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0章你爽就行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48本章字数:2039字

    “林少,你不能啊……”林胖子伸手要去抢合同,这合同原本应该属于他的,刘总助连忙伸手去拦住,不知道轻轻的和他说了啥,林胖子突然就晕厥了过去。

    丢下目瞪口呆的陈德祐,以及晕厥过去的林胖子,林峰拉着余鄂等人往外就走,他最看不惯这种呼天抢地的男人。林峰毕竟是商场精英,一边走一边朝郑伟等人吩咐,让他们先将车开回东州,等下他和余鄂坐宝马车回城,并且还吩咐他的两个助理说:“老刘,陈总这里的合同,你签好了马上拿回公司,辉煌建材这边以后再说……”

    余鄂刚上林峰的车,就接到了老韩的电话,说月月红社区那边有个铺面不错,想请他去看看行不行。刚开始郑伟他们不愿意先走,但林峰说他们开的车太张扬了,这样会给余鄂惹麻烦,余鄂也答应办完事情后,就跟林峰一起去东州,中午一起在东州吃饭,这帮家伙这才磨磨蹭蹭的上车。

    “求求你了,余主任,让我请几个残疾人吧,不十几个,几十个也行……”林胖子其实只是急得背过气了,被办公室主任用力一掐人中,这胖子就醒了过来,或许是得到了刘总助理的指点,他顾不得抹一把脸上的汗水和泪水,连忙又将200多斤的肥肉,从陈德祐的办公室挪了出来。

    见林峰在和郑伟他们说话,林胖子终于知道了关键人物是余鄂,连忙过来又要下跪了,被余鄂板着脸摇手止住了后,他这才拉着余鄂的手哀求:“余主任,我真是瞎了狗眼,您就给我个机会吧,不然我真的要破产了……”

    林峰和刘总助说的那话,原本就给林胖子留了点余地,毕竟做生意的多少还是要讲些道理,不能因为这样一件事情,就真正将合同全部给撕毁了。至于后面到底怎么办,自然得看林胖子的表现了。

    “好吧,不用那么多,就我们原来计划的就行了。”虽然落水狗不打,但现在这个样子,余鄂也不好将事情越搞越乱,就指了指站在旁边的郝丽说,“你去找郝丽吧,我和林总还有点其他事情。”

    “好的,好的,我马上去找郝科长……”林胖子总算是松了口气,看着余鄂和郝丽上了林峰的车,直到车子走远了,这才连忙去找刘总助商量,希望还能挽救点什么。

    “你啊……”刘总助不但拿了林胖子不少好处,其实和林胖子关系也不错,但这会儿都不知道说什么好,“赶紧再想办法去补救吧,那笔单子是没的救了,后面在具体看,小单子先做着再说吧……”

    林峰来时是开着自己的莲花跑车,这会儿开着刘总助的辆宝马7系,余鄂让他先送郝丽回四季红街道。让车停在老丁鱼馆前,余鄂下车走回街道,然后向街道书记、主任李松请了假,这才走出街道办公大楼,来到百米开外的四季红残疾人康复中心。

    “郝丽,我今天就不回来了。”郝丽回到办公室后,马上就开始整理数据,这会儿听余鄂说话,抬头有些不认识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又埋头开始忙自己的活了,好像余鄂不存在一样。

    余鄂看了一眼数据,见她不不搭理自己,知道这小娘皮生气了,她是在生自己没和她说,有关林峰他们的事情,但这事情他没法解释,而且在林峰他们到辉煌建材厂,直到郑伟给自己打电话时,他才略微猜测到了一点可能。

    既然没法解释那就不解释,余鄂想了想后,就朝她意味深长的笑了笑说:“你啊,别忙活了,等下都白忙活了。”

    “我不忙活,你那边小弟来忙活啊……”郝丽头也没抬,继续摆弄着她的数据。这小娘皮泼辣的很,和余鄂熟了之后,对他这个直接上司都敢摆脸色。

    “你今天不管什么事情,可都不要出去了啊。”余鄂伸手拿过她的本子,看了看她整理出来的数据,又指着那些数据说,“还有数据也先不要统计,下午再说吧,到时候有你忙的时候。”

    郝丽没理解余鄂的话,虽然余鄂曾说过,秦建国也是林峰的供应商,但郝丽当时并没在意,而且自从几年前秦建国给她送花后,她对这些做生意的人都很不感冒,特别是有一次和余鄂到一家公司,遇着了一件很臭的事情后,她都不太愿意和这些人打交道,只是碍于这份工作,她没办法要跟着余鄂去走访那些企业。

    “为啥啊?你那小弟,还能给你拉几个老板过来?”林峰整林胖子的事情,郝丽觉得很过瘾,所以她对林峰的映像不错,但她并不知道林辉家的生意到底做得有多大,所以她根本就没想着经历了林胖子这事情后,她担心的事情实际上都已经解决了,“到下午整理来不及啊。”

    “没事,到下午你就知道了。”余鄂笑着让她听话,见她还是不解的嘟嘟着嘴摆弄数据时,余鄂这才再次低下头,将嘴凑到她耳边小声的说,“要是有些你看不顺眼的人过来,你就将竹杠往死里敲,敲到你出了气,他肉疼了为止!”

    “什么竹杠啊?”听到这没由来的话,郝丽下意识回头看了余鄂一眼,没想到余鄂靠的太近了点,他那张嘴要说话的嘴,正好亲在了郝丽的粉脸上,两人瞬间就弄了一个尴尬。

    “就是让你出口恶气的竹杠。”余鄂觉得尴尬极了,看着粉脸绯红的郝丽,他又不得不继续解释,生怕被这小嫂儿误会了,自己是故意要这样的,“反正就是一条,你尽情的出气就行了,不要管别人,你自己爽就行了……”

    “哦……”郝丽红着脸不知道说什么,被余鄂这毫无征兆的亲了一下脸颊,虽然她心里也知道余鄂是无意的,但她心脏却碰碰跳的厉害,脸也红的滚烫,完全不知道余鄂在说什么,而且耳朵正在离余鄂说话的嘴边不远,被余鄂鼻子喷出的热气,吹得怪痒痒的,但又有说不清的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