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6章某人的布局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49本章字数:3064字

    “呃……”看着小范闭着眼,准备接受她的临幸后,这下轮到郝丽尴尬了。现在的小女生,怎么思想一个个都这么污呢,郝丽甚至都有些觉得,这小范是不是想男朋友想疯了。

    刚才,郝丽感觉到自己某些地方,开始有了奇怪的变化后,原本想要调戏调戏小范,挑逗暧昧一下小姑娘的心,一下子就被莫名其妙的害羞感给掩盖了,她连忙放开那魔抓,掩饰着的在她耳边说:“你要有自己的房子了……”

    这话果然有效!

    小范家里情况比较困难,虽然她是四季红本地人,但一家六口挤在一套30多平米的房子里,都20岁的大姑娘了,现在还和10岁的弟弟以及爷爷奶奶,四个人住在一个房间里,平时她要换个衣服什么的,还得拉起帘子或者是去爹妈的房间里换。

    原本街道要建职工专项房了,按到她的级别可以分一套两居室。但好死不死却被秦建国和林胖子给卡住了,为了这事情她在心里已经问候过了这两人祖宗十八代N次了。

    就在刚才那一瞬间,小范心里还在挣扎着,到底要不要反抗时,听到了郝丽说的话后,她瞬间就呆掉了。虽然当时小范依然还在惊悚中,虽然她的脑子也有些走神,虽然她在美美的想着,要是现在抓着自己的人,不是这个貌美如花的蕾丝,而是自己念叨的那个帅哥哥,那该是多美妙的事情时,但听完郝丽嘟嘟嘟如机关枪的话后,小范那心猿意马的涟漪,马上被这个喜讯给压了下去,这可是她一直梦寐以求的事情,真的听到这个消息后,怎么能不让她激动呢!

    现在亲耳从郝丽这里,听到了这个好消息,而且在她再三确认,并且得知是余主任出手逼迫那两个坏人,那两个坏人才会答应后,这一刻她真的相信了。因为在她心目中,余鄂是大有能耐的领导,特别是从郝丽嘴里,知道了今天德祐建材厂的事情,以及接下来发生了在很多事情后,她也和郝丽一样,开始无比的崇拜余鄂,认为余鄂是无所不能的领导。

    所以从郝丽这里听到这个消息,又因为是余鄂出手搞定这事情后,她连一丝怀疑都没有,她践行余主任绝对能办到这事情。能有自己的房子了,想着能拥有一间属于自己的房子,她可以在自己的房间里,随便她怎么折腾都可以时,她变得比郝丽还要疯狂了。

    是啊,还有什么消息,能比这更疯狂的呢?

    是啊,还有什么事情,能让小范更疯狂呢?

    没有了!

    对于一家6口人蜗居在30多平米,已经到了爱美想要男孩子追求自己的年龄的小范,再也没有比一套房子,能够让她更疯狂的了。

    “真是太好了,我爱死你吗了,爱死你们了,太好了,太好了!”见郝丽好一会儿都没临幸她后,她再也顾不得郝丽的感受了,丢下目瞪口呆的郝丽,疯狂了一般欢呼着朝厕所外冲了出去……

    “这个疯妮子……”郝丽摸着火辣辣的脸,嘴里埋怨着小范的同时,心里却彻底放松了释放了,同时也在笑话自己有些失态,居然让这疯妮子将自己当成是那种人了。

    郝丽这么惊喜,惊喜得有些失态,也是她一直以来,渴望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她家经济情况虽然不错,但也不是说能随便买得起房子。她现在自然是和老公住在婆家,但她目前和老公的状态,让她迫切的想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只有有了自己的房子,她才能可以名正言顺的搬离那里,逃离那个自己不喜欢的世界,逃离那个煎熬自己的家。

    “真好……”在感叹的同时,郝丽也觉得自己太不成熟了,现在想想刚才做的动作,确实是能吓着人,难怪小范会被吓成这样,还好这会儿厕所没人进来,要不然这事情还真是……

    “我才不是那种人呢……”想起刚才小范念叨的名字,郝丽脸更加红得如刚刚被采摘下来的红苹果,生怕自己再有些什么变化,连忙低头收拾了一下头发,回到办公室去了,就算是看着小疯妮子冲向对面的街道办公楼,她也懒得去管了。

    “真的?”

    “是吗?”

