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老乌龟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34本章字数:1242字

    殿顶,小孔的亮光没了。

    难道是到了晚上?

    管他呢,反正自己也累了,吃点果子,喝点水,按着几幅图走几遍去除爆胀感,安子康决定,睡觉。

    这一次,安子康直接睡到自然醒。

    醒来后,他发现,殿顶的光亮又回来了。

    还真有白天黑夜?

    也好,这样起码自己知道被困在这里多长时间。

    说不定自己有一天,真的可以走出去呢?

    足足两个月,再按第一组九幅图走步,已经缓解不了爆胀的感觉,而爆胀感在体内的串行引发的动作次序更象右上角九小格图。

    二四为肩,仍是按九宫布局。

    大九宫中嵌小九宫。

    九九?

    在华夏古文明中,九代表不息,九九则表示永衡,故有‘三三不已,九九还多’之说。

    安子康清楚的记得,京城天坛公园就有中心为九,迭出为九,坛附为九之说。即中心由九块巨石围城,向外延伸九层,每个出口附以九级台阶。

    这三个九也寓意大清朝的天长地久之意。

    可现在,安子康根本用不着去研究什么九宫。他只需照着格中的人像步伐按压自己的穴道即可。

    爆胀感再次减轻,而且体内似乎产生了一种莫然的能量。

    每天练完,安子康都会试着去推一推楼梯顶和石壁后的那两道石门。

    整整九个月,安子康已经练完了壁画上的所有动作,再吃果子喝水也不再有那种爆胀感。

    而且,安子康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走路的速度与拳击的力量都比以前提高了许多。

    再次去推石壁后的石门,依旧纹丝不动。

    试着推了一下楼梯顶的石门,只听吱呀一声,门,居然开了……

    只是,石门后同样什么也没有,除了一个空空的屋子和一块约一平米的大石。

    不对,还有一样东西,那就是镶在屋顶的一个珠子,光亮就是由这个珠子发出来的。

    “靠,怎么只有这么个东西?”安子康嘀咕道。

    本来以为推开石门,外面就是地上世界,抑或这里有什么出口让自己逃离这鬼地方,可现在看来,自己只是从一间屋子到了另一间屋子而已。

    屋顶太高,也不可能去看这珠子到底是啥玩意儿,安子康泄气的一脚踢在那块大石头上。

    “哎哟,谁呀,”一道声音突然响起。

    在这寂静的房间里,突然出来一声人声,安子康被吓得一跳。

    这里有人?

    “喂,什么人?”安子康叫道,“别装神弄鬼了,出来,”

    “你才装神弄鬼呢,”那个声音道,“我睡得好好的,你将我踢醒,居然还说我装神弄鬼?”

    我……踢?

    安子装连忙低头,这才发现,声音貌似是从这块大石头上发出来的。

    渐渐地,这块大石开始慢慢蠕动起来,然后伸出一只巨大的乌龟tou,乌龟的头顶有一只近二十公分的犄角。

    我擦,这深灰色的大石块居然是只乌龟?

    而且,这乌龟还能说话?

    经历过那奇异的石头和壁画的功法,安子康早就不再唯物了。

    “你……是什么人?”

    “靠,你小子真笨,你看我哪点象人?”乌龟晃着它那带犄角的头,眼睛一翻道。

    “对对对,你不是人,”

    “你才不是人,”老乌龟道。

    额,这老乌龟,还挺有个性。

    不过现在,安子康可不想得罪这老乌龟,他有太多的问题想问。

    “龟……龟大仙,这是哪儿?你怎么会在这?”安子康连忙象他小时候见到的奶奶拜佛那样,虔诚的向乌龟打躬作揖。

    “老子叫鳌,不叫龟?”老乌龟再次翻着白眼道。

    “鳌?不……还是乌龟?”

    “小子,我再说一遍,老子叫鳌,不叫龟,”

    “好好好,鳌大仙,这……这是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