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3章白菜被猪拱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47本章字数:2181字

    “什么,什么样子嘛……”余鄂的话让郝丽会意错了,她以为自己是不是衣服出问题了,是不是有什么地方裂开了露出了什么,她低头连忙整理自己的衣领,可她今天穿的是高领的衣服啊。在低头看了看裤子,那也没啥状况啊,这裤子连拉链都没有,不可能出现前门打开的状况啊。

    那应该是在身后,是不是裤子后面裂开了?

    郝丽有点吓蒙了,刚才似乎是感觉到后面凉飕飕的呢,难道真是……

    郝丽扭过头去,想看看自己身后,是不是自己的裤子后面裂开了,而且她还伸出纤长的秀指,从身后那两个半圆上摸过,可她并没发现有什么特别啊。

    ……

    看着那纤长的手指,在半圆上摸索时,余鄂只感觉到心里一阵的慌……

    “什么,什么样子嘛……”自己折腾了一番,还是没发现有特别的情况后,郝丽有点生气有点使性子的问,“你搞什么嘛……”

    “你,你先消消气吧……”余鄂尴尬转过身来,不敢抬眼看她。

    “我没生气……”郝丽没好气的说,又抬脚往前迈去,但当余鄂再次伸手拉住她时,她停住了脚步低头轻轻的问,“干嘛啦……”

    看着羽绒服拉链拉开,里面粉色毛衣下,起伏不定的波澜,余鄂感觉到自己都有些忍不住了,连忙用手提包挡在身前,不然真要大马路上出丑了。他很想将眼神移开看向别处,但他此时的目光,就如被502胶水黏住了一般,就算被他强迫着转过头去,但眼角的余光也依然还是粘在上面……

    郝丽很是不解的看着余鄂,有些恼怒的推了他一把后,才发现他看向自己那个地方,而且还用包包遮着什么一般,脸上羞得滚烫,嘴里闷哼了一声,原本要呵斥怒骂的声音,想到刚才余鄂说的话时,原本到嘴边的怒骂声,却不知道为什么变成了娇嗔:“你怎么也这么坏啊……”

    “呃……”余鄂真不知道该说什么。

    余鄂其实刚开始,还真不是因为这个而拉住郝丽。

    郝丽那-了身材,只要是个人都能看到,再说了这玩意藏也藏不住。

    “呃……”余鄂知道郝丽误会了,想解释又不知道怎么解释,呃了好一会这才吞吞吐吐的说了一句,“不是,不是那,那……”

    “你……”郝丽脸更红了。

    “是,是……”余鄂知道郝丽最恨那种偷眼看她,特别是偷偷看她那里又不敢承认的男人,所以他很想解释解释,但发现这事情没发解释,“你,你……”

    “我怎啦……”

    “你,你刚才那样子,特别,特别……”余鄂一咬牙,决定还是说出来好,免得这个美少-妇下属误会,“你刚才那样子,那样子特别,特别吸引,特别诱,呃,特别有韵味……”

    余鄂说了半天,总算将话说清了。

    “那样林胖子见了,见了……”

    “你……”听余鄂说完后,郝丽突然双手捂着脸,背过身去却突然很想笑。

    郝丽第一次见着余鄂这么吞吞吐吐的样子,见着他这么不敢直视自己。她讨厌别人躲躲闪闪看自己,但她现在很希望余鄂也这样躲躲闪闪看自己,哪怕就那么一次。

    总算等到了!

    好不容易,总算等来了这么一次。

    当然,更加让她开心的是余鄂刚才那话。

    最开始,她还一直纠结在自己怎么特别,以为自己春-光外露出丑了,所以没在乎余鄂那话。

    但等她发现自己并没有春光外露后,她就记起了余鄂说过的那句话了。

    “我不想林胖子看到你这个样子。”

    之所以不想林胖子看到她这个样子,是因为她这样子太特别了,太吸引人了,太诱-惑了,太特别有韵味了……-

    透过指缝,郝丽看着红脸假装看风景的余鄂,心里笑开了花儿在想,这个男人是不是吃醋了啊。是不是他心里就想着,这种特别,这种吸引人,这种诱惑,这种韵味,不能给林胖子他们看,就给他一个人看啊?

    …………

    “应该是走了。”建成材料厂门口,在确认了余鄂和郝丽不会再回来后,门卫呸的吐了一口浓痰,朝着两人消失不见的背影,轻蔑地撇撇嘴,吹着口哨转身进了办公楼。

    走进办公楼后,门卫将身上的大衣往传达室一扔,有人从地上捡起大衣后,朝着他赔着笑脸说:“主任,您慢走……”

    走过长长的走廊,走到总经理公司办公室,门趟开着里面却没人。

    门卫刚走进秦建国那别有洞天的会客室,感觉这里面实在是热的够呛,当他抬头往前看时,目光突然如生根了一般,盯在那两个往后撅起的半圆上,再也不肯也不愿移动半分。

    虽然眼睛不太好,但门卫却带了隐形眼镜,从这个角度他能清楚的看到,跪坐着朝前的美女,似乎只是在胸前围了一个抹-胸,并没像众多的摩登女郎那样,穿上那迷人的维多利亚秘-密。

    这应该很大吧?

    门卫很想有一双透视眼,希望穿过后背能看到那抹-胸包裹着的秘-密。

    有得一拼吗?

    突然,门卫好想不想,居然开始拿这个美女,去和刚才门外的郝丽比较。

    虽然外面那个穿着厚重的羽绒服,但看样子应该也很有料。

    只可惜就算是很有料,那也不是他的菜。门卫想起曾听人说过,秦建国曾经向这朵牛粪上的鲜花,献过许多许多的殷勤,但最终人家连正眼都不瞧他。

    在想起郝丽跟在余鄂身后,这傻不拉几的副主任,居然还让这么美的鲜花,出来抛头露面时,这小子心里就开始诅骂余鄂,这男人真是暴殄天物啊。

    啊呀,这个傻不拉几的副主任,有没有拱这白菜啊?

    啊呀,老天还讲不讲道理了,怎么老让好白菜被牛粪拱了啊……

    门卫叹息了一声,将思绪收了回来,目光顺着往前看去。

    “靠……”看到这一幕,门卫又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怎么又是一颗好白菜,插在了一堆老牛粪上呢,这还有没有天理啊!

    从门卫这往那边看去,只见美女正低头忙碌着,看着那老牛粪往前伸出的手,那样子似乎是在抓什么东西,门卫想起那粉色抹胸的样子,忍不住喉结滚动了几下,他或许心里有个愿望,要是能从前面看去,那该是一副什么样的景色呢,要自己是那老牛粪该多好啊!

    就在门卫主任喉结滚动时,美女正低着头,在卖力的做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