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3章到底什么意思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50本章字数:3196字

    当天下午,四季红街道欢声笑语一片,余鄂一直在东州东湖会所,也是玩得乐不思蜀,刚开始一直和林峰他们玩游戏,后来又是游泳又是打保龄球,到了晚上夜幕降临后,这才一起到七号楼开了一桌,去吃那里的法国菜。

    “到底怎么回事啊?”同样是华灯初上之后,在四季红红灿烂KTV夜总会的三楼,一样也这样开了一桌,上午被郝丽狠狠敲了一竹杠的秦建国,赫然就在饭桌上,正端着酒杯朝一满脸是麻子的男子敬酒。

    麻脸男子就是马明元,和秦建国喝完酒后,他点着一根香烟深深的吸了一口,淡淡的问秦建国。虽然接到秦建国的电话后,马明元确实非常的震怒,但在基层为官多年的他,早已经有了喜怒不形于色的修养,所以也只是电话里骂了秦林二人几句,然后一连抽了几根香烟后,他的情绪又慢慢的调整过来了。

    到晚上几个人碰面的时候,马明元已经完全调整过来了,所以秦建国他们见到的,依然是那个不急不忙,风轻云淡的马书记。实际上,如果郝丽在场,他就会发现一个情况,那就是下午给她送东西的那些人,那几家企业的老板大部分都在这饭桌上。

    “马书记,朱光明这鸟人插手这事情……”晚上的饭局,原本是安排给老王庆祝的饭局,真要是这样的饭局,这个摆着的肯定不止一桌,而秦建国和林胖子肯定也上不了主桌,至于其他人肯定都没资格参加这次聚会。

    然而上午市委组织部来宣布,确实是宣布老王上任,但老王却并没有接老李的班,而且居然都没能进入常委班子,只是排行在常务副区长后面副区长而已。虽然副区长和政协副主席相比,前者比后者也金贵不少,但与常委甚至是常委公安局来比,这之间的差距就有不少了,所以老王心情不太好,就没心思吃饭了。

    因为四季红的事情,马明元让秦建国将其他人拢过来,反正该准备的稀罕玩意,也都准备妥当了,除了选几样做好给老王送到家里外,其他的东西那就自己享用好了。当然了,将这帮人拢过来,并不是因为这几桌饭菜没人吃,而是马明元想弄明白,今天有关余鄂的事情到底是咋么回事。

    秦建国将帮马书记点燃了香烟的打火机放在桌上,无奈的朝旁边另外几个老板说:“还有林宏集团的事情,我们也没办法啊……”

    马明元自然不是问林峰的事情。

    摊上这事情他也没办法,他一个小小的街道办副主任,还没办法找林峰帮忙。虽然很好奇余鄂怎么会和林峰搭上关系,但想想余鄂在驻京办呆过的经历,马明元还是想通了,只是他没想到过,林峰会和余鄂关系这么好。

    刘总助马明元也认识,所以当秦林两人给他打电话,说起职工专项房的事情时,他虽然真的气得暴跳如雷,但随后他给刘总助打了电话,了解了有些情况后,他知道这事情他没办法,自己没办法帮两人,也就不怪秦建国和林胖子两人了,换了谁在这样的情况下,那也得松口答应这事情。

    只是马明元不知道,是林胖子出卖了他。他还以为余鄂这小子,已经城府深到这种程度,居然不知不觉的就狠狠的摆了自己一道,让自己白忙活了一场,最终却为这小子做了嫁衣。

    因为信息的不对称,所以马明元就自认为,今天余鄂去工厂找秦建国和林胖子等人,不过是他早就安排好的戏码,因为他知道林峰下午要来辉煌建材厂,所以就请林峰帮忙,上午来对林胖子来个临时突击。

    不过,马明元认为林峰帮余鄂的忙,一次两次最多了。而且他认为林峰之所以帮余鄂,是因为这样做并没有影响到林宏集团的利益,反而会给林宏集团赢得好声誉,所以这次的事情纯粹是个例。也就是说,以后余鄂再要找这样的机会,不太可能会有,就算是余鄂要求林峰帮忙,估计就算是林峰肯帮忙,但林宏也不太会同意。

    应该说,马明元的分析非常到位。同样,也正是基于这个分析,所以余鄂才在林胖子纳了投名状后,他立马就和林峰沟通,请林峰和他一起出面,给秦建国施加压力,所以秦建国接了电话之后,才不得不答应余鄂的要求。

    虽然秦建国很心疼自己的损失,但马明元并不在乎这些,他在乎的是为什么朱光明会插手这事情。

    “上百万啊……”秦建国嘴里嘟嘟着,心里疼得如刀绞一般,所有的损失加起来上百万啊,那可是建成厂好几个月的利润啊,现在就这样捐给了残联,就这样捐给街道了,最终只拿回来两本认捐证,而且还因为专项房的事情,得了一个万恶资本家的称号。

    “马书记,刘总助不肯松口啊……”林胖子今天晚上也很忧郁,这样子和他两百多斤的块头比起来,一点都不协调,但他没有办法,不解决那个单子他这忧郁就不会自动消除。这时候他还得遮掩,不能让马明元知道了,专项房的事情是他告的密,要不然他在这里也一样吃不了兜着走。

    “你这里呢?”马明元转头问秦建国,“钱砸进下去了有用吗?”

