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脱胎换骨

    更新时间:2018-08-09 13:35:22本章字数:4821字

    天洲大陆药王谷内!

    一股奇异的气流,在杨逸的身体里面游走,一个周天,两个周天,三个周天……

    伴随着这一股奇异的气流在他的身体里面游走,不知道在何时,他竟是离奇的发现在他身体深处,隐隐有一束火苗生成,火苗仅仅只有黄豆大小,呈现淡黄之色,伴随着时间的推移,杨逸感受到这火焰荡漾开来的火热。

    这一股气流每经过一个周天,都会包裹一次火苗,这每包裹一次,似乎这火苗能够给这股气流带来力量,使得这股气流强大一分,那黄豆大小的火苗,光芒也更亮一些……

    就这样周而复始,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有一天,异象出现了。

    这股气流包裹着淡黄色的火苗,紧接着,让得杨逸有些吃惊意外,这一股气流中似乎有着淡黄色的火光闪烁,下一瞬间,这一股气流以那火苗为中心,迅速的向着杨逸的每一条经脉、每一寸肌肤、每一滴血液扩散开去。

    伴随着这股包裹着火焰的气流扩散开来,顿时,一股无法用言语的疼痛,立刻充斥着杨逸的身体。

    疼痛,撕心裂肺,犹如火烧,犹如万蚁噬体。

    “啊……”

    杨逸疼得一声咆哮,怒目对苍天,那一双眼睛中,似乎有着淡黄色的火焰在燃烧,伴随着眼眸的睁开,这火焰竟是有几分冲出眼瞳之感。

    火在心中烧!

    疼痛,使得一滴滴的汗珠,从杨逸的身体之中,渗透出来,这一滴滴汗珠之中,似乎还夹杂着一种黑色物质,伴随着这汗滴的出现,一股腥臭之味,也以杨逸为中心扩散开来。

    伴随着气流的游窜,杨逸感受到的疼痛,也成倍加重着,疼得他全身打哆嗦,身体随之抽搐了起来。

    这是要人命的节奏。

    “好难受!老天为什么要这般折磨我?”杨逸痛苦得呼喊了起来,是对命运不公的咆哮。

    突然,他眼瞳中映入一位紫袍老者。

    紫袍老者的神情凝重,额头上有着密密麻麻的汗珠,其手中升腾着一束淡黄色的火焰。这一束淡黄色火焰,并没有使人感到灼热,倒是一种寒到骨子里的森寒。

    这一瞬间,紫袍老者眉头紧皱,一指点出,指尖落在杨逸眉心,一股雄浑的灵力,汹涌向着杨逸袭来。

    雄浑灵力扩散,整个空间在这一瞬间为之颤抖。

    紫袍老者手中淡黄色火焰,瞬间掠入了杨逸的眉心。

    掠入杨逸眉心的淡黄色火焰,犹如一条蛟龙一般,在杨逸的体内翻江倒海。

    寒到骨子的滋味,杨逸感觉自己的灵魂,会被这股突然闯入的火焰,硬生生的泯灭了去。

    淡黄色火焰,灵魂灼烧,死神逼近。

    杨逸的生命气息愈发虚弱……

    “我不能就这样死了。”

    “我要活着离开这里。”

    “我还有血海深仇没报!”

    活着离开这里是杨逸的信念。

    他在这药王谷苟延残喘了三年的信念。

    从他进入药王谷那一天,植入灵魂的信念。

    他骨子里留着焱丹皇族的血,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父皇还有族人拼尽了最后一口气,倒在血色王旗下。他们,是焱丹国的英雄,不卑不亢的勇士,战至生命最后一刻。

    “父皇……”呼喊声撕心裂肺,几多绝望。

    焱丹国真的就这样亡了吗?

    没有,只要还有一个流着焱丹族血脉的人活着,焱丹国永远都没有亡,都还有希望,有希望唤醒血脉中那毁天灭地的焱丹火灵血脉。

    杨逸,焱丹国皇太子!

