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4章 灵丹被盗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35本章字数:2001字

    太岁不说,安子康没法猜测他心中到底在想什么。

    现在,他所有的精力都在修炼上。

    规天步、驭灵术、还有旋风刀。

    刑栋带来的几种内丹和墨猿内丹,都被太岁炼成了修练的丹药,在灵药的辅助下,安子康的修为精进更加迅速。

    以前一个人在圣和殿那是完全的瞎猫撞死老鼠,胡炼一通。

    现在,有太岁的讲解,有龙兮这个玄境三重的陪练,安子康的修为想不快速提高都难。

    就在刚才,安子康居然与龙兮打了个平手。

    也就是说,这家伙现在已经具有了玄境三重的实力。

    “明天就是七七第四十九天了,灵丹就要成功,到时,弃堡在泰都可就没人可威胁到了,”在给安子康解释一通驭灵术之后,太岁道。

    “我一直觉得奇怪,你说过,灵海被破之人除了天精地宝之外,根本无法修复,你和花姑都是灵海被破之人,为何要腾蛟内丹练成的丹药?就算腾蛟有几千年的修为,但对于修复灵海根本无用。”

    说白了,这灵丹就象化学反应的催化剂,只能加快本来能够进行的反应。对于本不能进行的反应,催化剂加再多也没用。

    “谁跟你说老夫我灵海被破了?”太岁拿眼一睨安子康。

    “什么?你灵海没破?”安子康一愣。

    是啊,谁说太岁的灵海破了?

    只是大家都说弃堡都是些灵海破了的废财,安子康才一直这么认为的。

    “不过,老夫灵海没破却跟破了没什么两样,腾蛟的内丹同样对我无用,”太岁道。

    “为什么?”

    “不为什么,世上只有一样东西对老夫我有用,可惜这东西现在在哪,根本没人知道,”太岁叹了口气道。

    “什么东西?”

    “算了,不说了,告诉你也没有,以后再说吧,”太岁伸了伸懒腰,“我得去睡了,明天最后一天,我得一直盯着,”

    安子康也知道,为了练那些丹药,太岁每天都是只睡一两个时辰,现在大功已经告成,就等明天大早开炉了。

    见太岁去休息,安子康也收拾收拾,回了住处。

    炼丹必须日夜不熄火,所以肯定不能在花姑的酒肆,而是不远处旁的一个小屋。

    等雄鸡唱白的时候,安子康起来。

    正好碰到龙兮也从房间里走出来。

    “走吧,去看看太岁的灵丹是否已经完成,”安子康道。

    太岁说了,腾蛟内丹最多可以炼成八颗灵丹,而安子康可以得到其中的三颗。

    龙兮也急着想见到灵丹,因为灵丹对她还有更重要的用途。

    怎么会这样?当安子康和龙兮到达炼丹的小房时,不禁傻眼。

    丹炉倒在一边,里面的灵丹已经全部不见。

    太岁和刑栋倒在一边,正在呼呼大睡。

    “喂,醒醒,”安子康走过去,推了推刑栋。

    刑栋一点反应都没有,再推推太岁,仍然这样。

    “他们应该被人下了药,”安子康道。

    说着,安子康跑到小屋里里面,用葫芦瓢舀了一瓢水朝刑栋脸上泼去。

    冷水一激灵,刑栋醒了过来。

    紧接着,太岁也被安子弄醒。

    可两人醒来后却全部傻眼了,丹炉倒了,灵丹不见了。

    “怎……怎么回事?”刑栋一脸漠然地问。

    “我还想问你们呢,怎么回事?”龙兮沉着脸问。

    “我……我也不知道啊,”刑栋摸摸脑袋,“子夜时分,太岁过来查验内丹凝炼情况,然后咱们就在这聊了会天,然后……”

    “然后怎么了?”

    “然后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我貌似睡着了。”刑栋道。

    “猪,这种时候也能睡着,”龙兮恨恨地道,她要灵丹有大用,否则也不会拼了命去的抢,并去弹蚣山捉弹蚣。

    可现在,一切都化成了泡影。

    “不会是你们昧了灵丹吧,快交出来,不然我杀了你们,”龙兮说着,一把拔出自己的短刀,指着刑栋和太岁。

    “我们着了别人的道儿了,”太岁道,“我就觉得这一个多月一点动静没有不正常,原来人家是等我们炼好了灵丹,直接来取啊,算计得挺好。”

    太岁苦笑。

    其实他应该想到的。

    在泰都,根本就没有什么高级别的丹师,这样的内丹到了那些一般丹师手里,最多也就炼出四到五颗灵丹,而且成色也会差得多,功效就更不用说了。

    也许,有些势力已经想到弃堡自己保留内丹炼丹,一定是有高等级丹师存在。

    既然找不到好的丹师,干嘛不等弃堡灵丹练成之时再来盗取?

    “着了别人的道?你们觉得这种借口可信?”龙兮道,“其实,这些天我也一直奇怪,按说开始我龙兮根本没有一点贡献,只能算是个抢内丹的盗匪,你们为何要分我一颗灵丹?现在我算是明白了,你们分我灵丹是假,只是想要我的冰露与弹蚣血,因为没有冰露和弹蚣血,别说炼成的灵丹数量不会多,就是成色也会下降不少。还有,你们是需要一个修为够强的人为你们护法,如果没有我龙兮在,你们弃堡根本无法阻挡来自泰都,甚至其它部族的威压。现在灵丹炼成了,你们却诓我说灵丹丢失?你们以为我龙兮是个瞎子?哼,我龙兮天生最恨有人蒙蔽我,今天你们要不交出灵丹,我杀光你们弃堡所有人。”

    “你……?”刑栋火起。

    虽然东西是弃堡丢的,但刑栋是个耿直的家伙,他不能让太岁一人承担责任。

    而且,龙兮曾经伤过他,虽然为了暂时的利益他们在一条船上,但龙兮的目中无人但他很不爽。

    “哎哎哎,慢,事情还没搞清楚,咱们怎么能自己人先斗起来,”安子康连忙拦着龙兮,“我想信,灵丹的失踪与他们无关,”

    “你信?”龙兮一愣。

    按说,如果灵丹失踪,最着急的是安子康,因为内丹本就是安子康的,而且按照先前的约定,安子康将获得最多的灵丹。

    不过,安子康相信,太岁和刑栋一定是无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