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1章你们有故事?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50本章字数:3176字

    当初马明元他们那样做,当然是希望能借待遇这个东西,慢慢的让余鄂和郝丽他们之间产生龌蹉。当然了,要是换个别的人,说不定还真会有些不爽,至少肯定得找李通和陈汉去吵去闹。甚至时间长了后,会找机会向马明元汇报工作,向马书记请个安啥的,事情估计打个折扣也能享受点福利。

    所谓树的皮人的脸,人都是要面子的,时间长了自然会受不起人家轻看。特别是在自己应该要享受的待遇,长时间没享受到,而分管领导余鄂又起不到作用之后,原本感激的心情,慢慢的也就会消散。

    即使是像郝丽和老韩这种情况,虽然两人并不是很有钱,但家里情况也不差,不在乎这每个月几百块钱,但只要是体制内的人,都会在乎所谓的待遇,因为这是当官的面子问题。

    不过郝丽和老韩有些特殊,两人都是余鄂一手提拔的人,而且两人性格也不是那种朝三暮四的人,要不然郝丽也不会在家里出状况的情况下,依然还是没有闹出什么绯闻。同样,老韩要是那种人,也不太可能会当科员这么多年。

    两人都没去找李通他们闹,更没去向马明元请安。

    “呵呵……”郝丽见李通不接,拿出来数了数自己应得的,将其他的放进信封,然后扔给了李通。她将属于自己的那份放入包里,脑子里浮现出当副科长一个月后,老韩和为她只拿副科长福利打抱不平时,那个坏蛋主任安慰自己说:不该你拿的一分也不要拿,该你得的少一分也不行。你等着就行了,迟早有一天,李通那混蛋会屁颠屁颠的,自己将属于你的那份,亲自送上门来求你收下。

    今天还真应了那坏蛋的话。

    “郝科长,这是你应该的待遇啊……”李通连忙解释,又要将信封塞进郝丽手里。所谓待遇,从大的来讲只有一个标准,那谁职务高谁的福利多,谁职务低谁的福利少。但在李通等人手里,却还有一些更细小也更实用的标准,更能让当事人觉得高人一等。

    虽然说工作有缓急,岗位无轻重之分。但职务既然有高低之分,那岗位同样也有前后之分,人更有亲疏远近之别。在不同级别中,李通他们又根据各种明目和需要,在同一职务级别中,又分成了高中低三种。虽然定位高等的人,有可能只比中等的每个月多拿了100块钱,但在某些人心里,这个待遇却是完全不一样。

    李通现在给郝丽定的标准,自然是就着最高的待遇来,甚至比他这个一等一的财务科长,还要多拿50块钱一个月。

    “谢谢李科长,我就拿这些够了,我只拿我应该拿的钱。”郝丽虽然知道李通是因为余鄂的原因,才给自己这个一等一的待遇,但她觉得李通转变得太快了些,所以她也有些把握不准,不知道李通到底唱的是哪一曲,因此她也就多了一个心眼,死活不肯要那多余的钱。

    “郝科长,我……”李通见郝丽不肯要,脸上五官一挤有要哭的意思。

    “好了,李科长,有事说事,你这样我可不伺候了……”郝丽一见李通要耍把戏,连忙立马下最后通牒,“啥事情你说,看在你以前帮我的份上,能帮你的我尽量帮。”

    “是了,李科长,记得将领取福利的签收表拿过来。”郝丽将信封还给李通,作了一个您请便的手势。

    …………

    “郝科长,我真是瞎了狗眼了,我,我……”李通当然不会就这样走了,他可是认为郝丽是余鄂的自留地,他现在找不着余鄂,打电话对方不接,发短信对方不回,他就先来拍拍郝丽的马屁,希望郝丽能帮忙吹点枕边风。

    当然了,李通不会和郝丽讲,自己被朱光明抓住的事情。

    不过要和郝丽检讨,小范上次那报销的事情,就是一个很好的借口,所以他一个劲围着小范报销的事情检讨,说自己瞎了狗眼猪油蒙了心,居然受人家的指使,发了失心疯毛病,来为难小范这样一个小姑娘,自己真是良心给狗吃了去。

    对于李通拿这事情来忏悔,而且将这事情的前因后果,都一股脑的倒了出来,说了一大通自己的不是,说尽了词典里汉字里能道歉的话语后,郝丽也真是醉了。李通那人模狗样的欺负人,虽然确实是忍无可忍、确实是可恶无比,但这事情的根源也不在他身上,他要是不这样做的话,只怕别人也会这样做。

    只是郝丽一直奇怪,李通这是知道了什么,居然在自己面前说马明元的不好,这是要舍了他的老主子,来投靠那个坏蛋主任了吗?郝丽并不傻,他觉得李通有点反常,所以也就只听李通说,自己并不说什么更不表态。

