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8章陌生短信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50本章字数:3049字

    马明元想不通。

    其实开始的时候,余鄂也想不通,或者说他真没想到。

    这事情,居然是林胖子送他的大礼。

    今天上午,在德祐建材搞成那样,林胖子吃够了苦头后冷静下来,连忙去找刘总助商量怎么办。在刘总助的分析下,林胖子又连忙去找余鄂,去给余鄂送好处,可最终他却发现一个事实,自己手里实在是拿不出什么,能打动余鄂的了。

    因为他各种方法都试过了,无论是给余鄂送钱,还是给余鄂送美女,或者是其他什么东西,余鄂就只有一个字:不,不要,都不要!

    这让林胖子很是恐慌。

    思来想去,林胖子觉得自己得给余鄂纳个投名状,那也才能让余鄂不再追究他的无礼,所以他就将这事情给供了出来。林胖子虽然不是官场中人,但他事后自然也知道这事情的重要性,知道马明元绝对不会轻易放过这事,但他这时候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林宏集团那笔订单对于他来说,要比马明元重要得多。

    “余主任,你只要和秦建国说,他绝对会同意。”商人为利轻情,林胖子为了自己这个订单,根本就顾不得他和马明元多年的交情了,“这样的话,您在四季红的威望,那绝对就是……”

    既然是这样,余鄂自然就要笑纳。办好这件事情,除了提高自己的威望外,也能来一个釜底抽薪,让某些人的布局落空,甚至还会发生一些有趣的事情,或者是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来。

    余鄂对职工专项房这事情有所了解,虽然他没想过要享受分房,但大家关心的事情他自然也会关注一二,这样才是做领导最起码的素质,所谓时刻了解群众思想动态。无论是以前,还是在林胖子和他说起这事情之前,他都从没往这事情上动过脑子,余鄂认为两人当时确实为了这块地,付出了两倍的价格。商人重利是最起码的常识,他们既然敢得罪街道所有职工,也敢咬牙卡着房子不让建,自然会有他们的底牌,余鄂认为自己还没能耐,让两人在这事情上松口,所以他就根本没往这事情上想。

    但现在知道了事情的真相,而且林胖子还满口应承,只要余鄂开了口要这块地,秦建国绝对会同意,那他自然就不会放过这做好人的机会。

    更重要的是,做了这件事情后,不但是做了好人拉拢了人心,而且大家还会通过这事情,发现余主任的能量实在是大,他的威望就会得到空前的提高,他的工作推进也会顺利得多。甚至在有人要给他使绊子时,那些负责打下手的人,就得仔细掂量掂量,自己是不是有这个能耐给余主任使绊子,自己会不会受到余主任的报复,自己是不是吃得消余主任的报复。

    另外,那些在旁边看热闹的人,特别是某些投机分子,就会下意识的想着,是不是趁着这个机会,去向余主任告个密啥的,让余主任欠自己一个人情,将来有事情求他的时候,人家也会看一份香火人情。

    如果说德祐材料事情,让大家觉得惊奇,感觉到余鄂不简单,但那也只是惊奇而已,大多也只会感叹一下,余主任很有门路,能让林胖子这瘪三吃瘪,这个主任大家不能得罪,以后在他面前得小心点才行。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感叹最终也会慢慢消散,毕竟打林胖子脸的事情,和大家都没有什么切身的关系,他们也没得到什么好处,自然就会慢慢的淡忘。

    但解决了职工房这个事情,那可就是完全不一样了,首先大家得到了好处,而且是实实在在的好处,当然也是大大的好处,要不然郝丽和小范也不会这么失态和疯狂。人心都是肉长的,得了都人家的好处,在没有利益冲突的时候,就会下意识为对方考虑考虑,就会念着人家的好。

    这时候要组织部来搞民主测评,余鄂绝对会是四季红街道领导中,得票最高的那个,而且还是唯一最高的那个。

    其次,通过这事情,大家自然就切身感觉到了,余鄂不但是个有大有能量的人,而且是个能解决大难题的人,是个能搞定别人搞不定事情的人。

    在体制内,大家会同情弱者,但那只是同情而已。那些同情弱者的人,大多数不会因为同情,就会在你苦逼跌倒的时候,伸出手来拉你一把。他们没有抬脚踩你一脚,那就是已经非常仁慈的了,抬脚顺便踩你一脚,那你也怨不得人家,谁叫你是弱者呢,你就算发出呐喊的声音来,也不会有人听到。

