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2章秦总怎么亲自回来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49本章字数:2026字

    “小丽,请问余主任在这里吗?”郝丽还没想明白,正要再问问表叔到底是什么情况时,一个大肚子呼哧呼哧就靠了过来。

    “啊呀,啊呀……”见突然有人凑近前来,而且还是一个大肚皮,郝丽又被吓了一跳,一个没在站稳,差点跌倒在地上去了。

    今天这是怎么了,郝丽后退两步用手拍了拍心口,自己今天怎么老是一惊一乍的了:难不成自己的魂魄,跟着那个坏蛋走了……

    想到这里,郝丽又要神游了……

    “小丽,你没事吧?”,见郝丽被吓得差点跌倒,来人也被吓了一跳,以为自己撞着了她,连忙伸手要扶。原本要神游的郝丽,似乎是认识这双肥短肥短的咸猪手,似乎是身体装了弹簧一般,在发现了这双咸猪手后,郝丽的身体立马就启动了,她用力一拉胖头陀表姨,总算是将自己的身体所有部位,都躲到了这几百斤的身体后面,堪堪避开了秦建国那双胖手。

    来人居然是秦建国。

    和四季红其他男人不同,秦建国无论什么时候,都称呼郝丽为小丽。而且还大言不惭的这样称呼她,哪怕是郝丽发火砸烂了他的办公室,砸坏了他办公室几万块钱的电脑,他都没恼火一声没心疼一下,依然还是这样称呼郝丽。

    不同场合闹过几次,还是无法阻止这无耻胖子后,郝丽也就见怪不怪了。

    郝丽和秦建国的关系,说起来还真是有些话长。

    四季红这里虽然三六九教汇聚,各种各样的人都有,但这一带一向都出美女。传说唐宋两朝,这里曾经出过两任皇妃,还有两位王妃,虽然不是历史上很出名妃子,但好歹也是皇帝和王爷的妃子啊,自然是美得不能再美的女人了。

    因为有这样一个梗在,所以四季红民间有口头评比四大美人的习惯,而且这个传统已经一百多年了。不过新中国后这个传统节目虽然保留,但四大美人的称呼进行了与时俱进的改变,变成了四季红四朵金花。

    郝丽曾入选四季红四朵金花,是当年四季红众多年轻人追求的对象。

    当然,美女鲜花人人皆爱,秦建国虽然不年轻了,但他也喜欢美女豪车。当时四季红四朵金花中,秦老板独喜郝丽这多小辣椒花。

    郝丽虽然现在才26岁,但她参加工作时间可不短。当年高考失误考得不好,郝丽只考上了省内一所财经中专,读了两年中专毕业时她实际上才18岁。

    中专毕业后,郝丽先在街道做了两年临时工,在拿大了自考大专文凭后,才通过公务员考试考进四季红街道,成为正式编制工作人员。

    实际上郝丽中专毕业那年,在大家平均每月挣三四百块的时,秦建国都给她开过月工资五千的岗位,请她去建成建材厂当办公室副主任。

    郝丽自然看透了秦建国的用心,所以郝丽没答应。

    虽然郝丽没答应进建成厂工作,但秦建国还是死皮赖脸的猛追过郝丽一阵子,送花送东西那是每日要打的卡,请吃饭请和咖啡也是天天必备节目。

    但郝丽从来没接过他的花,也没赏脸吃过一顿饭。

    不过郝丽考进街道时,秦建国确实出力不少。虽然不喜欢这个男人,但郝丽对这个男人还是有那么一点感谢,毕竟人家好歹也帮过自己,而且这老男人也不像那些小流氓,净耍一些恶心的流氓手段,他是大大方方的示爱。

    不过经过这阵子“创示范”工作,特别是今天上午这一曲后,郝丽彻底被这个男人恶心到了,恨不得这一辈子再也不要见到这臭男人。

    “小丽,你就帮帮我们吧……”表叔见秦建国来了之后,生怕他惹怒了郝丽后,让郝丽心情不好起来,就立马也一起凑了过来。虽然廋竹竿一根但却很有力气,居然将秦胖子那两百来斤的身子,给推开了一步开外,他那胖头陀老婆这会儿也连忙过来求郝丽了,“小丽,姨求你了……”

    “吓死我了,秦总啊,你不是陪领导出国了吗,怎么个把小时就回来了?”虽然这两个是亲戚,虽然现在很讨厌这个男人,虽然前一刻钟自己还希望这一辈子再也不要看到这个臭男人,但这时候郝丽对秦建国感兴趣多了,她脑子里想着余鄂说的话,开始琢磨起事情来。

    这死胖子上午不肯见老娘,这会还真屁颠屁颠过来了,而且看他的这个样子,和余主任说的一模一样,急匆匆的过来找我郝大科长帮忙了,那绝对是在某些地方吃了余主任的憋。

    这个不老实的余主任啊,你那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呢。郝丽虽然不太爱管闲事,因为以前的原因有些封闭自己,但他好歹在街道里呆了这么久,联想到前面林胖子的事情,他猜测这臭男人肯定有什么痛脚,被自己那不老实的坏主任给抓住了。

    “我……”秦建国有些不知道怎么说。

    被郝丽这样一问,请胖子这才想起,他那办公室主任,上午刚刚和余鄂郝丽说了,他秦建国秦大老板,陪大领导出去游玩了,没有个三五天是回不来的……

    “小丽,我……”秦建国知道自己绕不过这个弯,他必须得好好找个解释的理由才行。

    “得,你别叫我小丽。”这次郝丽果然脸色一板,指着秦建国用不可置疑的声音说,“你在这样叫我,别怪我抽你!”

    “小丽……啊呀……郝,郝,郝科长……”秦建国叫习惯了,虽然看到郝丽拉长了的脸,他还是有些改不过口来,但看到郝丽转身要将康复中心的门关上时,他连忙结结巴巴改变称呼。

    “啊呀,是秦总啊。”见秦建国改变了称呼,郝丽倒是没再为难他,这毕竟是他十来年间第一次这么称呼她,“早上我和余主任去拜访你,你不是都已经陪领导坐飞机,去美国游玩了吗,这才个把小时呢,怎么,秦大老板你丢下大领导,就亲自一个人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