    或许是发现自己的作为没啥效果,李通唠叨完后起身走了,他得再回去想想办法,最起码不能让那事情给暴露出来,不让自己副主任就根本不要想了。

    好不容易送走李通,郝丽将自己一个人关在办公室,开始梳理今天的事情。

    恍如做梦,这是她最能形容她现在心情的词语。今天的事情她都亲身经历过了,也只有她最接近事实,但还是让她觉得非常的不真实。早上和余鄂去找秦建国和林胖子,吃了闭门羹受的那份侮辱,郝丽现在还记得一清二楚。

    “什么东西啊……”林胖子老婆小玲的话,现在静下来之后,依然还在她耳边回响,真实得再也不能真实,可也就那么十多分钟,事情居然反转得如此的彻底和戏剧,让她在惊喜之余有些不知所措,现在清静下来之后,都有点觉得不那么真实。

    “小范,小范……”关着门将今天的事情过了一遍后,郝丽还是觉得不真实,连忙叫小范过来求证,可小范已经被李通给忽悠走了,整个康复中心只有她一个人在,看着空荡荡的康复中心,摸着真实存在的空调,她的心再次凌乱了……

    “太厉害了,真是太厉害了!”检查了一遍秦建国和林胖子认捐的所有手续,将康复中心十多台空调全摸了一遍,又看了看李通留在这里的存折,郝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坏蛋主任真是个敲竹杠的高手,居然让秦建国掏了这么多钱,“太爽了,老娘还真从没这么爽过……”

    “哼,刚才还说人家软呢……”透过窗往外望去,郝丽发现街道几个女职工,也就是前面笑话余鄂,说他有些软的那几个嫂儿们,正聚在一起兴高采烈的讨论着什么,如果说前面的笑带着嬉笑,那这次的笑却是发自内心的欢笑。

    不远处职工专项房的地基那里,也聚集着不少人,因为基建科已经办好了土地转让手续,施工单位的人居然也很应景,派了几个工人过来,正在收拾那里破烂的围墙,看样子马上又要恢复施工。

    再转头看那些八婆们说话,从她们说话的口型来看,以及随风传来钻进她耳朵里的只字片语,郝丽就能估摸着她们又八卦,而且是又在八卦自己那坏蛋主任。不过这次八卦的内容,肯定不是说他软哒哒的没劲,那样子肯定是在夸奖那坏蛋,看那几个贱人春心荡漾的模样,就知道她们肯定没想啥好事……

    余鄂并不知道,四季红街道的小嫂子们,会私底下说他太软。

    他更不知道,郝丽为了那几句,可是气得够呛了。要不是后来不停出现的状况,只为了嫂儿们那几句话,郝丽绝对要不开心一整天。上次有人说余鄂太懦弱了,郝丽还和对方呛了几句,后来他来科里办事时,郝丽还找了好几个借口,让着人来回折腾了好几天,吃了好几个苦头耽误了不少事情。

    为了来回折腾人的事情,老韩还奇怪好几天呢。因为郝丽参加工作这么多年,对人从来都是客客气气,做任何事情都是赶早不赶急,能八个小时给别人办的事情,哪怕规定可以五个工作日办好,那她绝对不会拖到八个小时过十分。

    郝丽觉得余鄂今天做的这件事情,非常非常的解气,非常非常的痛快。

    郝丽觉得解气和痛快,并不是余鄂用啪啪的耳光,打得那些人低头而痛快。而是余鄂能解决四季红第一难题,用甜甜蜜蜜的棒棒糖、用实实在在的好处、用她们梦寐以求的职工房,让那帮多嘴碎嘴的娘们,完完全全的、堂堂正正的、痛痛快快的,切身感受到了那坏蛋主任,是多么强悍有力、是多么的够男人!

    “余主任可有点不够男人,不够男人……”郝丽装成那帮八婆的样,用某个人嗲嗲的语气说,但随即马上话锋一转,用她那小辣椒的语气呵斥着说,“你们那些臭婆娘,知道什么啊,我这坏蛋主任那可是够爷们,你们家里那些不中用的臭家伙,全加上来都抵不过他一个……”

    “也不知道这坏蛋在哪里,到底是咋回事……”郝丽越来越有些搞不懂余鄂的情况了,这时候她心里突然有些幽怨的说,“坏蛋,真是个坏蛋主任,要是你每天都这么强就好了……”

    “今天闹成这样,你们都噢噢叉叉了?”突然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吓得郝丽哈赤的从座位上跳了起来,双手捂着她那绯红的粉脸,恨不得在地上找条缝,呼啦一下子钻进去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