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4章 力斩墨猿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35本章字数:2094字

    “怎么了?”龙兮发现了安子康的讶异。

    “太岁说过,驭灵术可以削弱妖兽的灵智,甚至可以驾驭妖兽的灵智,”安子康道,“那些仙人的坐骑都是通了神的妖兽,它们自所以能成为坐骑,就是因为仙人们可以控制它们的灵智。”

    “你会?”龙兮道,“太岁那老家伙的话应该可信,那老家伙……”

    不待龙兮的话说完,安子康已经通过自己的意念默默念起驭灵术的口决。

    驭灵术,他仅在太岁的指导下修炼一个月,具体能有什么样的功能,他自己也不清楚。

    纸上谈兵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没有经过实践,谁也不知结果会怎么样。

    可在弃堡,这玩意也没法实践,弃堡里连个普通的妖兽都没有。

    随着安子康驭灵术祭起,那只受了伤的母墨猿首先有了反应。

    它原来明亮清彻的眼神开始有些迷离,然后开始变得狂燥。

    被压抑了灵智,母墨猿暴发了它本来的兽性。

    不再理智,母墨猿冲了过来。

    公墨猿的灵智虽受影响,但貌似并不彻底,毕竟安子康本身的修为要比墨猿低得多。

    安子康不知道,驭灵术会在墨猿的脑袋里产生什么样的反应,但看公墨猿的样子,似乎在惊讶于自己脑袋里东西的变化。

    来得及多想,母墨猿已经扑了过来。

    安子康率先冲了出去,劈龙斩一挥而出,直削母墨猿抓来的手掌。

    没了灵智的母墨猿并不知道自己即将碰上的是神兵,直接一把就抓了上去。

    刷,劈龙斩整齐的切断了母墨猿的几根个手指。

    龙兮同时进身,一刀捅进了母墨猿的腹部。

    还是那样的习惯,龙兮在将刀拔出之前,再一次转了下手柄。

    “嗷……”再次受到重创的母墨猿狂吼了一声,继续向两人发起了攻击。

    可这一次,它的速度与力量明显削弱了不少,最多不超过玄境一重。

    一个失去灵智的玄境一重妖兽,在龙兮面前就是个渣。

    此时,公墨猿虽然灵智受限严重,但却并没有完全丧失。

    这反倒帮了安子康他们的忙,如果两只墨猿同时失去灵智,对着两人一顿猛攻的话,安子康和龙兮恐怕还是没有逃生的希望。

    毕竟,这两只妖兽一个是玄境五重,一个是玄境三重。

    灵智降低的公墨猿对安子康手里的劈龙斩表现出了敬畏,犹豫着不敢上前。

    这也给了安子康重创母墨猿的机会。

    可看到母墨猿受伤,公墨猿那种兽性的本能被激发了出来。

    无论是男人还是雄性动物,都会将伴侣视为自己的私有物品,如果自己的私有物品受损,一定会触及他们的底线。

    “嗷……”公墨猿冲了过来。

    由于攻击的需要,此时的龙兮正在对着母墨猿,而后背则暴露于公墨猿的攻击范围之下。

    听到公墨猿的吼叫,龙兮连忙转身闪避。

    但激发了兽性的公墨猿速度之快令人咋舌,尽管龙兮闪得已经很快,但左肩硬生生被抓掉了一块皮肉。

    此时的母墨猿已经失去了战斗力,安子康替下龙兮与公墨猿战在一起。

    即使公墨猿失去了大部分灵智,但他的实力却还是远远高出安子康许多。

    但也幸亏公墨猿保存了部分灵智,对劈龙斩的敬畏让他出招时有些犹疑,安子康才能勉强招架住几招。

    龙兮撕下一幅衣袖,简单包扎一下伤口,再度提刀加入了战圈。

    有了龙兮的帮助,安子康压力大减。

    很快,龙兮在公墨猿的腿部划了一刀,但她也中了一拳。

    公墨猿本就一只脚被切了一刀,如今另一只腿又被划了一刀,速度立即慢了许多。

    而安子康瞅准个机会,身形暴起,一刀向公墨猿的脖子划去。

    公墨猿本能的伸手去挡。

    一只胳膊硬生生被劈龙斩削下,只连着些皮肉。

    “嗷……”公墨猿怒吼。

    然后,只见它用另一只手,生生扯下了挂着的胳膊,然后更是以那条断臂作为武器,向安子康扫来。

    劈龙斩再出,将那条断臂削去一截。

    硬碰硬,安子康的胳膊再度酸麻。

    好在公墨猿也受伤不轻,刀道也下降了许多,否则安子康恐怕要再次提不起刀。

    受伤,失血,灵智受限,公墨猿的实力急剧下降。

    终于,在安子康被公墨猿一掌击飞后,劈龙斩也直接划过了它的脖子。

    公墨猿发出一声哀嚎,硕大的躯体上一道血剑飞出,然后踉跄着向前走了几步,轰然倒地。

    重伤的母墨猿还想挣扎着爬起来,龙兮一刀插进了它的眼睛,深入脑颅。

    拔出刀,龙兮摇晃着,也倒了下去。

    她受了很重的伤,肋骨断了两根,肩上被撕去一块肉。

    安子康虽然也受了伤,但都是些皮外伤。

    “来,我帮你包扎下,”来到龙兮身边。

    龙兮本来想拒绝,但挣扎了几下,自己确实受伤挺严重,只好罢手。

    “去,你将墨猿的内丹挖出来,”包扎好伤口,龙兮道,“虽然它们的内丹不是极品,但在咱们泰都已经算非常难得。”

    一个五百年,一个近八百年,两只内丹在泰都确实非常珍贵。

    “走,我扶着你,咱们必须找个栖身的地方,”安子康道。

    龙兮想要拒绝,她似乎害怕那种令她心动的男人的气息。

    安子康没注意到龙兮心理的变化,直接一手插入她的腋下,有手拉起她的身体。

    龙兮的步履有点踉跄,安子康不得不将她的一只胳膊搭在自己肩上,伸手揽着她的腰。

    龙兮扭动了两下,随即便唏了一声。

    扭动扯动了伤口,很疼。

    安子康扶着龙兮向前走,约摸一公里左右,他们找到了一个山洞。

    山洞里比外面阴凉了好多,进了洞口没几步就有一个支洞,支洞不深,也就三四米的样子。

    安子康准备再向里走,毕竟这边靠着洞口,温度还有近三十度。

    “别向里走了,”龙兮停了下来,对安子康道,“这里常年高温,而山洞却阴凉得很,肯定会有一些蛇类或不耐热的动物躲在里面。如果咱们侵犯了它们的领地,恐怕会有危险。”

    龙兮受了伤,暂时行动不便,如果遇到大型的凶兽,还是比较危险。

    听龙兮的安排,安子康将她扶进了支洞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