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6章 盗丹窃贼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36本章字数:2030字

    “只有三种人,”龙兮道。

    “哦,哪三种人?”

    “一是身手奇高的玄修,如皇境以上的强者,这些人的修为奇高,他们的气息已经与周围环境相融,周围的环境是会样,他们的气息就是怎么样,所以根本无从感知。”

    “动若惊雷,静若枯叶?”

    “不错,”龙兮看了安子康一眼,她没想到安子康会对高等级的玄修理解的这么精辟,“二是根本从来不曾玄修的普通人,他们体内从来没有过天地灵气,所以很难感知;还有一种,就是……他们根本就不是人。”

    “太岁就算曾经是皇境强者,现在也是个废材,所以第一种人可以排除;不曾玄修不可能,太岁明确跟我说过,他的灵海并没有破,也就是说他是接受过天地灵气的,否则不可能有灵海。而且,太岁传我刀法,你也说了,这旋风刀战技不弱于你的血影刀战技,所以第二种人也可以排除。那么,唯一的一种可能就是……”

    “是,我也曾经怀疑过,只是没有证据,”

    “照这么说,花姑也是?”

    “应该是,”龙兮道。

    “我明白了,怪不得太岁处处维护花姑,这也许就是同类相惜。”安子康道。

    “这也不见得,花姑根本没有这种同类相惜的意思,”

    “这倒是,这也是我一直奇怪的问题。”

    “那么,我们就要知道,太岁和花姑为什么会躲到弃堡,”

    “无论是为了什么,太岁和花姑都不会对弃堡不利,”安子康道,“特别是太岁,对我帮助太多,甚至还教了我旋风刀战技,”

    “你说他们会不会如你所说的,喜欢上了弃堡这个与世无争的地方?”龙兮突然道。

    “也许吧,算了,不管他们是人是妖,只要他们不为害弃堡,咱们就当不知道好了,”安子康道,“无论是人是妖,都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利,只要他不为害他人。”

    见安子康如此说,龙兮也就没再多说什么。

    晚上,安子康、龙兮、刑栋、太岁、花姑,还是九离族的几个长者都被请到了花姑的酒肆。

    没有人知道是为了什么,反正这几人出来时都是醉醺醺的。

    但弃堡里一条消息早就在暗地里传开,说太岁已经用腾蛟内丹、紫薇冰露和弹蚣血炼成了灵丹,共得四颗,花姑等人将在酒肆庆祝。

    四颗,与龙兮当日说的至少三颗基本相符。

    而且按当时分配,九离一颗、花姑一颗、龙兮一颗,另有一颗归安子康。

    “死鬼,我就说这数字不对嘛,怎么会有八颗,”弃堡,一个不起眼的小院里,闪亮着微弱的灯火,一个女人低低的声音传了出来。

    “我哪知道,我去的时候,丹炉里只有这些东西,而且他们说要到凌晨才能成功的,谁知道太岁这老家伙午夜就炼成了。”一个男人懊恼的低声。

    “太岁这老东西你又不是不知道,老成精了,他说的话也能信?”女声道。

    “对啊,这老东西的话能信?”男声似乎想到了什么,“你说那老东西会不会在做戏啊。”

    “你想说什么?”女声道。

    “你也是识物之人,你看我拿回来的灵丹象假的么?也许咱们得到的灵丹就是真的,什么庆祝只是老家伙用的障眼法。我可听说,一早上龙兮这丫头可以气呼呼地回自己房间的,”男声道,“说不定灵丹被盗,他们没办法才想出的这一着,为的是想找出谁盗了灵丹。”

    “怎么可能?就算他们做戏,只要咱们装着什么都不知道,他们又能怎么样?”女声道。

    “是啊,我也在想……”

    男声的话还没说完,在这家屋子里突然传来了两声吱吱声。

    应该是老鼠的叫声。

    听到老鼠叫,屋里的男突然面色死灰,“完了,”

    “死鬼,你干什么呢,一惊一乍的,”女人恨声道。

    “别说了,”男人都快哭了。

    “怎么了?”看到男人的脸色和语调都不对,女人觉得非常诧异。

    “我们是做什么的?”男人问。

    “我们是盗……”

    “亏你还知道我的身份,唉……”男人叹了一口气,对着屋外道,“进来吧。”

    “死鬼,你叫谁呢?”女人一愣。

    男人苦笑,没有说话。

    “不错,挺聪明,”屋外,安子康和龙兮从房上一跃而下,安子康拍了拍手道,“居然根据老鼠叫想到这么多,看样是个高手。”

    “呵呵,”男人苦笑一声,“我从五岁开始做盗,干这行当已经二十多年,却犯了这么低级的错误,不防隔墙有耳。”

    “你们……”女人的脸刷的一下就白了。

    “说吧,灵丹在哪?”安子康道。

    “什么灵丹?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女人抵赖道。

    “你们说的每一句话我们都听到了,抵赖还是意义么?”安子康冷笑一声。

    “哪那么多废话,”龙兮拔出刀,将男人的手摁在桌子上,举刀就准备扎下去。

    “哎,”安子康连忙拦道,“用不着这样,我想他们会说的。”

    “今天落在你们手里我认栽,不过,我不会告诉你们灵丹在哪,你们杀了我也没用。”男人道。

    “你会说的,我知道,作为盗,你从小到大肯定没少挨揍,甚至受伤。因此,伤对你来说是小意思,不过……”安子康看了看女人,“呵呵,你女人长得不错,我听太岁说,离这几百里有片蛮荒,那里盛产穷奇。”

    “你……”男人和女人同时脸色苍白。

    穷奇及世界最极致的yin兽,所说这玩意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只想着干那啥事。而且这货力气奇大无比,只要被他们上的雌性动物,最后也就只剩下一堆肉了。

    “所以,你们最好给我说出来,”安子康道,“其实,作为弃堡的人,我不希望你们受到一点伤害,但你们要是偷弃堡人的东西,那就别怪我了。”

    “我们……”女人欲言又止的样子。

    “唉,我来说吧,”男人叹了口气。

    “灵丹是我偷了,但我并不是想据为己有,”

    “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