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9章真是羞死人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49本章字数:2147字

    想到这里,郝丽捂住了自己那开始发热的脸,抬眼四周看看了看。

    还好,还好……

    郝丽一边自言自语的嘀咕着,一边站起来往外看看。康复中心是一个围着的大院子,外面一排房子是康复训练室,中间是一个几百平米的天井,最里面是郝丽和残联的办公室。

    一般情况下,来里面办公室的人很少,这里只有她和小范办公,除非偶尔余鄂和老韩会过来坐一坐,但她还是起身四处看了看,见小范非常认真在工作,门口院子里都没什么人时,她这才放心了一些。

    说余鄂比较低调,是郝丽比较委婉的说法。

    四季红街道有些工作人员,因为余鄂没新官上任三把火,没有发过脾气,更没有骂过人,就觉得认为余鄂脾气有点软。

    其实郝丽觉得,余主任不是没脾气,只是他涵养好不喜欢骂人。

    在工作上余主任要求非常严格,上次老韩工作搞砸了,余主任不照样骂人,只是他骂人很文雅,不用那些粗鲁的话,但骂人同样是很有水平。

    街道有个女人特爱臭美,经常喜欢穿着漂亮的衣服来显摆,而且还会不停的问人家:“我今天美吧?”

    “嗯,你很美。”余主任虽然是领导,但这个女人却是大小通吃,哪怕碰到马明元她也敢这样问,有一次余鄂被她问的烦躁了,就会笑嘻嘻的回答她说,“你是个地道的美人儿啊。”

    “地道里没灯啊。”在臭美大婶喜滋滋走了后,郝丽和小范就会埋怨余鄂,你怎么也像那些臭男人一般,也说这种哄女人的话,然后余主任就会悄悄的和她们两说,“你们可别说出去啊……”

    比如余主任骂隔壁那小子穿的怪里怪气,一般会笑嘻嘻的说:我在你身上深刻的体会到什么叫做改革创新,什么叫做标新立异。

    当然,最重要的是,工作中余主任一般不骂人。而且余主任骂过人之后,他还会帮人分析存在的问题,耐心的指点着到解决办法,让下属在出现错误后,能及时改正错误,提高能力和水平,下次不再范同样的错误。

    余主任刚来时,比他分管的几个科室的科长们都年轻,几个科长对他安排的工作,都有些挑三拣四,甚至阴奉阳违。

    但经过这八个月的相处,他分管的社会事务科和经济发展科的四个科长副科长,现在在工作上都很服他。

    自己还不是一样!

    郝丽想起余鄂刚到四季红时,在得知余鄂才28岁时,对这个比自己才大了4岁的年轻主任,她心里其实是排斥和不相信的,她也认为余鄂是嘴上没毛,办事不可能太牢……

    现在,自己还不是如跟屁虫一般,每天跟在他屁-股后面。

    “我才不是跟屁虫呢……”想起自己回家了后,余主任,余主任老挂在嘴边,连自己老妈都觉得,自己是不是和他有些时,郝丽内心否认自己是跟屁虫的声音小了,而且还不知不觉中脸更红了,甚至都如滚烫的烙铁一般。

    得其实余主任一点都不老实!

    郝丽说余鄂“不老实”,按照东州话的说法,其实有两种意思。

    第一种说法,是说余鄂是个霸气的男人。

    在东州话里,说男人不老实,有时候是说这个男人很霸道、很霸气,做事情虽然不按套路出牌,但总能干成事情,而且还是漂漂亮亮的干成事情。

    当然了,这种霸气再进一步解释,那就是在不违法的行为下,办事情不太僵规矩,这样的情况和方法,会让一部分人觉得很解气,也让另外一部分觉得很不爽。

    从目前来看,余鄂算得上是个能干很会干的好男人,但离霸气的男人还有一些距离。而且他也不是那种不按套路出牌的男人,很多事情还是按规矩来、按制度来,做的事情基本上都能让人满意。

    第二种说法,是比较暧-昧意思了。

    那也就是说余鄂有点花,在男女作风上不老实。

    这种说法应该放哪里都行得通,大部分地方都会有这种理解。

    余鄂虽然谈不上霸气,但要说他在男女作风上不老实,那这还真冤枉了他。在这方面余鄂很注意,到四季红这几个月里,他绝对没和四季红街道,任何一位女性工作人员暧昧过。

    当然,郝丽除外。

    这个除外是因为有些特别,两人因为工作的原因,还真有过几次特别的经历。当然了,之所以和郝丽有过那么一两次暧-昧相处的经历,主要是在没预计到的情况下,在没办法的情况下,发生的无意识突发事故。

    这几个月为了“创示范”工作,余鄂带着残联的几个人,一天到晚去做工厂老板的思想工作,希望他们挖掘潜力,在工厂里多安排几个残疾人就业岗位。

    尤其是国庆前那段时间,为了逮住那些躲着不见的老板,余鄂和郝丽以及老韩,经常两两组队去找他们谈,追着他们要工作岗位。

    在这些追人堵人的过程中,余鄂和郝丽可没少一起行动。

    为了能找到老板们,有时候晚上去,有时候是早上去。

    那时候天气还很炎热,两人穿的也不多,有时候情急之下,自然也会有一些肌肤接触。刚开始,郝丽对两人一起行动觉得不方便,甚至因为余鄂是年轻男子,多少有些抗拒。

    但在这过程中,郝丽发现任何时候,余主任都如一个绅士一般,时刻保护着自己。即使是在六月里穿着很少的情况下,自己也完全没有感受到过,他那种异样的目光,就更别说什么咸猪手了。

    后来,郝丽都甚至有些幽怨,有些不开心起来。

    难道自己就这么不堪吗?

    难道自己就不能让这个小余主任,有那么一点点的反映吗?

    有几次,郝丽甚至都穿得有那么一点小暴-露,她很想试试看,这个小余主任会不会本性暴-露。但最终她那些小伎俩都无效,一段时间后她居然也开始怀疑起来,小余主任是不是那个,那个不行啊……

    不过一次行动,让郝丽最终明白,小余主任可是真的很行啊!

    不知怎的,想到这个里时,郝丽脑中浮现出和余鄂经历的那件事情,想起了那个很行很行的坚硬的东西来,同时心里也泛起了某些念头来。

    要命的是,她身体的某些地方,居然微微有点反映起来……

    真是羞死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