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1章 生擒重尼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35本章字数:2058字

    看样,这个家伙不能光从修为上加以评判。

    往往一个好的身法或战技在战场上就起着决定性作用。

    重都统的手下给他扔过来一把陌刀。

    陌刀是一种长柄双刃刀,适合远距离作战。

    安子康的劈龙斩很快劈了过来,重都统并没有直接去硬磕,而是一个闪身,等安子康一刀用老,立即去磕安子康的刀背。

    安子康急抽刀,以防刀被磕出手。

    重都统变磕为刺,陌刀的尖部直逼安子康的心脏。

    有人说陌刀就是一柄安了长柄的双刃剑,所以陌刀的刀头是尖的,就象剑尖一样。

    眼看刀尖刺到,安子康脚一点地,急速后退。

    安子康出一招退一步,重都统出一招进一步。

    长兵器适于远攻,所以安子康已经几次遇险,而重都统却轻松写意,到目前为止,安子康连重都统的一根汗毛都没碰着。

    重都统嘴角勾起了微笑,没想到这小子身法和技法都不错,实力却如此差劲。

    渐渐地,两人已经进了旁边的树木。

    不过,这一次,安子康突然猛的出手,如疾风骤雨般狂攻十多招。

    重都统都有点诧异,这小子怎么突然变强了不少。但即使这样,他也知道安子康不是自己的对手。

    安子康打得很疯,重都统也不禁闪转腾挪。

    宰了这样一个小子,要是再让自己受伤也太难看了,所以是凡安子康两败俱伤的打法,重都统都会避开,而不是直接迎敌。

    甚至,过了一会,重都统与安子康都换了位置。

    现在重都统在面对人群的方向,而安子康则背对着人群。

    由于在树林中,视线并不好,外面的人群虽然只隐约看到两个人影。

    再一次的,安子康的劈龙斩切了过来,依旧是两败俱伤的打法。

    草,小子,我看你折腾到什么时候,重都统心道。

    可突然的,重都统觉得小腿一凉,一把短刀直直插进了他的小腿。

    “啊……”突然的一条腿使不上力,让重都统的身子猛然向一侧倒去。

    安子康挥起劈龙斩,一刀削断了重都统的陌刀,然后劈龙斩继续前送,直指重都统的面门。

    重都统知道自己遇到埋伏了,腿部使不上劲,他就地一滚,准备躲开安子康的劈龙斩。

    “别动,再动就杀了你,”他还没来得及爬起来,一把短刀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安子康早就看到龙兮潜伏在林子里,他一直要挑战重都统,目的就是将他引进林子,利用龙兮的击杀技术,伏击重都统。

    对方实力太强,一个重都统就与龙兮差不多,还有那么多的高手,两人根本扛不住。

    擒贼先擒王,也只有拿了重都统才有可能逼退那些武士。

    “哼,你以为我会怕死?”重都统虽然被刀指着脖子,却并没有惊慌失措,而是平静地道。

    “不怕死?呵呵,谁都会怕死,只是看死的值不值而已,”安子康摇了摇头,“如果我现在拿你去威逼那些人放了弃堡的人,你说他们会不会放?”

    “我泰都纪律严明,只要我说放,那一定会放,但你别想让我开这个口,如果我死了,弃堡和九离全族都得陪葬,”重都统道。

    “错,我只想说,也许想让你死的人,并不是我,”安子康道。

    “什么意思?”

    “看那,”安子康一指那个副都统和刑权,“如果我以你为要胁,你说那两人会不会反而动手杀弃堡的人?”

    “你……?”重都统突然脸色一变,“怎么可能,”

    “不信咱们可以试一试,我确信,刑权和梵都统都想你死,”安子康道。

    刚才安子康一直躲在暗处,刑权和梵副都统的表现他一直看在眼里,这两人明显与重都统关系不对付。

    重都统实力是强,但他带兵的方式太过独断,刑权作为骁将,在他面前直接被无视,这其实是奇耻大辱。因此,如果有机会,刑权一定希望重都统死。

    只因为被逐,就带着外人灭自己全族,这样的小人绝对睚眦必报。

    而梵副都统,从刚才的对话中就可以看出,他与重都统的关系也不融洽。

    因为有重都统在,梵副都统连说句话的资格都没有,这种久屈人下的滋味,梵副都统应该早就受够了。

    如果安子康真的要杀重都统,他应该不在意火上浇油一把。

    独断的人都比较偏激,所以一听安子康这么说,重都统虽然眼里似乎要冒出火来,但还是装模作样的说了句,“你想离间?你以为我会信?”

    不信?从重都统刚才的神色变化中,安子康已经确信,重都统即使不信也起了疑心。

    临敌之际,让敌人自己互相猜忌,这已经是一大胜。

    “信不信,试试就知道,而且,我还可以跟你打个赌,如果我对了,我放了你,你放了弃堡全体,并带着你的人离去。如果我猜错了,我放了你,并将内丹奉上,如何?”

    “不行,”龙兮道。

    她是杀者,杀者是不会讲条件的,只要杀死对方就行。

    如果不是受安子康影响,要救弃堡人的命,刚才龙兮有机会一刀结果了重都统。

    安子康没理会龙兮,而将劈龙斩架在重都统的脖子上,然后向她使了个眼色。

    “哼,”龙兮哼了一声,抽身离去,临走前还拉脱了重都统的一双胳膊。

    重都统可是玄境三重,即使伤了一只脚,实力仍然不可小觑。

    但如果再拉脱他两条胳膊,他就是再强,也逃不出安子康的手心。

    只是,直到目前,外面的人还不知道,龙兮已经出现在这里。

    “走吧,”安子康道。

    “哼,”重都统冷哼一声,虽然他信安子康的话,但他还是要验证一下。

    “放了弃堡的人,否则我杀了他,”安子康推着重都统走了出来。

    重都统带来的人全部脸色一变,他们没想到玄境三重的重都统居然不是安子康的对手,而且还被活活生擒。

    但仅仅脸色一变之后,那个一直不怎么说话的梵副都统冷冷地道。“你以为拿重都统要胁我们,我们就会放了弃堡?识相的,赶快放了重都统,否则我杀光弃堡所有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