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6章谁没落难时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50本章字数:3069字

    在实现自己人生小目标的路上,马明元一直不亦乐乎、自娱自乐的玩着各种小聪明,将一个个的对手玩得欲仙欲死,将一个个对手玩得对他敬而远之。

    但是,就在今年六月份的一个晚上,当马明元从一个妹子身上,无力的滚下来之后,他突然发现一个无法接受的事实:他老了,他力不从心了!

    “大爷,您悠着点……”妹子那句话无心之话,瞬间将他的自信心击垮。在一阵狂暴的风暴之后,妹子被拖出去暴打了一顿,但当听到妹子的哀嚎后他也冷静了下来,随后他惊悚的发现了一个事实,一个他不得不承认的事实。

    他马明元不但老了,不但力不从心了,而且他居然马上就要满52周岁了。

    这是一个噩耗,这是一个他无法更改的噩耗。

    在时间面前,无论你是有大智慧,还是有小聪明,都没有一丝一毫的机会战胜它。逝去了的光阴,永远也回不来了,失去了的青春,也永远不能重返。

    在陵城区官场有个不成文的惯例,或者是说在很多地方的官场,也有这样一个成文或者不成文的惯例,52岁以后副科级干部不再提拔。

    整整一个月,马明元都没从这个噩耗中反应过来。

    但当他反应过来之后,他更加无奈的发现,如果他要实现自己的目标,晋升为实权正科职务的话,那他现在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因为到明年3月份他就满52周岁了,总共加起来不超过9个月了。

    马明元认为,这位数不多的9个月,是他唯一的机会,也是最后的一次机会。当然了,如果他不是那么的固执,肯定也能打些折扣,在不少人的羡慕中实现他的目标。如果他在年满52周岁之后,还是没能当上正科主任后,那在他会被安排陆续退居二线,等待屠建国退休后,由他接任政协组长或者是人大主席。

    在这种待遇性的岗位上做个两三年后,区上也会安给他个安慰奖,安排他到区里人大或政协任职,让他轻松的在正科岗位上退休,然后拿着不菲的退休工资,慢慢的安度晚年。

    但这种解决待遇的正科,马明元不喜欢也不想要。他认为这样的正科,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权力,他马明元不需要这个待遇。马明元固执的很,或者说他个性太要强了,他不肯曲线救国,更不愿意被人可怜。他认为这种所谓的解决正科待遇,只是上面人可怜他而已,他不需要某些人的可怜,他需要真正的正科,真正有实权的正科。

    所在发现最后只有一次机会后,他决定一定要抓住!

    马明元必须要抓住这次机会,他绝对不容错过这次机会。而且他自我感觉非常良好,觉得自己在现任区委书记那里的印象不坏。估摸着只要再冒个头,让书记觉得自己不错,那事情就基本上解决了。

    因为这个原因,马明元直接出手,开始要抢余鄂的胜利果实。眼看着计划朝着自己的安排,一步步的在慢慢实现。可没想到朱光明这老小子,居然会为余鄂出头,这下打乱了他的计划,坏了他的好事。

    马明元不明白朱光明为什么要帮余鄂,要知道为了能让朱光明出手帮忙,马明元可是出了很大的价钱。因为碍于面子,也不知道朱光明到底有什么打算,马明元不太愿意低下身段去找朱光明,所以他只能自个想。

    这老小子唱的到底是哪一曲呢?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马明元要更多的消息,判断朱光明的动机,以便在接下来和他谈判时,能给出打动他的条件,“老林,你在找人问问,朱光明和余鄂到底是什么关系……”

    “好的,马书记……”

    “谁和你说的那些情况?”马明元又朝秦建国说,“你了解的那些消息没问题吧?”

    “是林辉和我说的……”秦建国原本和林辉关系非常不错,但不知道为什么这小子居然不肯和自己说实话,只肯隐约的提醒他,让他少参与到马明元和余鄂的争斗中。

    “林辉可是朱光明培养的接班人……”虽然晚上的饭局都已经结束了,但马明元一直都在思索着,一直到第二天天都亮了,他都没有一丝睡意,依然和衣窝在沙发里思考着办法,哪怕是窗外明亮的阳光照射进来,让一晚上陪在旁边的秦建国惊醒过来,轻轻过来请他去吃早餐,他都没能思量出一个稳妥的办法来。

