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章  还拍卖?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34本章字数:2014字

    第二天一早,安子康刚刚睡醒下楼准备吃早饭,就发现楼下多了几个人。

    不过,这几个人明显带着一股杀气。

    安子康看不出这些人的修为,但太岁一眼就瞧出,领头的应该是个玄境期一重的好手。

    弃堡自形成以来,连气境高手都不曾出现过,何况是玄境期高手。

    “哟,客官,吃饭,还是喝酒?”花姑虽然皱了皱眉,但还是殷勤的招呼着。

    弃堡从来没有生人出现,即使出现,无非是一些新加入的废材。

    安子康的出现,没能引起弃堡人的警惕,是因为这家伙根本看不出一点修为。

    可这些人,明明是灵境期上乘和玄境期修为。

    弃堡,从来都是玄修人最不愿意踏足的地方,除非失去了修为。

    “听说你这有个宝贝?”为首的一位沉声道,“我想和你做个交易。”

    这人长着一双犀利的眼睛,鼻子呈鹰钩状,体格比较魁梧。

    “哦,兄弟想要什么,咱这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要啥有啥。”

    “我说了,我要那个宝贝,”为首之人说着,从旁边一人手上接过一个包裹,放在桌上打开,“东海精珠三只、五百年翅虎内丹一只、三百年芒虺内丹一只,外加玄灵珠十颗换你昨天到手的内丹,”

    东海精珠、五百年翅虎内丹、三百年芒虺内丹、玄灵珠,这些都是练丹药的上等材料。如果将这些堆在一个人身上,足足可以培养出一个玄境高手。

    哪怕是玄境一重,在夏都王朝各势力之中也已经算是个高手。

    但对这些废材来说,这些东西只能让他们增强体质,增加灵性,却不可能有修为。

    因为,他们是废材,凡是进入弃堡的人都失去了灵海,根本无法再聚出灵气。

    没有特殊的造化,这些人根本无法形成新的灵海。

    “内丹?”花姑一愣,自己昨天晚上才得到内丹,这家伙这么快就知道了?

    “对不起,不卖,”

    “你现在没有灵海,更没有修为,凭你的能力,根本保藏不了那样的内丹。”来人道,“而且,这种内丹也不见得能帮你重建灵海,如果灵海还没建成,就丢了性命,岂不可惜。”

    “你想动手抢?”花姑眉头微微一颤。

    “不,我说了,我是买,”

    “如果我不愿意呢?”

    “那……”

    “那你就动手抢?九离族的人真不要脸,尤其你刑栋更不要脸,”来人的话还没说,门外又进来三人,为首的也是个肩宽背阔的家伙。

    安子康发现,这个时代的人貌似都比现代人长得更加粗壮。

    “伊列?”刑栋脸色一变,眼神也变得更加犀利。

    “不错,是我,”伊列轻蔑地抽了抽嘴角,“知道弃堡出了至宝,我们就算定会有心术不正之人来抢夺,所以特来保护。”

    “保护?”刑栋冷冷一笑道,“弃堡从来是个十不管的地界,什么时候需要你七宿族保护了?”

    “弃堡本来就在我七宿族的地界上,当然应该归我们保护,”伊列道。

    “弃堡地处七宿与九离之间,也是我们九离的一部分,”刑栋道。

    擦,简直是跟现在的国境线划分扯皮有得一拼啊。

    没有利益的时候,大家谁都不在乎,有了利益,那就只能抢了,哪怕打得头破血流。

    “哼,没好处的时候你们怎么不说弃堡也是你们九离的一部分?无耻也不能这样,”伊列冷哼道。

    “你们七宿族就是好鸟?你们七宿族什么时候保护过弃堡?十年前有妖兽出现,你们出手了么?”刑栋不屑地反唇相讥。

    “那是我们大长老在闭关,那你们呢,九离不也袖手旁观?”

    操,怎么感觉象老女人骂街?

    “我们九离怎么说也付出了一个灵境期七重的高手,”刑栋道,“要不是我们请来泰都高手,弃堡焉能有今天?”

    “呸,还好意思说,一个灵境七重的高手,居然直接被吓死了,说出来也不怕丢人。”伊列道。

    “妈的,你敢侮辱我哥,”此时,刑栋后面的一个家伙怒吼了一声,拔出配刀就准备动手。

    “难道我们七宿族会怕你们?”伊列身后同样抽出了一把大铜锤。

    这两个都应该是灵境上乘修为。

    “各位,弃堡的规矩,不可动武,”此时,一直拧着酒坛在旁看热闹的太岁悠悠地道。

    “弃堡不准动武?哈哈哈……”伊列身后的一个家伙狂笑道,“那是对你们这些废材的约束,对我们,哼……”

    “对你们同样适用,有我九离族在,还轮不到你们放肆,”刑栋冷声道。

    “哎哎哎,各位各位,别急别急,其实……咱们可以谈谈,”此时,安子康走下楼道。

    “你是谁?”伊列问。

    “谈什么?”刑栋问。

    “你们别管我是谁,也别问谈什么,你们只要告诉我,想不想得到内丹,”安子康道。

    “废话,内丹现在弃堡,弃堡本在我七宿境内,别人再想,那也是七宿族内部的事,”

    嘛意思?不得干涉别国内政?

    “放屁,弃堡同样也是我九离的地盘,……”

    又是毛扯毛,扯不清的嘴皮子仗。

    “哎哎哎……”,安子康一摆手,停止了这种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扯皮。

    “各位,无论这地盘是在七宿族还是九离族的境内,但东西现在弃堡,在花姑手里,你们要想得到,总得花姑同意对吧?总不能硬抢,你们要是来硬的,恐怕我们整个弃堡都不同意。”

    伊列和刑栋都没吭声,不过脸上都露出了不屑的表情。

    显然,他们都没有把弃堡这个废材集中的地方放在眼里。

    不过,即使他们真的想动手抢,也不会在嘴上说出来。

    “嗳,这就对了,”安子康道,“其实,你们可以公平竞争的。”

    “公平竞争?”伊列和刑栋同时道。

    “对啊,咱们可以来个公开大拍卖啊,”

    “拍……卖?”伊列和刑栋一头雾水。

    亏得这家伙想得出来,这是古老的夏都王朝啊,居然还拍……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