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章 又是谈谈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34本章字数:2027字

    “应该五……”

    “别给我说五颗,”安子康道,“刚才我说剩下的都给我的时候,你的脸上比死了爹妈还难看。如果一人一颗,你会这么心疼?”

    “额……,其实可以六……”

    “嗯?”安子康再度嗯了一声。

    “好吧,其实这一颗内丹如果凝炼得好,再辅以一些极罕见的材料,应该可以得到八颗灵丹。”太岁道。

    “八颗?”安子康也惊了,本来以为这女人估计再差,也不差不到一倍去,没想到居然是八颗。

    如果这样,安子康一人就可以得到四颗,足是所有成品的一半。

    “那么还需要哪些辅料?”仅仅是暗暗一喜,安子康就问到了问题的本质。

    太岁再次看了安子康一眼,他没想到,眼前的年轻人这么沉稳,也这么聪明。

    四颗灵丹啊,对于任何一种势力来说,这四颗灵丹绝对可以让它们一飞冲天。而这小子仅仅在暗暗表示出惊喜之后,就想到了问题的本质。

    辅料!

    没有辅料,这玩意虽然能凝炼出丹药,但效用肯定要大打折扣。

    就象现在人吃中药,再好的中药也要药引。

    而这些辅料就相当于药引。

    “辅料虽然名贵,但还不算太难找,”太岁道,“一株千年参、一瓶紫微冰露、一盅千年弹蚣血,”

    “千年参我知道,什么是紫微冰露和弹蚣血?”

    “紫微冰露是无上峰玄冰石上的凝露,弹蚣血就是弹蚣的血,”太岁道,“这两种辅料对一般人来说,应该很难得到,但那个女人应该有。”

    “哦?你不是说不认识那个女人么?”安子康问。

    “如果花姑看得不错,她应该是伏冥的弟子,”太岁道。

    “伏冥是谁?”

    “夏都王朝最强悍的杀者,玄境五重,”太岁道。

    “什么叫杀者?”

    “就是拿人东西,替人杀人的人,”太岁道。

    杀手?刺客?雇佣兵?安子康脑子里立即浮现出这几个词。

    都说杀手的鼻祖是刺秦王的荆轲,看样远在上古时代,世间就有了这么个特殊的职业,只是当初称为杀者。

    既然这样,恐怕这两样东西对那个女人来说真的不算什么,毕竟那个时代大多是以物换物的年代,不能支付大量的钱,那么如果有势力要请伏冥杀人,只能提供上好的东西。

    而要让一个玄境五重的人出手杀人,代价肯定是非常大的。

    玄境五重,虽然在有皇境玄修存在的夏都王朝并不算大高手,但杀手重在潜伏与一击必杀。

    也许伏冥这个名字就是因为这个而来。

    伏者,潜伏;冥者,鬼者。

    潜伏起来象鬼的家伙,出其不意的一击,必杀之功十之八九。

    “那么你认为那个女人会拿出冰露和弹蚣血么?”安子康问,毕竟刚才答应分配灵丹的时候,可没说要那女人再提供辅料。

    “不给?那我就没办法了,要不你将你多的灵丹再分给她一颗?”太岁道。

    再给她一颗?

    安子康一想就又觉得不对劲了,这老头是在算计自己啊。

    刚才他不说需要辅料,现在自己逼得他说出最终能够成形的灵丹数量,他才说辅料的事。

    如果自己没问呢?那么他到哪去找这样的辅料?

    还是这老家伙早就想好了怎么得到这些辅料?

    “要不咱们谈谈,”安子康道。

    戳,又是谈谈。

    “反正你灵海受损,要这灵丹也不能增加修为,……”

    “滚,别想打我老头子那颗灵丹的主意,”太岁眼一翻道。

    “擦,咱们这不是在商量么?”安子康嘿嘿道。

    “你以为我是伊列、刑栋那样的家伙?你的谈谈,哪次不是你占了大便宜?”太岁道。

    “哥是那样的人么?”安子康一摸鼻子。

    人老成精、树老成妖,这老家伙真的成精了。

    “其实,你可以拿出一颗来换三种辅料,这样你还有三颗呢,”太岁道。

    “换三种辅料?也就是说一颗灵丹要给花姑三分之一?”安子康道,“不对,太岁,你必须老实告诉我,花姑跟你到底是什么关系。”

    “什么关系,毛的关系没有。”太岁脸微微一红道。

    戳了,这样的老家伙会脸红?

    不会……不会……

    擦,安子康突然想起前几年报道的那八十多岁老家伙聚了个二十几岁小姑娘的事。

    瞬间,安子康对太岁这老家伙鄙视起来。

    “你丫不会一把年纪看上人家花姑了吧,花姑虽然不算小姑娘,可人家最多也就二十七八岁,你丫少说八九十了,还动人家的心事,擦,你还能硬么?别上了床爬不下来啊。”安子康恶毒的道。

    “小兔崽子,胡说什么呢,”太岁怒道,脸憋的更红。

    “擦,被我说中心思了?”

    “滚……”太岁更怒,“老子不跟你废话了,反正你弄得来辅料,老子就炼丹,如果弄不来,老子最多,还过我的悠哉生活。”

    说完,太岁转身离去。

    “你那叫悠哉生活?连喝一杯酒都没东西换,”安子康对着太岁的背影撇嘴道。

    太岁顿了一下,然后继续向门外走去。

    接触了之后,安子康知道,那个女人叫龙兮,至于是不是伏冥的传人,龙兮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我现在什么都还没看到,你就跟我要冰露和弹蚣血?你没病吧,”一听安子康跟自己要辅料,龙兮差点蹦了起来。

    “嘿嘿,也不是什么都没看到啊,”安子康一摸鼻子,“这几天弃堡里的鬼医不是给你很多丹药么?”

    “这些丹药能跟冰露和弹蚣血比?”龙兮眼一瞪,“就你们弃堡这种鬼凡药,一滴冰露能换一马车。”

    “话是这样说,可冰露能修复你的伤口么?药物跟人一样,要物尽其用,人尽其用,并不是好东西就真的好,对症才是最重要的,不是么?”安子康道。

    “那也不行,”龙兮道,“我只管拿一颗灵丹,其它的不管,”

    “那么咱们可以做个交易,”安子康道,“我们给你提供个固定的住所,你……”

    “滚,就你弃堡这么个鬼地方,”龙兮一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