    仰视强者,跟随强者,支持强者,那是体制内的规则。

    职工房这件事情,已经搞倒了一名书记和一名主任,连现任的副处级书记主任李松,以及街道其他所有班子成员,再加上街道100多名职工,都解决不了的问题,居然就让余鄂给解决了,他不是强者谁是强者呢。

    其实,李松上任之初,也想做些事情,也想树立一个强者的形象。他到任之后发现街道干部们情绪当非常低落,仔细了解了一番之后,才了解到了事情的根源,居然就是处在了职工专项房上,于是他开始动用自己的关系,想办法来解决这件事情。在发现自己解决不了后,李松甚至还专门去找区长,想趁着区长还没调走之前,帮他解决这个问题。区长开始也想帮他解决,但仔细了解了情况后,这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

    后来,随着区长调走之后,李松无论办啥事情,都不顺利了。原本对他抱有希望的街道职工,这时候也看出了他的底细,接下来自然就是失望了。而且街道李松自己在区里享受了福利分房,就算房子建好了也没他的份,特别是从去找调走后,他清楚的认识到了自己的现状和未来,也就本着来刷简历的心态,开始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了,就更不会为了职工的房子,去做秦建国和林胖子的思想工作。也绝对不会冒着挨训的危险,去区里触领导的霉头,找领导去要承担风险的政策,帮秦林两人解决无理的要求。

    虽然大家都很着急,但大家都说不上话。

    而能和秦林两人说的上话的马明元,却不想为这事情说话,他自己早就分到了一套140多平米房子,不用为房子的事情窝心。再说了,他也不想自己费心费力设的这个局,就这样不声不响起不到应该的效果,而且有了效果后让李松摘桃了桃子去。

    大家为什么会支持强者,为什么会跟随强者?

    那自然是希望跟着强者,在强者吃肉的时候,大家能跟着喝点肉汤,吃点漏下来的肉渣。有些强者会比较独,宁愿自己吃撑了吃坏了喂,也不分点残渣剩菜,让大家跟着一起沾点光、得点好处。这样的强者,时间长了只会让人怨声载道,慢慢的他的跟随者会越来越少。当有另外的强者出现后,他的那些跟随者,就会很容易弃他而去,投靠到对方的阵营。甚至在由足够利益的时候,他的跟随者会为了利益,反叛将他打倒。

    没有盼头,人家还跟着你干嘛?

    所以说更重要的是,通过这事情大家会认为,余鄂是个肯为大家着想,为大家谋福利的好领导。

    历史上,那些老大独享一切,却最终被跟随者抛弃的例子,比比皆是。

    按说,余鄂和职工专项房这事情没太多关系,但他却为了大家让秦建国和林胖子同意,这不是为大家着想那什么才是为大家着想,有能耐又肯为大家谋福利的领导,难道还不值得我们跟随,不值得我们支持吗?!

    “余主任不回来吗?”听郝丽说了认捐仪式的事情后,李松畅快的答应了,刚才余鄂给他打了电话,不但说了秦建国和林胖子捐款的事情,而且还提到了职工房地皮的事情。

    虽然李松对四季红没有什么归宿感,对街道的职工也没什么感情,也没期望职工们能说他的好话,但随便是谁做领导,肯定都希望自己的下属夸自己,而不是说自己的坏话。所以余鄂电话里说,请他出席认捐仪式时,他虽然觉得余鄂有些多管闲事,但他还是非常爽快的答应了,并且指示党政办要请媒体来采访。

    四季红就那么屁大的地方,等郝丽和老韩等人在街道大院里,搭建好了捐赠仪式签字台后,德祐建材厂发生的那点事情,早已经在四季红街道传透了。而且街道职工房问题解决了的消息,也在最短的时间内,通过各种渠道传到了四季红100多名职工的耳朵里。

    “滴滴,滴滴……”这会余鄂已经找地方给手机充了点,虽然没有电话却不停有短信进来,他随便翻看了这几个陌生电话号码,以及短信里的内容,余鄂真是有些毛骨悚然。

    他知道,绝对不是因为一套房子,就能让人这样做,而是房子背后的影响,让这些人开始主动站了起队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