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7章他人的嫁衣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49本章字数:3046字

    2000年,区上还没给街道这个特别政策时,这个仓库虽然是秦建国和林胖子在使用,但这块地却不属于两人。当时马明元指示两人,让两人用高出市场价两倍的价钱,从仓库前主人手里将地买了回来。

    果然,当两人有些不情愿肉疼的将钱付好,办理好土地过户手续后不到一周,区上给街道的特别政策就传达下来了。同时,四季红街道也就迅速选好了要建房的地,这时候两人才知道马明元的信息果真是灵通,心里还想着这样可以向街道卖个好了。

    刚开始的时候,秦林二人心里真没什么想法,更没有提什么无理的要求,两人私下里都认为,马书记果然是有眼光的人,两人用双倍的价钱买下这块地,然后再赔本以原价将地块转让给街道,那街道所有人都要感谢他们的好。可以说,当时两人根本就没想过要用这地块来拿好处,基建科科长找他们两谈的时候,两人根本就没提啥要求,甚至基建科科长暗示两人,可以提点街道能解决的问题时,两人都连忙摇头表示不用。

    因为两人那时候里想着的,全是如何讨好街道,讨好街道的所有职工,根本没想着要提这样那样的要求,来得罪街道干部了。更何况是提这种不但得罪街道干部,而且还会得罪所有街道职工的要求,他们还要在四季红继续混饭吃,可不想成为众矢之的。

    就在两人要和街道签订正式转让协议时,马明元给秦建国打来了电话,要求两人找个合适的借口,暂缓和街道签订书面转让协议。至于为啥要暂缓签订协议,马明元没说两人也没敢问,虽然两人不明白马明元的意思,但积年来的威势和习惯,而且这块地原本就不属于两人,他们是在马明元的示意下,才买下了这块地,所以两人下意识就按马明元说的办了,商量了半分钟后就找了个合适的借口,暂时没签订这个转让协议。

    街道基建科和街道其他所有职工,包括街道的领导们,也都从没想过秦林两人会反悔,更没想到两人会不惜得罪整个大家,也要提出无理地要求。所以街道并没将这当一回事情,毕竟在这个社会来说,政府部门相对企业来说,永远是强势的一方。

    马明元要两人这样做,自然有他的理由有他的谋划。

    当时,四季红街道书记和主任分设,两个党政一把手正谁都不服谁斗的正欢。马明元想利用职工房这事情,让两人斗个两败俱伤,将这两人同时礼送出四季红,由他来力挽狂潮搞定职工房的建设,拉拢街道职工的人心,顺理成章的接任街道办主任,甚至是书记的职务。

    接下来在2000年这一年的时间里,围绕职工房这件事情,书记和主任确实各出手段,搞得四季红街道鸡飞狗跳,最后却落个斗得两败俱伤的下场。而且也确实如了马明元的愿,书记和主任双双被调离了四季红,让这两个正科级的岗位,就这样空悬着虚位以待,等待马明元入主其中一个,甚至两个一同兼任。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

    不说马明元能同时兼任两个岗位,最后他连退而其次的街道办主任职务,也都没沾得上边,依然还是在原来的位置上没动。这事情也是马明元运气不好,原本他都活动好了的事情,却因为半道儿插进了个李松,让马明元的美梦破灭了。

    虽然李松来占了马明元的位置,而且还是书记主任一肩挑,但对于李松来说也是一百个不情愿。这真是人比人气死人,有人千方百计、想尽办法、挖空心思,甚至不惜耍尽阴谋诡计,想要谋求的一个位置,别人却根本不屑一顾,就算坐上了还会觉得无比的委屈。

    来四季红街道之前,李松是陵城区区长的秘书,是区政府办公室主任。当时区长在陵城区已经三年了,却在这里工作得不怎么顺利,特别是和区委书记之间的矛盾,已经到了要撕破脸的程度。

    官场上的事情,有时候说不好是谁对谁错,但一旦撕破了脸闹翻了,那绝对是两个人都有错,所以区长想着既然自己搞不过书记,那就不如退一步海阔天空。当然了,那也是正好区长的靠山,东州市市长即将调到省里任副省长。

