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4章憋屈的老韩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48本章字数:2087字

    “老大,怎么走啊?”宝马坐起来到底是舒服,就在郝丽一个人懊恼,一个人羞红了脸的时候,余鄂坐在林峰的汽车里,两个人准备先去老韩找到的铺面看看,办完这件事情后再去东州,可林峰这小子不认识四季红的路,一边开一边问余鄂,弄的他一点心情都没有。

    在德祐材料公司时,林峰和刘总助交代工作的时候,余鄂找郑伟以及林峰的助手问了问相关情况,这才回来后交代郝丽准备好敲竹杠。这会儿只有他们两个的人的时候,余鄂坐在副驾驶室,看着手忙脚乱开车的林峰,心里感叹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那天在会所,因为王宣的存在,余鄂对自己主动找郑伟搭话有些后悔,现在看来是多亏了那天自己的多事,要不然今天吃了这两个闷亏,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讨回。

    “往前开,好了,左拐,啊呀,右拐,右拐……”一边看着开车的林峰,一边回忆着那天他的伪娘烟熏妆,心里忍不住要乐开了花,不过因为这小子将车开得乱七八糟,余鄂又不得不慌忙指挥他往正确的路上开。

    “过头啦,过头啦……”这指路比自己开车累多了,余鄂恨不得抢过方向盘来自己开。同样,林峰也因为道路不熟,不是开过了头就是还没到就转弯了,这十多分钟里搞得他手忙脚乱,差点累得满头大汗,好不容易才从街道这边开出来。

    “你用心开车啊,孩纸……”到了社区附近后,林峰听说马上就到了,这才开始欣赏这个他从没来过的地方,这不看不要紧,一看还真被两边那些民国建筑给吸引住了,好几次都差点擦到了人,余鄂连忙提醒他要专心开车。

    “老大,这怎么都是老房子啊。”林峰居然对这些建筑很感兴趣,“好像到了电影里一样。”

    “电影你个鬼,你这宝马车就不像。”余鄂没想到这小子,居然对这些老建筑会感兴趣,也就顺着他的话说,“再往那边,其实还有一片明清建筑,你要有兴趣啊,可以来这里买几幢啊。”

    “真的吗?”林峰居然对这个也感兴趣,“在哪边,在哪边,我们去看看吧。”

    “就那边过去一点点,要去的话得走路去。”余鄂说的明清建筑,是他家附近那些棚户区,那一大片地方确实是明清建筑,而且还是木头建筑,但那里却住着众多的底层老百姓,原本美观漂亮的明清建筑,有的被违章建筑给遮住了,有的被改得面目全非,“你真要感兴趣,下次我们再去吧……”

    “我倒是无所谓。”林峰点了点头,将车停在路边,让旁边一辆货车慢慢通过,“我一在洛杉矶留学的哥们,家里是搞娱乐的,他学校毕业回来后,想回国来拍电影……”

    这倒是个好主意。

    余鄂听林峰这样一说,心里突然有了一些想法。只是现在自己麻烦的事情没搞定,而且以自己的地位,也还不适合谈这事情,就将这个想法放在了心里。

    “他不是想搞个影视城吧?”虽然现在还不是谈着事情的时候,但也可以先接触接触,余鄂心想自己忙完这阵子后,得仔细想想自己以后的发展,要想在地方上有所作为,发展经济那是迈不过去的坎,自己必须从这么方面做找个突破点。

    “他是有这个想法,听说江南明朝清朝和民国建筑多,想找个原汁原味的地方包装一下,然后投资拍几部电视剧。”

    林峰随口说着他对这些建筑关心的原因,却给了余鄂很大的启发:“真的吗,那啥时候你请那哥们过来,我们好好聊聊,说不定这里真能实现他的梦想。”

    “你看,这里现在虽然很破旧,但里面的建筑实际上都是原汁原味的。”余鄂指着车外的一幢白色小楼说,“这幢楼就是民国初期的建筑,是洋鬼子建的房子,解放后洋鬼子才回去。”

    货车有些大,堵在前面有点进退不得,林峰看了看自己车前车后,发现自己也是进退不得了,只得一边聊古旧建筑,一边等货车司机将车慢慢挪走。两人聊来聊去,从古旧建筑不知不觉聊到了电影,从电影电视居然将话题扯到了明星上,林峰这小子真是骚到了骨子里了,将电视上红火的女明星,一个个点评给余鄂听。

    一会儿说这个女明星外表清纯,实际上和好多男人有染。

    一会儿说这个男明星演的都是正面角色,无论戏里戏外都是一本正经德高望重,实际上这老小子色的紧,和他配戏的女明星除了他玩不起的,基本上都被他玩过了,否则就别想再组里演下去了。

    “快走,快走。”好不容易等大货车挪开了,余鄂看了看手表,发现两人在这里等了快一个小时了,估摸着等自己赶到,老韩肯定得急得要哭了,“你快点啊,我赶时间呢。”

    “你是什么东西啊!”在余鄂的催促下,林峰放下兴致勃勃的话题,总算是专心的开车了,当宝马车总算是到了月月花社区,车子刚拐进一条巷子里,余鄂打开车窗准备找老韩时,耳边突然传来一个爆破般的声音,“老子说不租给你,就不租给你!”

    余鄂抬头一看,隐约能见着老韩就在不远处,一胖一瘦男女正站在老韩面前。男的正挽着袖子,用手指指着老韩在责骂着,骂的话难听的不得了,听得林峰都有些想要爆粗口了。

    “虚!”见余鄂盯着老韩看,估摸着要找的就是这个男人,林峰打开车门就要下车,余鄂朝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又示意他将车窗玻璃升上去,只留下一点点缝隙,让外面的声音传进来。

    余鄂想看看到的是怎么一回事情。

    “你给老子弄弄清楚,你个傻逼……”男子的话骂得老韩涨红了脸,双手紧紧的握成拳头状,但他似乎又不得不低头听男子辱骂,不敢回骂一句,不敢伸手动作一下。

    这是什么事啊……

    林峰轻轻感叹了一声,嘴里嘟嘟这说:“一个七尺高的汉子,正强忍着满眶的泪花,任凭一个猪一般的男人满口唾液的羞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