    “主任,余主任早,早……”就在马明元无奈去吃早餐的时候,半夜才从东州回来的余鄂,刚还有些睡眼惺忪的走出自家院子,正准备去开自己停在路边的破皮卡车时,却看见街道的司机付林云,正拿着车钥匙忐忑的看着他,和他打招并指着停在旁边的金杯车说,“我来接您……”

    “秦建国捐的那辆车?”余鄂一看是辆金杯车,心想秦建国倒是麻利,昨天说捐车今天就送了过来。

    “是,是的,秦总昨晚十一点多才将车送过来,我一早去洗了洗,不然早就……”余鄂无奈的笑了笑,付林云显然是为自己来迟了,没能在外面等候自己而有点自责。

    这是余鄂到四季红街道后,头一次享受有专车来接,还真有点让他不太习惯。不过这车是他弄来的,既然现在有人开这车来接自己,那余鄂也就不客气,他钻进车里看了看,发现这车不但外表新,里面也是全新没用多久的样子,看来这应该是秦建国刚买的新车,而不是原来说要捐个的那辆旧车。

    其实余鄂根本没有叫他来接自己,更没让党政办派车来接自己,郝丽也没和自己说,要让人开这车来接自己,现在这个样子看来,应该是付林云自己主动来接他。四季红街道总共有四个专职驾驶员,另外三个驾驶员都有车,他只是一名候补司机,现在街道有了第四辆车了,将车交到他手里自然是名正言顺。

    余鄂看了看付林云,心想这小子倒也是有心,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党政办陈汉的吩咐。一看到付林云后,余鄂就会不由自主的想起陈汉,说来自己和这两个人,还真是有一段不得不说的故事。

    “天气不错啊……”虽然只是一辆金杯车来接,但余鄂今天心情还是大好,根本就顾不上因为想起陈汉,而曾经压在心底的不快。

    车是身份的象征。

    虽然这只是辆金杯车,并不是什么本田奥迪,也不是他这个级别该配的普通桑塔纳,但今天余鄂确实街道第三能有专车接送的人了。虽然这辆车昨天还属于秦建国,今天估摸着还没来得及办理过户手续,但今天这车却已经实实在在的,成了四季红街道的公车,看样子只要他同意的话,这车也绝对能成了他的专车了。

    “余主任,真是对不起……”余鄂刚想了这些,车子已经往前走了一公里,这时候正停着在等红绿灯,付林云回头红着脸,真诚的向余鄂道歉。

    “没事……”余鄂见付林云向自己道歉,他愣了一愣不知道为啥向自己道歉,再一看付林云那焦急的眼神,这才想起自己刚到街道上任时,还曾经和他家吵架的事情。不过他早就不记得了这事,没想到付林云却一直放在心里。

    “真的,余主任,我们,我们……”付林云不知道余鄂这话啥意思,是不是真的原谅他们,有些手脚无措的摸着方向盘说,“真的请您,请您……”

    “真的没事。”余鄂看着这个眼睛红红的,有些手足无措,很是紧张的汉子,心里叹息了一声,真是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啊,用手拍了拍他肩膀安慰他说,“我当时就没生你们的气,现在更别说要你道歉了,安心开车吧……”

    “是,是……”付林云听余鄂让他安心开车,连忙稳了稳自己的情绪,但仔细一想似乎又以为余鄂在怀疑他的开车技术,这下他更是慌了神了,连忙又转头向余鄂说,“我技术很好的,很好的……”

    “真的,你放心好了。”余鄂无奈的笑了笑,实际上他对这个军武出身的汉子映像很好,没和他家吵架之前,余鄂和他还聊过几次,对他的情况也有些了解,看着有些手足无措的他,就再一次拍着他的肩膀说,“真的没生你的气,也没怀疑你的技术,我知道你的技术,那是杠杠没的说了,至于那次的事情,我不是说了不怪你们啊,那时候你们也是没办法,是吧……”

    “是的,没办法,没办法……”这一次,付林云算是放了些心,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非常郑重一字一句的说,“请余主任放心,我绝对能为您服务好,家里事情也处理好了……”

    “是啊,你们也是没办法啊,谁都有一筹莫展的时候……”余鄂长长的叹了口气,意味深长的指着十字路口亮起的绿灯说,“家里的事情处理好了,那就好啊,一切都会过去的,是吧,你看,现在好了,是吧,你看绿灯亮了,我们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