    成为阶下囚,苟延残喘,就只为活着,为了报烙印在骨子里的雪仇。

    他每一天都会被灌下奇奇怪怪的药。

    他每一天生不如死的折磨,都在生死边缘徘徊。

    他记得有时候被灌下药后,全身绞痛;有时候被灌下药后,身上发寒,甚至身体还有冰絮凝结;也有时候犹如置身火海,全身都在燃烧,最后成为一个全身焦黑的碳人……

    就是凭借一股信念。

    他都撑了下来,甚至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能够活下来。

    这一次!

    痛苦比以往更难受,更难熬,更痛苦。

    杨逸感觉自己的生命之力,在一点点的抽离自己的身体。

    是的,伴随着这淡黄色的火焰侵入身体,疼痛加重,杨逸的身体被火焰覆盖,犹如一个火人一般。

    “我要活着,我要坚持下去。”

    “哪怕是难受,哪怕是痛苦……”

    “我必须活着,我还有血仇没报呢!”

    杨逸对生的渴望,他握紧了被火焰包裹着的手。

    坚持!坚信!

    他没有倒下,凭借着自己强于常人的意志硬撑着……

    他的身体在火焰的灼烧下,变得焦黑。甚至,还有一股血肉被烧焦了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可他还有气息,他在一片火海中与生命赛跑啊。

    杨逸狠狠睁着一双火眼,死死的盯着面色凝重的紫袍老者,看着老者一次又一次的变幻手印,从其手印中,一道道火焰向着杨逸暴涌袭来。每一道火焰袭来,杨逸的痛苦就会加重一分,他心里对这紫袍老者的恨意,也浓一分。

    因为是他,一步步将杨逸逼上死亡深渊。

    因为他,还是焱丹皇族的叛徒!

    在紫袍老者强大的攻势下,杨逸心中的那缕执念之力,显得那般的微不足道。

    伴随着火焰的灼烧,杨逸的眼睛缓缓的闭上,他感觉到死亡距离他越来越近,他的气息变得越来越虚弱,到最后已经不能呼吸,感觉不到自己的心跳,全身失去了知觉……

    死亡?

    杨逸的身体焦黑,已经没有了生命气息了。

    这时候,紫袍老者的脸颊上多了一抹弧度。

    他迅速的从储物袋中,拿出一个青玉小瓶,打开瓶塞,令人心神一震,清爽感迅速从小瓶中蔓延开来。紫袍老者苍白的脸颊,也因为吸入了这股清气,多了几抹血色。

    紫袍老者迅速的变化手印,紫色的灵力在其手中凝聚,老者深陷的眼眶中,似乎也多了一丝灵气,灵力牵引,小瓶中晶莹剔透的液体随之涌出,向着被火焰包裹着的杨逸袭去。

    晶莹剔透的液体,遇到淡黄色火焰,迅速的变化成一层透明的气体,这股气体迅速的扩散开来,将杨逸焦黑的身体包裹在其中。

    伴随着时间的推移,晶莹的气体,完全的附着在了杨逸身体表面,使得整个身体多了一种晶莹剔透之感,而且,这气体渐渐渗入焦黑的皮肤,身体表面那种晶莹之感,变得越来越淡,到最后完全消失。

    这一刻,紫袍老者枯手一挥,那淡黄色的火焰,被他收回手心。

    杨逸的身体在老者灵力控制下,悬浮在半空。

    那双深邃的老眼,透着精光,盯着这具焦黑的身体,眉头紧锁,嘴角微微一动:“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显然,紫袍老者想要的效果,没有达到。

