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九宫图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33本章字数:1457字

    在他的身体里似乎有一股气流在串动,而且这股气流串动的毫无规则,就象关在笼中的困兽,怎么也找不到出口。

    渐渐地,这股气息越来越强,使他整个身体的血脉有一种要胀爆的感觉。

    “难道那果子或水有毒?”安子康心中大惊。

    可现在身处这样的环境,就算有毒,自己又能如何?

    不吃,不喝?

    开什么玩笑,三天不吃可以,三天不喝?不死也就只剩半条命。

    毒死总比饿死强,大家不都说死也要做个饱死鬼么?

    在石殿里里折腾了半天,血管里的爆胀感越来越强,好在还能忍受。

    既然无法可想,睡觉。

    起码,人在睡觉中死亡不会有那种死亡的恐惧。

    而且,沉睡也是人躲避疾病与恐惧的一种自我保护方式。

    小的时候,母亲就是这么教的,在那缺医少药的小山村,人不舒服,最多的就是睡觉,睡一觉,休息够,自然就好了。

    躺在石板上,望着石殿的屋顶,安子康突然发现,屋顶似乎有个豌豆大小的小洞,而且似乎还有一丝光亮透进来。

    只是,这丝光亮很微弱,不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难道石殿的外面就是地表?

    不可能,自己貌似下降了好长时间才到了这石殿,怎么可能殿顶就是地表?

    而且,石殿的角落里有个楼梯,石殿的上面一定还有什么。

    可问题是殿顶太高,足足有十多米,空荡荡的大殿,连个借力的地方都没有,安子康根本没办法爬上去看个究竟。

    爬起来,又折腾了一会,安子康还是没找到任何出口啥的,体内的爆胀感已渐渐消失,肚子反而给折腾饿了。

    既然爆胀感没有了,那就再吃,再喝,反正不能饿死。

    吃点,喝点,安子康再次躺下,可却怎么也睡不着。

    开什么玩笑,经历过这种匪夷所思的际遇,如今又被困在这绝地,能睡着就真叫没心没肺了。

    唉……,以前自己一直羡慕的想吃吃,想睡睡的生活原来如此无聊。

    看样有句话说得对啊,无所事事比忙忙碌碌更让人身心疲累。

    很快,那种爆胀感再次来袭,而且比第一次强烈得多,安子康甚至看到自己的血管都突了出来,就快撑爆的样子。

    这一次,安子康是彻底的忍受不了了。

    只觉得一股气流从全身四肢百骸汇向自己的涌泉穴,而且这股气流到达此处后就不再往其它穴位游走,而是一直冲撞,似乎想要突破他的足底。

    爆胀的感觉十分难受。

    安子康忍不住将脚心狠狠的压在一块磨得比较光滑的突起石块上。

    死死地压着,爆胀感总算轻了不少。

    压迫着前脚的涌泉穴,安子康觉得气流好象涌向了后脚。

    又是涌泉穴。

    这玩意还会走?安子康讶异。

    换脚,压实,爆胀感再次减轻。

    然后,不再是前脚的涌泉穴,而是……前脚的太冲穴。

    脚背没法按在地上,安子康只好用脚背去敲石柱,因为他已经发现,哪个地方有爆胀感,就对哪个地方进行按压,效果明显。

    紧接着,足三里、三阴交、太宗穴、天宗穴、命门穴……

    当压迫至颈后风府穴,需要抬头时,安子康无意中发现,自己刚才的动作貌似与那些壁画中人物的动作很相似。

    不错,就是壁画,把自己刚才的动作连贯起来做一遍,安子康发现居然跟墙上九幅壁画中,最下面中间九小格中人物的动作完全相同。

    而且,顺序……。

    安子康默默计算,‘二四为肩,六八为足,左三右七,戴九履一,五居中央’,居然真的是九宫。

    九宫,乃上古天文星相的推演,难道这与星相有关?

    不过,这第一组壁画肯定是抑制血脉爆胀的功夫宝典。

    只是,这……这玩意不会象葵花宝典吧?”

    难道,哥有可能要挥刀自宫?

    一想到《笑傲江湖》中的东方不败,安子康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再次照着画中人的步伐走一遍,也就是将各个穴位按压一遍,安子康发现,身体各个部位的爆胀感居然再次减轻了不少。

    看来,果子是可以吃的,水也是可以喝的,只要吃完喝完,按着那几幅图做就可以了。

    不知不觉,安子康照着九幅图又走了几遍,直到完全熟透于心。

    这时,安子康才发现,殿顶跟刚才不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