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章  内丹失踪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34本章字数:1771字

    其实,不用安子康的挑唆,刑栋和伊列也会打起来的,因为这两族本就是死对头。

    而且,刑栋和伊列的脾气都不好。

    玄境期的高手啊,一时间整个弃堡里都可听到他们的暴喝声和兵器交接的声音。

    所有人都在注意着场中的打斗,没有人注意到花姑悄悄地去了后屋。

    可很快,花姑回来了,脸色极度难看。

    “别打了,别打了,内丹没了,”花姑带着哭腔道。

    “当”的一声交接,伊列和刑栋快速分开。

    “你说什么?”伊列怒喝道。

    “内……内丹,丢了,”花姑道。

    “丢了?哼,耍这种小把戏,就想瞒得过我?”伊列一声哼,然后手中斩刀横手一摆,架在了花姑的脖子上,“走,给我去取内丹,”

    刑栋刚准备冲过来,伊列的两个助手立即拦住了去路。

    “滚开,”刑栋一声怒吼,举起手中的大戟对着两人挑去。

    刑栋虽是玄境一重,但在两个灵境九重面前,想一招突破,倒也不可能。

    刑栋带来的两个助手,也提戟而上。

    “慢,”就在伊列逼着花姑向后去的时候,太岁一晃身挡住了去路。

    “老小子,你想找死?”伊列怒道。

    “我老头了活了这么一把年纪,死倒是无所谓,不过,你这么做有失大丈夫所为。”太岁道,“花姑只是个没了修为的女人,你这玄境一重高手胁迫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恐怕会被人笑话吧,”

    “笑话?”伊列嘴一撇,“老子只要拿到内丹,才不在乎别人说什么,滚开,再不滚,老子杀了你。”

    “杀了我,你也拿不到内丹,你觉得花姑象是在说假话么?”太岁道。

    噫?不对呀,安子康突然觉得有点怪怪的。

    这花姑不是最讨厌这太岁的么?怎么太岁还有为花姑舍命的意思?

    是因为花姑风骚漂亮?狗屁,这太岁老的头发胡子都白了,还能有那心思?

    甚至,安子康邪恶地想,就算老头有那心事也没那能力了吧。

    那么太岁干嘛要冒着生命危险挡着伊列的路?难道仅仅因为花姑和他都是弃堡的人?

    这样的老头子,绝不会感情用事。

    不过,这老头也算自己到弃堡的第一个朋友,所以安子康做好打算,只要伊列真的动手杀人,他一定会出手。

    虽然安子康对自己的身手并没有准确的估算,但刚才看了伊列和刑栋的交手,他觉得自己如果出手,应该不会差多少。

    甚至,他还看出了伊列与刑栋交手过程中几处变招的瑕疵。

    “那就先杀了你再说,”伊列说着,手腕一翻,斩刀立即向太岁的脖子抹去。

    玄境一重的高手,斩刀还没到,一抹随刀而动的光圈就已经兜头罩了过来。

    擦,还真说动手就动手啊。

    很明显,伊列想杀一儆百。

    自己的两个手下是不可能抵挡刑栋多长时间的,他必须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拿到内丹。

    安子康脚一蹬地,瞬间来到太岁身边,一把拽着他的胳膊,猛地暴退五六步。

    伊列一愣,他没想到安子康的速度会这么快。

    而同时,太岁的眼里却出现了一种复杂的神情,有惊、有喜、也有疑惑。

    “太岁说得没错,”退到一边,安子康道,“就算你杀了花姑,也杀了太岁,你也拿不到内丹,花姑明显不象说慌,内丹恐怕真的丢了。如果是被人盗走,你们现在追可能还有机会,如果再这么耽搁下去,恐怕就永远找不到了。”

    伊列和刑栋虽然暴戾,但安子康的话说的确有道理。

    两方人都停了下来,望着安子康。

    而且,安子康刚才的速度,他们看到了,自己不及。

    “花姑,你带大家去放内丹的地方看看,”安子康道。

    等大家到了花姑收藏内丹的小仓库,里面本来摆放整齐的东西,现在全部乱得一塌糊涂。

    花姑存放贵重东西的几个锦盒全被打开了,但其它几个锦盒里的东西都在,唯有一个较大的锦盒空空如也。

    “我,我将内丹就放在这里的,可现在……不见了,”花姑急道。

    “诸位,既然内丹不见了,那么……”

    “哼,别以为我没瞧见,”安子康的话还没有说完,伊列道,“刚刚在我们打斗的时候,花姑偷偷来到了后面,一定是她将内丹藏了起来。“

    “是,我也注意到了花姑来过后面,”安子康道,“可你觉得,这么短的时间,花姑能有空去藏内丹么?”

    “哼,这地方这么大,藏个内丹还不是容易得很?”伊列道。

    “那好,整个弃堡,你们搜查就是了,”安子康道。

    “慢,”突然,刑栋出声道,“你们看,这院后的窗闩上有被撬的痕迹,而且后面还有几个不太清晰的脚印,肯定是被人偷了。这人应该没有跑远,追,”

    说着,刑栋带着两个部下,沿着脚印追了出去。

    伊列看刑天走了,立即放开花姑,一起跟着追了过去。

    “咱们去看看?”安子康对太岁和花姑道。

    “走,”太岁点头。

    前面的伊列和刑天速度非常快,安子康带着一个老头,一个女人,只能慢慢的追随。

    再后面,是弃堡跟着的一群看热闹的人。

    等安子康他们追到的时候,前面已经一片的呵斥声和兵器碰撞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