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2章 处境互易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35本章字数:2035字

    “呵呵,你动手试试,”安子康道,“只要你动弃堡人一根汗毛,老子就杀了重都统。”

    “你以为我们泰都都卫是贪生怕死之辈?咱们奉都主之命来取内丹,就算你杀了重都统,他也是为任务而死,死得壮烈,将是我辈之楷模。”梵副都统道。

    擦,这家伙说得慷慨激昂,其实意义很明显,你杀就杀呗,老子才不在乎重都统的死活,老子只要完成任务就行。

    “听到了吧,我还没杀你,似乎他们已经认定你必死无疑了,”安子康在重都统耳边低声道。

    重都统的脸抽搐了下。

    如果事前安子康不说,他现在一定认为梵副都统是个合格的卫士,卫士本就以完成任务为最高目标,即使牺牲也在所不惜。

    可现在,这已经不是卫士的使命问题,而是梵副都统借安子康之手杀自己啊。

    重都统很愤怒,但他却没有办法,现在自己是人质。

    此时,刑权将花姑拉了过来,一脚踢跪在地上,然后恶狠狠地对安子康道,“小子,放子我们重都统,否则老子先杀了这个女人。”

    “一个重都统换一个弃堡一个女人?你想得美,只要你放了弃堡所有人,我就放了重都统,”安子康道。

    听到安子康如此说,花姑恨恨地瞪了他一眼。

    安子康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他向花姑使了个眼色。

    虽然花姑不明白这眼色是什么意思,但她知道,肯定会有事发生。

    然后,安子康在重都统耳边低低地说了句话。

    重都统一愣。

    此时,刑权已经举起手中的利刃,朝花姑砍去。

    刑权这一招,说是要安子康放了重都统,其实就是要安子康杀了他。

    就在刑权举刀的刹那,一件黑乎乎地东西疾射而出,直击他的手腕,紧跟着一条人影旋风般扑到。

    只是,人影不是扑向刑权,而是扑向了梵副都统。

    刑权一惊,拧身躲开来袭之物。

    黑影却已经扑到梵副都统面前。

    只能说,梵副都统太装逼了,到这个时候,他还坐在椅子上。

    重都统被擒,在这个地方他就是老大,他也确实有装逼的资本。

    可装逼是要被雷劈的。

    当梵副都统意识到变故,想站起来,已经晚了。

    处心积虑做好偷袭准备的龙兮,完全可以袭杀一名玄境四重,甚至五重的高手。

    而梵副都统只有玄境二重。

    就在梵副都统刚站起来时,龙兮的刀已经到了他的脖子边。

    不愧是玄境二重,自保的本能还是让梵副都统矮身一挫,然后伸出胳膊一挡。

    丝……。

    短刀掠过,梵副都统的胳膊被划出一道血槽,深可见骨,血液立即飙飞而出。

    距离太远,龙兮没能一击杀死梵副都统。

    就在这变故骤起之时,花姑一滚身逃离了刑权的控制。

    而重都统也猛的一撞安子康,然后脚一点地,窜向一边。

    所有的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甚至其它人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场中的形势已经发生了根本的变化。

    安子康在重都统窜出的一瞬间立即追了上去,可这家伙的方向却不是重都统,而是梵副都统。

    梵副都统胳膊受伤,龙兮又如影相随,逃的很狼狈,边逃还边回头看龙兮与的距离。

    他没有注意到安子康并不是去追重都统,而是向他而来。

    嘭……,一声重物的撞击声,安子康手中的劈龙斩狠狠地撞在梵副都统的后背。

    梵副都统身形一滞,身后龙兮追到,短刀架在了脖子上。

    重都统倒是离开了安子康的控制,可梵副都统又成了人质。

    虽然发生了一次变故,但两方基本还是互有牵制。

    此时,本来一直站在身后的二十多个护卫全部围了上来,将重都统护在了中间。

    重都统在其它护卫的帮助下将被龙兮拉脱的胳膊归位,然后走到人群前沉声道,“放了梵副都统,”

    “可以,那你先放了弃堡的人,”安子康道。

    “不可能,我们的任务是寻得内丹,在内丹未得到之前……”

    “啊……”梵副都统突然发出了一声惨叫。

    “放就放,不放就不放,哪那么多废话,”龙兮手起刀落,划断了梵副都统一根手筋。

    “你以为我们泰都都卫是贪生怕死之辈?咱们奉都主之命来取内丹,就算你杀了梵副都统,他也是为任务而死,死得壮烈,将是我辈之楷模。”重都统道。

    我操,你们这是固定格式?

    安子康想喷,这重都统也他妈是人才,把刚才梵副都统的话又说了一遍。

    梵副都统心中却立即一万头草泥马在沸腾。

    他本来是想害死重都统啊,如今重都统这么说难道也是害死自己?不会啊,这家伙就是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武夫啊。

    在梵副都统的眼里,从来就没有看得起过重都统,他一直认为重都统就是个粗暴、简单、事事不过大脑的莽货。

    只能说,梵副都统聪明过头了,作为整个泰都都卫总负责人,重都统没有两把刷子能坐稳这个位置这么多年?

    人都是这样,总以为自己是最聪明的,倒头来聪明反被聪明误。

    此时,重都统把自己的话相当于重复了一遍,搞得梵副都统连求饶都不好意思。

    “这是第二遍,放了弃堡的人,”龙兮说着,又是一刀挑了梵副都统另一只手筋,然后道,“下一次就是喉管,你们不信可以赌一把。”

    “你们……”重都统假装怒极,然后一点头,“好,只要你们不伤梵副都统的性命,咱们……”

    “先放了弃堡的人,”龙兮再次冷声道,然后握着刀的手紧了一紧。

    现在的梵副都统在心里已经将重都统的祖宗八辈都草了个遍。

    其实他们来的任务是抢内丹不错,可如果他先提出用弃堡的人换梵副都统,那么梵副都统根本就用不着受伤。

    可谁知这家伙不见棺材不掉泪(梵副都统到现在都不认为重都统是在害他),非等龙兮挑了自己两根手筋,才同意交换。

    也怪自己,刚才干嘛说那样的话?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