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7章隆重接待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47本章字数:2072字

    打电话似乎能传染,马明元、秦建国和朱光明挂电话的同时,余鄂也刚挂了郑平山的电话,但是他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老弟,在忙什么呢?”电话是朱光明打进来的。

    “能忙什么呢……”余鄂看到手机上朱光明的名字闪烁时,他心里就乐开了花,原本他还想打听打听有关情况,可现在朱光明打电话来了,肯定是区里的干部大会开好了,而且也印证了自己推测正确。

    这个震撼绝对不小,自己这一招装逼是逼上加牛逼,装逼中的战斗逼了。

    “在拜访各位老板啊。”余鄂也不提这茬子事情,而是和朱光明随便聊着天,“我现在干啥活,你老哥还不知道啊,你也太不关心老弟了……”

    “秦建国也太不上道了……”余鄂并未说在秦建国那里,吃了闭门羹的事情,但朱光明却知道了,这说明肯定是秦建国特意找渠道散布,目的自然是打击他的威信了。不过此时朱光明却在心里就笑话秦建国,这老小子真是有眼不识泰山,有你苦头吃的时候啦,他刚才听到消息的时候,还琢磨着怎么整整秦建国,也算是给余鄂来个锦上添花。

    这么想的同时,朱光明庆幸昨天晚上,自己投桃报李来了个雪中送炭,比今天这个锦上添花肯定有用的多了。不过他现在可没太多兴趣,和余鄂来聊秦建国的事情,所以他连忙转换话题问:“老弟,老王不坐这个位置,那会是谁呢?”

    朱光明现在迫切的想知道,原定个老王的那个位置,最终会到底属于谁。

    “有可能还是你们系统内的人。”余鄂其实也就是偶尔听了一嗓子,然后自己再推测出来的结果,昨晚将这消息抛出,也是本着有没有枣子先打一棍子再说的心态,没想到现在却真是这样。

    既然昨晚忽悠对了,余鄂今天就必须继续忽悠下去。

    不过他也不怕,反正这种事情在没有最后落定前,都有可能出现变故。哪怕是自己没说对,这种事情也有的是说道,有的是理由来解释。

    “不过具体还没定。”到底是谁来当这个常委,余鄂可是真的不知道,而且他也不可能知道,不过既然装逼自然要有逼格,所以余鄂继续还是老神叨叨的说,“如果老哥比较关心,我多留心就是,到时候第一时间向老哥汇报……”

    让余鄂多关注关注这事情后,两人这才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后,沉吟了几分钟,朱光明知道电话里说话不方便,琢磨着晚上是不是约余鄂吃个饭,在两个人单独相处的时候,自己可以请他帮帮忙。

    因为刚给余鄂打了电话,马上再打电话过去不太好,朱光明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连忙给林辉打电话,让他到所长办公室这边来,等这小子来落后就问他:“昨晚让你带人去看的那些地方,有没去过?”

    “我在干……”林辉唠叨着,表示自己现在很忙,还没时间去看。

    “好了,你现在放下手里的事情。”朱光明想了想,让林辉丢下正在忙的工作,“带几个人去看看……”

    林辉开始很不愿意,他手上的工作也很紧急。但说着说着,朱光明语气就大了起来,林辉知道所长要不高兴了,连忙表示自己马上带人去。

    “我们进去吧。”挂了朱光明的电话后,余鄂看了看手表,指着面前的辉煌建材厂的大门说,“林总应该在厂里。”

    因为有朱光明这电话,两人之间的尴尬慢慢的也就消淡了。在余鄂接电话的这十多分钟里,郝丽也连忙冷静下来调整情绪,毕竟这是在外面公众场合,虽然不如大街上人来人往,但来来往往的人也不少。

    听余鄂和自己说话,她撇了余鄂一眼,这才拿起电话和林胖子他们联系。

    “主任,我估计林总可能也……”看着紧闭大门的辉煌建材厂,郝丽刚才一直在给这家公司的老板打电话,看样子对方也一直没接。实际上,郝丽打不通林老板的电话,已经给辉煌材料的办公室主任发了短信,对方回短信说林老板就在厂里,不过人家不是特别愿意见余鄂,还说即使是见了只怕也不会帮忙。

    “我给他打个电话。”余鄂想了想,虽然刚才在建成厂被人无视,心里却是是憋了一口气,但现在已经到这里了,不进去就更中了有些人的下怀。

    “啊呀,我说郝科长怎么给我打电话了呢。”余鄂拿起手机刚要拨电话,只见辉煌建材厂大门迅速打开,里面一个大胖子快步走了出来,在胖子身后还跟着一位瘦瘦的男子,以及一位穿着艳丽的少妇,“原来是余主任来了,真是贵客临门,贵客临门……”

    大胖子是辉煌建材厂的老板林总,见着余鄂后加快走了几步,双手紧紧的握着余鄂的右手,就像失散了多年的儿子,见着了自己的亲生父亲一样喜悦,握着的手还不停的上下摇晃,嘴里似乎有说不完的欢迎和感谢的话语。

    “林总客气了。”余鄂任由这个胖子表演,淡淡的说了一句话,从打过几次交道来看,和秦建国一样都是胖子,但这个林胖子可要难对付的多,这是一只真正的笑面虎,别看他对谁都客客气气,对谁都笑眯眯的像个大善人,但一旦涉及到利益之争,哪怕是他老爸挡在他面前,他都能一巴掌抽翻去。

    “余主任请!”林胖子估摸着自己的表演差不多到位了之后,这才松开余鄂的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前天真是对不起,我飞机晚点了三个小时……”

    “我昨天原本要去向余主任请罪的,只是因为正好有个谈判……”在林胖子嘴里,任何事情都有无法拒绝的理由,“今天正好有点空,我刚让他们准备准备,等准备好了我再去街道请余主任……”

    “余主任,请!”余鄂往里辉煌厂里看去,这架势还真是隆重啊。

    “主任?”郝丽也看到了里面的架势,有些不相信的看了看余鄂,她不敢往里走,有些紧张的拉了拉余鄂的袖子,她搞不清这是啥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