    同样,市长调到省里去任职,也是和强势的省委常委、市委书记合不来,再加之支持市长的省委书记,因为在江南省干的不错,受到中央领导的肯定,被委以重任要调任某沿海大省,所以市长才避市委书记的锋芒,主动请求调离东州市。

    这就是所谓的一朝天子一朝臣。

    同样,赏识余鄂的工控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其实也是东州市市长的有力支持者,算得上是市长一派的干部。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老人家在未到退居二线的年龄,就被免去了董事长职务。而接任工控集团董事长的人,是市委书记赏识的少壮派,而且还是从来都没有过企业任职经历的纯粹政工干部。

    因为余鄂是老书记的人,就这样余鄂也一样受到了牵连,被稀里糊涂的派到了四季红街道来。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李松和余鄂有那么一点自然的亲近,所以上次余鄂要提拔韩勇的时候,李松才看在这样一层关系上,不顾马明元的反对强烈的支持他。

    在四季红街道书记主任调走前,区长就知道自己将要调离陵城区到省里去任职,所以在他走之前想先安排好自己的人。区长将李松安提为副处级后,却无法给他安排个实权岗位,思量来思量去也为了继续培养李松,就决定安排他到街道或乡镇去担任一把手,这样为他以后再进一步刷一个更好的简历。

    排来排去,区委书记只同意让李松来四季红街道,因为这里一向是个乱摊子,而且也一向都是区里后进街道,没人喜欢来这里任职,区长没办法只得委屈李松,让他这个副处级来这里先呆着,等刷好了简历后再想办法调走。

    四季红街道本来只是正科级,李松都已经是副处级了,他来这里本来就已经有些委屈了,自然得书记主任一肩挑了,要不然也就太委屈他了。

    既然不能委屈李松,那自然就得委屈马明元了。

    虽然马明元也很冤,也有不少人为他叫屈,觉得他已经很委屈了,现在这样的话就让他更委屈了。可谁让李松上面有人呢,而且李松上面的人呢。虽然马明元上面也有人,但李松上面的人,要比马明元上面的人来头更大,自然就只能继续委屈马明元。

    原本马明元上面的人也想借这个机会,通过将马明元调走来给他解决正科待遇,比如调到文联或者是区总工会,这种地方争取的人少,比较容易帮他解决正科待遇。但让人没想到的是,那两位被马明元借职工专项房,狠狠的阴了一把的党政领导,在吃了亏之后发现了端倪,居然一反常态的联合起来,动用了两人所有的关系,硬生生的告了马明元一本恶状。

    这一恶状告下来之后,马明元的正科待遇也就黄了。同样,四季红职工专项房的事情,也就这样给耽搁了。

    为了职工房这事情,街道其他领导也去找过区领导。同样,为了秦建国和林胖子两人提出的无理要求,街道和区里也都协调过了,但这两人的胃口实在是大了点,区里都无法满足这个条件,事情自然就继续搁置了。

    要满足两人提出的条件,就得要突破现有的政策,这样就得有区领导出来挑担子。区领导也不傻,这种突破政策底线,出来挑担子的事情,他们可不会随便来干。何况是为了一帮与自己无关的人挑担子,更何况为了职工的利益突破政策,这种事情绝对不能有先例,不然将来就会有下一个看样。同样,这事情如果拿到台面上说,也说不太过去。因为这种政策要是突破了,将来一旦被人抓住把柄,挑担子的领导绝对要吃苦头。

    余鄂在工控集团没享受过福利分房,到这里也没想着要享受这个待遇。而且这事情既然这么多年都没解决,自然也轮不到余鄂来解决。

    当然了,包括余鄂在内,四季红街道100多名职工,除了马明元以外,其他人谁也不知道,职工专项房居然就卡在了他马明元这里,要不然估摸着马明元就别想在四季红混下去了。同样,林胖子和秦建国,也硬硬的生受了这个黑锅,也从来没和别人说起过,所以马明元才能这样稳坐泰山。

    余鄂今天解决了这事情,马明元绝对高兴不起来。

    余鄂这样做,至少在这件事情上,对于马明元来说,那可算是釜底抽薪,让他原本辛辛苦苦、费心巴啦的布局,就这么一下子都落空了,甚至可以说是为余鄂做了嫁衣。

    只是马明元想不明白,余鄂怎么会对这事情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