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1章 脸都红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34本章字数:2040字

    对于安子康它有一击必杀的信心,一旦击杀了安子康,可以少一个袭扰的对象,更可以震撼对方的心智。

    如果是个心智弱的,看到同伴被一招砸得血肉模糊,恐怕都会被吓傻。

    而只要龙兮呆一呆,墨猿就有机会再次一击必杀。

    看到墨猿那如锤子般的拳头砸来,安子康掠身一闪,手里的劈龙斩对着墨猿的拳头砍了过去。

    墨猿没想到这个只有百年道行的家伙居然能避过自己的狂暴一击,立即另一只拳又砸了过来。

    如果现代的那些拳王看了,一定会汗颜,墨猿的组合拳速度快到当今拳王的十倍。

    安子康再次一闪,撤回砍向墨猿的劈龙斩,准备去削它的另一只手。

    劈龙斩是神兵,连腾蛟的牙都可以轻易砍断,何况墨猿的手腕。

    脚下移动速度很快,但出刀的速度还是慢了。

    劈龙斩还没有撤回,墨猿的一拳已经砸在了劈龙斩的刀背上。

    立即,安子康觉得两臂酸麻,要不是自己双手握刀,这刀非得飞出去不可。

    就是这样,安子康也暂时失去了攻击能力,现在他连刀都举不起来。

    墨猿再次跟进,这一次,它的拳变成了爪,直接抓向安子康的头。

    虽然相比墨猿来说,安子康步伐精妙,可现在他两臂酸软,整个人的平衡也就很难掌握,所以他向旁一飘,却没有避到自己想站的位置。

    甚至,他还打了个趔趄……

    正是这一个趔趄,让安子康陷入了危险之中。

    本来抓向安子康头颅的墨猿的爪子,直接抓向了安子康的肩连带着脖子。

    如果这一爪抓实,安子康的身体将被完全撕裂。

    就在墨猿袭击安子康时,龙兮一直在静静地等着机会。

    杀者,要的就是一击必杀的机会。

    现在,机会来了,墨猿正在为可以击杀安子康而自喜。

    不是墨猿没考虑到龙兮,恰恰是因为它考虑到了,所以它才会这么狂傲。

    一个两百年修为,最多也就灵境九重的女人,对它构不成威胁。

    但它错了,当它突然感受到龙兮发出的狂暴气息时,龙兮的刀已经插向了它的肋下。

    无论是人,还是兽类,最柔弱的地方就是肋下,所以才会有软肋一说。

    短刀猛然刺入,甚至,龙兮还是短刀入体的一刹那,扭了一下手柄。

    如果是个人,此时肯定必死无疑。

    但这是个身高过丈的墨猿,龙兮没想能一招毙命,所以在一击而中后,她快速的拔刀,并随手一拉安子康安后掠去。

    将安子康护在身后,龙兮手握短刀,死死的盯着墨猿,寻找下一次出击的机会。

    “嗷……”墨猿发出一声痛苦的嘶吼,坐到地上拼命的用舌头去舔自己的伤口,时而抬起头来对着安子康和龙兮两人吼叫。

    龙兮没有出击,只是注意着墨猿。

    “墨猿已经受伤,咱们是不是可以击杀它?”安子康问。

    “不行,这个墨猿有了五百年的道行,尽管受伤,但其攻击力依然很强,如果咱们此时出击,它护住自己的软肋,咱们的胜算并不多。”龙兮道。

    “那咱们就等?”

    “你现在手臂恢复了没有?”龙兮没有回答安子康的问题,而是问他道。

    “我没问题了,”

    “那就好,”龙兮道,“我在刀刺入的时候,用力旋转了一下刀柄,所以墨猿的伤口应该不小,这样伤口一时不能愈合,它就会不停的流血。咱们等它最大限度流血后,再出击,这样对咱们有利。”

    “也对,”安子康想了想,从背包里拿出了一块用来做包裹的白布,一下子罩在自己和龙兮的头上。

    “你干嘛?”龙兮想让开,安子康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

    “这个地方太阳太过热辣,墨猿通体乌黑,更容易吸热,这样它的水分散失就快,如果再加上缺血,它的实力会大大下降。白色对于光基本不吸收,所以咱们用白布罩在头上,可以挡了热日的曝晒,”安子康道。

    龙兮不懂什么黑色吸收光能,白色反射光能的,她只觉得当白布挡在头顶时,似乎是没有那么热了,倒也就没再挣扎离开。

    可一会,龙兮就觉得不对劲了。

    她是个未经人事的女人,而且是个对环境超级敏感的女人,热日下,安子康的男性气息搞得她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从生理上,她是拒绝这种男性气息的,可在心底,她却又特别想靠近这种气息。

    很快,她觉得自己的脸红了起来。

    “太阳真热,你的脸都晒红了,”看到龙兮脸红,安子康道。

    他可不知道,龙兮脸红的真正原因。

    龙兮瞥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可这一瞥,却让她心跳加快。

    自己这是怎么了?龙兮郁闷。

    可墨猿就是面前,两人也不敢妄动。

    就这么僵持了有一盏茶的功夫,墨猿一直在舔舐着自己的伤口,射向龙兮和安子康的眼神里有着怨毒的光芒。

    “不对,”见墨猿不走也不攻击自己,安子康道。

    “怎么了?”龙兮问。

    “你说墨猿是有灵智的,对么?”安子康问。

    “是啊,”

    “那么它也应该知道,长时间下去,它不仅不会因为休息得到恢复,还会因为失血过多而功力大损,”安子康道,“那么,它干嘛赖在这不走?”

    就算现在墨猿和他们对峙是属于两怕,谁也不想先发起攻击而真正的鱼死网破。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墨猿获胜的概率会越来越低,这东西是有灵智的,它难道不知道?

    “糟了,”听安子康这么说,龙兮突然低声叫了起来。

    “怎么了?”

    “这墨猿一直都是成对出现的,现在在咱们面前的是只母猿,公猿应该也在附近。”龙兮道,“而且公猿比母猿要大得多,而且修为也高。”

    这符合大多数动物,包括人的特征。

    女人找男人,还得找个强壮的,才有安全感。

    “那……”

    安子康的话还没有说完,他们面前一直在舔舐伤口的母墨猿突然仰头发出了一声长啸。

    这声音应该不是因为疼痛,而更象是指引同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