了协议,安排那些符合条件的人上班去了。即使安排不了七十多个人,但也绝对能安排四五十个,那事情的大问题就解决了。

    剩十几二十个人,余鄂完全有办法解决,还有几个残疾人想要创业,他们那里完全可以先安排一些人。即使创业不需要这么多人,也可以等检查评比完后,在想办法将这批人转移安排。

    “今天先到这里吧。”余鄂看了看手表,已经晚上十点多了,吩咐老韩送郝丽回家,自己开始琢磨怎么整李通,以及怎么在震惊震惊朱光明。

    就在余鄂的思绪也飞到了朱光明身上时,朱光明和林辉他们两家五口人,正在东湖公园心满意足的闲逛。余鄂自己完全没去想,自己费心费力想怎么整李通,朱光明却已经安排人在办了。

    “接电话啦,接电话啦……”刚想起朱光明,他的电话就进来了。

    “余主任,真是谢谢你了。”听林辉反馈,那边李通已经入局了后,朱光明也决定再试探试探余鄂,所以才给余鄂打了个电话,想听听余鄂的意思。

    看着远处欢喜跃雀的女儿,他是真的开心,自己辛辛苦苦一辈子,不就是为了女儿嘛,只要女儿开心,做啥也就值得了。也正是看女儿乐开了花,更让朱光明有投桃报李,给余鄂来点雪中送炭的想法,先帮他扳回面子再说。

    “余主任,要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只管呛一声……”两人寒暄了一会后,朱光明客气了几句。

    “老哥你还真别说。”余鄂本来一直在考虑,要不要开口请朱光明帮忙,因为他不敢确定,自己开口请他帮忙,他会不会帮自己。这会儿虽然朱光明可能是随口荡荡,和自己客气客气,但他还是决定主动一些,“有些事情,还真可能要请老哥帮忙。”

    “既然你都叫我老哥了……”朱光明心想这人,也不是嘴上没毛的主啊,办事情还是比较老练的,“再和我客气,那就是……”

    “我的情况,老哥应该清楚。”余鄂刚才想来想去,觉得要整李通,还真只有借助朱光明最简单了,也就不隐瞒今天被打脸的事情,再说了这种事情没必要隐瞒,朱光明迟早会知道这事情,“想来想去,还真只有找老哥帮忙这条路了……”

    “哈哈,我说老弟你还真看得起我了。”朱光明打着哈哈,然后似乎是很不好意思的说,“刚才林辉和我说,联防队抓了一个叫李通的人,在发廊里嫖娼……”

    余鄂还真没想到,朱光明会这么给面子。

    这时候就让李通入巷了,说明朱光明早就作了安排。

    李通喝了酒后,喜欢找妹子谈心的事情,在四季红众所周知。只是平时大家都当做笑谈,那些和李通谈心的对象,自己都不说什么,别人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但是余鄂可从没听说过,李通酒后谈心的对象,会是发廊里的失足妹。看来这次的事情,朱光明算是下了功夫了,居然给这小子整了这样一曲。

    好吧,既然朱光明先下手了,余鄂也就领了他这个情。

    原本对于整李通这小子,余鄂又其他的计划,但既然朱光明主动帮忙,他也不好不接受这份善意。现在既然不用自己出面,那做得就更加光棍了。

    “老哥,你是不是听说了,接李书记班的人?”现在朱光明帮忙解决了这件事情,余鄂决定再抛出一条爆炸性新闻,让朱光明在震撼震撼,也算是投桃报李吧,“我听说啊,那事情可不一定啊……”

    “不一定?”朱光明还真被震撼住了,拿着电话差不多一分钟没说话。

    “我听说是这样的。”余鄂要的就是他这份震撼,所以继续接着说,“可能明天就知道了。”

    虽然这条震撼的消息,余鄂自己也不能确认,但他决定还是要试试,他相信挂友那时候的话,绝对每一个字都不会浪费,肯定在回应自己的问话,只是结果到底如何,要自己去推测理解而已。

    他估计朱光明听了这个消息,绝对会觉得不可能。

    “老弟,不可能吧?”果然,朱光明觉得不太可能,老王任常委的事情,朱光明可是亲自找老王求证过,当时老王虽然没肯定这事,可他也没否定这事,只是笑眯眯的和朱光明喝酒,从他脸上的神情来看,如果人家没十二成的把握,那绝对会矢口否认这事情,人家不否认其实就是承认啊。

    “我刚听人说,这事情还真不一定。”余鄂也不辩驳更不坚持,原本这事情就是他的猜测,他现在只要抛出这个消息就行了,“有些事情说不清啊,我也就是听了一嗓子,现在也就和老哥你说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