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5章他早知道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47本章字数:2046字

    “余科长,真是太感谢你,太感谢你了,你看啥时候有空,一定得请你吃顿饭,一定得好好感谢感谢你……”余鄂很奇怪地听着郑平山说话,他感觉到郑平山今天有点语无伦次,看样子他现在是处在一个非常激动的状况,只是余鄂无法想象他为啥会激动,为啥会电话里对着自己这么激动。

    郑平山激动很正常,但激动的给自己打电话,这就有些不正常了。

    这是什么情况啊?

    如果是因为郑伟闯祸了,郑平山有些激动,那还能让余鄂接受。

    可现在只是要请自己吃饭而已,自己也就是副科级而已,对于郑平山来说用的着激动吗?

    这时余鄂真是有些摸不着头脑。

    刚才烟熏妆和郑伟他们打电话过来,要请自己吃饭啥的自己,就算这帮小子激动也好疯狂也好,余鄂都完全能接受。毕竟这帮小子是疯惯了,可郑平山不一样啊,他可是见过大风浪的老甲鱼,怎么可能为了请自己吃饭,就这么激动啊。

    好吧,就算是自己帮郑伟他们弄了一套游戏装备,这会儿郑平山打电话过来,那也没必要这么激动,这么语无伦次的说话啊。

    不就是一套游戏装备吗,用的着这么大惊小怪?

    “郑总,请你马上过来……”电话里余鄂听到有人在叫郑平山,而且声音非常的焦急,果然郑平山答应了一声后,在电话里和余鄂说,“余科长,我让郑伟他们先来找你,我今天有时间就会赶回来,没时间赶不回来的话,我回来了再给你打电话,到时候你一定要赏脸,一定要赏脸……”

    余鄂挂了郑平山的电话,更加摸不着头脑。

    看来只有等郑伟他们来了,再问问这几个家伙啥事,居然将宠辱不惊的郑平山,给弄得这么激动的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出去看看,别让他们杀了个回马枪。”秦建国在表扬了办公室主任之后,老奸巨猾的他挥了挥手,让办公室主任出门去看看,他自己进去陪马明元喝茶抽烟,让这小子暂时出来盯着,看一看情况再进来干别的事情。

    “马书记,你老放心。”让美女又拿了些水果进来,给马明元续上一杯茶后,秦建国朝他说,“只要你老接手这事情,我这里立马能安排至少10个岗位。”

    “恩……”马明元没说什么,只是从鼻子里轻轻哼了声。

    “加上老林、老刘他们几个,七十多个就业岗位,就是一句话的事情。”见马明元这个样子,秦建国心里虽然不太舒服,但他还是继续学某笑星的口气说,“我们听马书记的指令干活……”

    “嗯,你办事我放心。”马明元这话很有派头,不过他一边很享受的喝着茶,目光盯着美女白皙的手,按说这么的良辰美景,好酒好茶好美人的时,应该是非常惬意的样子,但他的眉头却依然皱着,久久的没有舒展开来,过好一会这才想起什么似的说,“朱光明这鸟人,你觉得他在捣什么糨糊?”

    “他啊,这鸟人可不一定……”

    “朱所,区里今天开干部大会。”在马明元和秦建国猜测朱光明心思的时,四季红派出所里一片寂静,林辉悄悄的来到所长办公室,提醒上班后一直在打电话的朱光明。

    朱光明虽然不用参加会议,但知道今天区里开会的事情后,也能猜出区里这个干部大会的内容。因为昨天晚上余鄂的话,朱光明更加在乎会议的结果,所以他一上班就开始往外打电话,打听有关这方面的情况,反而让别人觉得他不关注这事情,所以林辉以为他不知道这个信息,这会儿来提醒他。

    “你帮我给小刘发个短信。”看了一眼林辉,朱光明想了想,捂着电话将自己手机丢林辉,继续听电话里说着什么。朱光明嘴里的小刘,是区政法委办公室的干事,当初还是朱光明的关系,才将他从派出所调到区政法委,也算是朱光明为自己经营的人脉。

    林辉拿着手机给小刘发短信,看着继续打电话的朱光明,他都有些不知道说什么了。今天一早,朱光明就躲在办公室里,不停的打电话,啥事情都不做。

    这情况让林辉觉得很是奇怪,但他又不敢询问朱光明,手上有几件着急的事情,也不敢催促朱光明签字。

    今天朱光明这电话,打来打去打的有些离谱了,刚开始他只是想打几个电话,询问询问老王事情的情况,后来慢慢的又扯到了会所,特别是因为昨天保安问的那两个问题,他将电话打给了省里的一位交情并不怎么好的朋友。

    这位在省里工作的朋友,和朱光明其实有点拐了很多个弯的亲戚关系,但人家平时不太看得起朱光明,认为他一个巴掌大基层派出所所长,只要自己一声招呼就能让朱光明撸到底。

    平时人家对朱光明爱理不理,有事情有麻烦来了才找给他打电话,朱光明还得屁颠屁颠的快点动作,帮他了难抹平了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后,他连感谢的电话都没有一个,甚至连朱光明给他打电话,他都不一定会接起来。

    今天朱光明也是打了三次,对方才好不容易接了他的电话,原本没太多和他说话的兴趣,但听他提起东湖会所后,这老小子就马上来了兴趣。

    “我有个亲戚在里面当经理。”对方很自豪的说,说话的语气如惯常一般,非常高高在上的让朱光明闭嘴听他说,“听说体制内除了少数国有企业老总,其他人是不会持有这里的会员卡。”

    “什么?你说什么?”这边还在听那人吹牛,林辉拿着手机走了进来,将手机放到他另外一个耳朵,电话那头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不知道说了一句什么,朱光明听了之后,没来得及说再见,就将省里那位的电话挂了,朝着林辉手机里大声的叫了出来,差点吓了对方一跳。

    他果然早就知道了!

    朱光明不是在惊叹这消息的真假,而是感叹余鄂昨晚就知道了这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