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2章你是他下面的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48本章字数:2052字

    东州市工控集团,在东州市也算得上是好地方,历来具有培养干部的土壤,也是东州出干部的摇篮之一,是东州市处级以下干部趋之若鹜的地方。

    在东州市现任市委常委里面,就有两位曾在东州工控集团当过一把手。

    在江南省除去省会东州市外的13个地市里,还有4个现任地市书记市长,也在东州工控集团任过职。至于从东州工控集团出去的厅级干部,仅仅现任在岗位的就有30多位,至于退休了的厅级干部,已经上了三位数了。

    历任东州工控集团党委书记或董事长,一般情况下都兼任市委、市政府副秘书长,甚至有一段时间党委书记还是由副市长兼任。同样,工控集团总经理一般兼任陵城区委常委。

    有了这样一个官场摇篮的背景,有这么多的人脉资源在,工控集团里面干部选拔竞争非常激烈。更何况相对行政机关来说,在企业任职年薪待遇要高得多,所以东州市一些有门路的年轻人,都喜欢到工控集团来任职锻炼个三五年,完成从科员到副处级的镀金和蜕变。

    一般情况下,行政机关的科员来之后,大部分是先在集团机关呆个一年半载,然后到三级厂矿企业里去当个副总经理,接着按时转为正科级职务,再做个几年提了副处级后,基本上就都转会回部委办局。

    因为工控集团是企业,在干部编制上没有强制的规定,有时候多几个科级干部,或是少几个科级干部,市委组织部也不管,所以相对行政机关来说,工控集团晋升为科级干部的几率大些,速度也自然要快一些。

    有资源的年轻人在工控集团完成镀金过程,不但能顺利解决行政机关干部编制紧张,升级提拔得论资排辈等候的问题,而且还能拿高工资高福利,得到各种岗位的锻炼。回到行政机关后,还因为有基层锻炼经验,担任过企业副职或者是正职,管理过上千人的大型企业,具有了较强的管理经验和组织协调能力,满满的刷了一个漂亮的简历,再配合他们背后的资源,提拔为正处、副局的理由自然就更充分了。

    因为这些原因以及本来人就多,所以工控集团科级干部选拔,以及重要岗位的任职竞争都异常激烈。在前余鄂的三任没出事情之前,对于被派到四季红街道来,工控集团只要是有门路的科级干部,还都是死活不愿意来。更何况变成后来这种来一个倒一个,来两个倒一双的情况,那些人就更加不愿意来了。

    也只有余鄂这种没人罩着的人,才会被派到这种地方来,任由其自生自灭。

    当然了,书记认为余鄂到地方去锻炼一番也是好事,还有就是书记相信余鄂,认为他有能力对付得了,不会像前面三个人那样,被人整到灰溜溜的被赶回来。

    和余鄂谈话的时候,老人家除了叮嘱他一些注意事项外,根本就没有征求他意见的意思,所以余鄂只能乖乖的收拾行李,内心委委屈屈凄凄惨惨,但表面还得装着高高兴兴的样子,有那么一点大张旗鼓的过来上任。

    前面半年时间,四季红大部分干部也都不看好余鄂,认为他和前面三个工控集团的副主任一样,也是兔子的尾巴长不了。刚开始郝丽也这样认为,但和余鄂相处一段时间后,特别是老丁的事情后,郝丽对余鄂的看法改变了很多,她觉得余鄂是个难得的好领导,和前面三个人不一样。

    和余鄂相处半年多后,郝丽发现余鄂不但年轻有学识,而且见识广干事有魄力,想法新颖也有干劲。最难得的是,他和街道其他领导不一样,不像他们说一套做一套,尽说一些冠冕堂皇的话。

    余主任是有一说一,说了就尽量做到。

    当然了,限于余主任在四季红的地位,有些事情他即使想做也做不到,但对于这样的事情,余鄂也不会推卸责任,而是尽量想办法来弥补,不像前面他那三位前同事,忽悠一天是一天。

    在余鄂来之前,郝丽只是社会事务科的一个普通科员,具体负责残联的工作,她虽然有一定的社会关系,组织协调能力和业务能力也都很强。但因为她人长的漂亮,性格直爽泼辣,在四季红是非比较多,特别是刚进入街道工作时,秦建国追她的事情,弄得整个街道人人皆知,这给她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原本郝丽也是个想干事要干事的热血女青年,但经历了秦建国的狗血故事,以及看穿了某些领导对她的非分之想,特别是和家里老公关系不太好之后,她整个人的心气就没,再加上她家里经济情况也还不错,所以她打定了不多事不求发达,安安耽耽做好工作的想法。

    余鄂分管残联后,余主任对残联的工作非常支持,而且经过这几个月来的相处,郝丽和残联的人工作人员都觉得,余主任是真正的关心残疾人,真心实意的为他们着想。当然,还有一些说不清的感觉,郝丽无法仔细去分辨,反正她只知道现在越来越担心余鄂的处境了……

    对于最后七十多少的就业岗位,虽然余主任今天说完成任务肯定没问题,但郝丽还是很担心。她将辖区内企业和个体经商户的资料,一个个翻出来仔细审阅,想再找找哪家工厂,是否可以再多安排一两个。

    放下资料,她还专门给两位开厂的同学打电话,虽然他们的厂不在四季红,但如果能安排几个岗位,那也同样实现了就业。郝丽脑子里想着事情,将手上的资料整理好后,拿出需要余鄂签字的资料,起身往红色大楼走去。

    “郝丽,郝丽,你来得正好,你来得正好,你可是余主任下面的人……”郝丽刚出门走出不远,就遇着街道一群女人在嘻嘻哈哈开玩笑,其中一个一把拉过郝丽一语双关的问,“这帮骚娘们说,余主任有点软,你是他下面的人,你最清楚了,你说他软不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