    “你快回来,快回来……”

    “余主任太厉害了!”也就郝丽回到办公室那么几分钟的事情,林胖子和秦建国被余主任搞定,职工楼马上就可以动工了,基建科林科长都将合同拿了过来,明年上半年就能分房子了的消息,迅速传到了街道所有职工的耳里。

    四季红街道职工宿舍楼的事情,一直以来是四季红街道的一件大事。这个事情,成了压着大家心头的大石头,也成了四季红工作推不动的根源。虽然体制内的人,都知道住房改革是大势,但一旦涉及到自己的时候,自然是谁都希望是既得利益者,现在眼看着可以享受这个福利,但就是因为卡在某一件事情上,让大家都享受不了这个待遇,无论换了谁都高兴不起来。

    1998年国家实行住房政策改革,东州市也同样进行了改革,不过一些新政策出台后,尤其是这种涉及到各方利益的政策,特别是涉及到制定政策者切身利益的大政策,不太会一下子就一刀切。

    东州也一样,在职工福利分房这件事情上,有一个缓冲的过程和缓冲的政策。特别是在对于政府机关事业部门的福利分房上,和大多数地方政府一样,有一个当地的政策。东州市采取专项房建设的形式,由市政府以及各区政府出面,统一建设一批房子统一分配,解决机关单位职工住房问题。

    这个政策是东州各级政府机关工作人员最后的蛋糕,在这期间市里以及各区立了项的住宅外,其他任何单位不得再建造和私分房子。

    也就是说,后续没了分房子的福利了,错过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当然了,这些建设专项房分配给职工的单位,大部分是机关事业单位。按当时的政策,四季红街道大部分职工享受不了最后的午餐。同时,四季红街道因为由几家单位合并而来,留在街道的职工大部分都因历史遗留原因,基本都没享受过分房福利。整个街道100来号职工,享受过分房福利的职工,居然不到百分之二十,所以在改革政策出来后,四季红街道的职工情绪非常大,甚至有一部分人闹到了区里。

    经过分析四季红街道的特殊情况,在综合考虑了大家的困难,同时在整个东州市,也确实再也找不到同样的情况后,区领导特意向市里要了个政策,允许四季红街道自己建一批房子。

    当然了,市里和区里给了政策,那也不是没有任何前置条件的,条件是必须在街道自己的土地上建房,而且建造的房子必须上交百分之二十给区里。同样,街道建造的房子,必须按市里专项房的标准进行,不能超标和多建。

    有了区里给的政策,四季红街道开始找能建房子的地块。

    同样因为历史遗留原因,四季红街道自有的土地不多,合适建职工专项房的土地只有两块。其中一块因为靠近公墓,被街道职工们一致否定了,最终自然就只能选那唯一的一块地了。

    既然有了地,四季红街道自然也就马上开始办理手续,开始急吼吼的建自己的专项房了。但好事多磨,四季红街道的专项房其他手续都办好了,在地基开挖了一半后给卡住了,这幢房子从2000年开始动工一直建到现在,已经整整过去了3年整,房子地基都只打了一半。

    房子之所以这么久都没建好,是因为这块地有点问题没解决。

    在街道建房子专项房地块边上,秦建国和林胖子两人有一座不大不小的仓库,街道要征用仓库500平米的地,就能建一幢4个单元,总计能达到120套房子的职工宿舍楼。这样一来的话,不但所有没享受过分房福利的职工,都能分到一套合适的房子,而且还能上缴20来套房子给区里,那在区里就没有了任何阻力,同时区里也同意了这个方案。

    既然区里同意了街道提交的方案,街道连忙就开始办理相关手续,开始集资招标开始建房。刚开始办理相关手续时,秦建国和林胖子和街道达成了口头转让协议,但当地基挖了一半要继续办其他手续之后,两个鸟人居然狮子大开口,提出了了街道无法达到的要求。

    按说林胖子和秦建国都在四季红街道讨生活,两人怎么可能为利益,向街道提出这样的无理要求呢,要知道这可是要得罪整个街道啊。可两人就是这么糊涂,就是敢得罪整个街道,也要提这个无理要求。

    当然了,两人冒天下之大不韪,提那么无理的要求,那自然是还有其他方面的原因,有两人不得已的苦衷不得不这样做。

    因为在当时四季红街道局势复杂,有人考虑良久推演再三后,决定来个棋走险招,用这件事情布一个大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