    “还在想办法,林少还没最后松口。”秦建国也是没办法,他办理好捐赠手续后,就连忙去找刘总助,但刘总助告诉他,林总还没松口,说要让他好好反思,不过刘总助也安慰他,既然他按余鄂的去办了,那这事情绝对就算是过去了,现在只不过是还要点时间,给上面点面子而已,不过在马明元这里,秦建国和林胖子当然不会这样说,“而且刘总助说,就算是能挽救,只怕最多也不超过一半……”

    “妈的,便宜陈德祐这个叛徒了!”林胖子很不开心的自己喝了一杯酒,愤愤的朝马明元说,“要不是这小子,我那笔订单也不会这样……”

    这帮人来这里发闹骚,自然不是想马明元主持公道。林胖子担心大家将话题扯到街道职工专项房,就将话题引到了陈德祐身上,即使提起德祐建材厂的事情,他都觉得是丢脸丢到了外婆家,但为了防止马明元怀疑,他甚至都顾不得自己再次扯出自己出丑的事情了。

    其实,马明元就算想主持公道,他也没这么个能耐。他们是希望马明元能想想办法,能在其他方面给予补偿,比如林胖子和余鄂提到的拿快地,他就希望马明元帮他协调,能够以最小的代价拿到手,好歹也是堤外损失堤内补嘛。

    “朱光明这货,这次要搞什么啊?”马明元没接林胖子的话头,而是重新将朱光明的话题提起,原本自己还托他办事情,事情没办成不说,现在反倒和自己对着干了,这鸟人到底是要干什么呢。

    “是啊,马书记。”头顶呈地中海状的孙老板,端着酒杯来敬马书记,满脸诉苦色的说,“朱光明这货,我们可惹不起啊……”

    孙老板的公司,可不是建材公司,与林峰并没有纠结,但他今天也还是去找了郝丽。那是因为今天,林辉这货在抓到逃犯后,居然还装模作样,带着一帮人上门服务。刚开始见着林辉时,孙老板还真被吓了一跳,以为自己这里藏着了逃犯的同伙。

    相对于某些地方来说,东州整个经济社会环境还是非常不错的,政府部门经常会带队去企业上门服务,公安局和派出所也会定期上门,为企业服务解决难题。另一方面,朱光明虽然有点凶巴巴的,但他带着手下这帮人,确实还是算能干活,四季红辖区内的治安,除了少数特殊地方外,其他老百姓日常生活的地方,比很多地方还要平稳安全。这样的社会环境,对企业来说,特别是对于劳动密集型的企业来说,是有很大好处的,所以四季红这些年来企业并未外流。

    不过后来一看架势,孙老板总算是放心了,林辉不是来抓人的节奏。既然不是来抓人,那也就是说自己这里没逃犯的同伙,那孙老板也就很自然,也很坦然的接受林辉的服务了,而且还向林辉提了几点不痒不太的建议和意见。

    但随后聊来聊去,随口乱聊了一通,将林辉他们送走,自己一个人在办公室琢磨了一会后,孙老板有些怕了。因为他们发现,林辉今天上门服务,聊来聊去和他或者他厂子有关,这可是被盯上了的感觉啊!

    后来他找人问了问,对方告诉他一个总原则:林辉肯定不会白来,你自己好好的想想,最近你有没有得罪朱所长,要是没得罪朱光明的话,再向想看自己有没得罪街道的余主任。

    “你们啊,还是不能太势利眼拉。”对方应该是知道了点什么,只是不肯和孙老板细说,所以才会这样和孙老板说,“不知道为啥,最近朱所似乎和街道的余主任走的很近,你眼睛放明亮一点……”

    当然了,孙老板并没向马明元透露,他了解到的模糊信息,因为他知道马明元和余鄂不对付,他担心自己提到余鄂,会让马明元不高兴。

    “朱光明这货。”马明元深深的吸了一口香烟,眼光深幽的看着窗外,不知他在想什么,他也很奇怪朱光明为啥会和余鄂这么好,这让他百思不得姐,“到底是什么意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