    紫袍老者思索,他所做的每一个步骤,不断的琢磨,寻找出现问题的地方……

    在紫袍老者百思不得其解之时……

    有了惊奇的发现,哪怕就灵光一闪的一瞬间,紫袍老者眼瞳中都充满着惊喜。

    一双深邃眼瞳注视着杨逸焦黑的身体,一根手指上,似乎出现了一丝裂纹。

    是的,紫袍老者瞳孔微缩,神识探出,锁定目标,最终确定,那就是一道很细微的裂纹。

    这裂纹虽然很细微,可这细微的裂纹一出现,眉头紧锁的紫袍老者神色中充满着欣喜。

    “看样子,再努力一下就成功了!”紫袍老者兴奋的说道。

    下一瞬间,紫袍老者继续掐诀,变幻手印,一股雄浑的灵力注入杨逸身体。

    灵气在空气中震荡,积蓄,化为一股力量包裹着杨逸。

    随后,这裂纹的程度不断的加重,随之扩散全身。

    “成功了!!!”紫袍老者嘴角浮现出笑容,眼瞳中充满着兴奋,炯炯有神的注视着杨逸悬浮在半空中不断变化的身躯。

    咔嚓、咔嚓、咔嚓……

    那具悬浮的身躯龟裂开来,密密麻麻的纹路,出现在了焦黑身躯之上。

    紫袍老者的神色,伴随着这具身体表面,那层焦黑物质龟裂开来,变得神采奕奕起来。

    紫袍老者抚摸胡须,眼眶中似乎有着泪花闪烁。

    “太子爷,您脱胎换骨啦,暂时不必再为灭国之仇烦忧啦,以后您就开始您全新的生活吧。”紫袍老者轻轻感叹,眼瞳中立刻又升腾起火热之气,体内雄浑的灵气,运转起来,一股强横的紫色灵气,化成一条紫色游龙,汹涌的灌入那具龟裂的身躯之上。

    伴随着这一股灵力注入,那层龟裂开来的焦黑物质,开始了脱落,焦黑物质脱落之后,露出古黄色肌肤。

    伴随着最后一块焦黑物质脱落,一具全新的躯体,呈现在了紫袍老者面前,那张脸颊,已经和以前白净的杨逸,完全不一样了……在古黄色肌肤上,更是有着丝丝淡黄色的火焰涌动。

    “火焰……”

    紫袍老者的眉头微微一皱,他的神识进入杨逸的身体。

    他惊奇的发现,杨逸体内那一束淡黄色的火苗,安静的燃烧着,当他的神识,近一步靠近这黄豆大小的火苗,这火苗对他的神识开始了抵制,使得他的神识有了一种灼烧之感。

    吃惊,震撼!

    紫袍老者收回神识,嘴角那抹笑容变得更加的灿烂,摸了摸花白的胡须,激动跪在了地面,眼瞳中火焰燃烧,道:“体内蕴含的焱丹火灵,我焱丹国还有希望……杨丰啊,你可以面对列祖列宗啦!”

    希望,在燃烧。

    紫袍老者杨丰,心里压抑多年的情绪,似乎在这一瞬间爆发出来,他眼瞳深处,浮现着鲜血凌厉的场面。

    四年前,因为焱丹灵火,昆邪王率领十万大军入侵焱丹国。焱丹国在与昆邪国大战中战败,伴随着这一场战争,焱丹灵火神秘消失,愤怒的昆邪王下令,屠国!成千上万的焱丹国人被坑杀,更有不少被投入药王谷七色焰炉之中……

    杨丰甚至还用自己手中的紫色焰亲手将同族人的魂魄炼化,心在滴血,在挣扎,无言面对列祖列宗。

    他,为天下人唾弃,他在敌国苟延残喘的活着。

    只有活着,才有复国希望,杨丰也是靠着这个信念坚持下来的,因为他是焱丹国皇族人。

    药王谷用焱丹国人带有火灵元素的魂魄淬火,而其中几位焱丹国皇族成员更是被用来做药引。

    皇太子杨逸更是其中的幸运儿,被周玄明选中,用作炼五灵仙丹的药引子,为了提高药引子的品质,周玄明也是下了血本,各种名贵药材仙丹滋养杨逸,杨逸在药王谷三年能够撑下来,他体内被万药滋养了的火灵鲜血,被药王谷谷主周玄明取走了。

    若不是杨丰提前给杨逸吃了一颗四品仙丹,护住了杨逸一丝气脉,要不然,杨逸也没命了。他能够救下杨逸对得起祖宗,自己忍辱负重这么多年都是值得的。

    现在的杨丰,更是使用秘法,不惜搭上自己十年寿元替杨逸脱胎换骨,为焱丹皇族血脉留下了生机,整个焱丹国复兴的希望也寄托在了这个十六岁的少年身上。

    杨丰眼瞳中充满着憧憬,这种憧憬背后更多的是凝重,他体内被封印在紫色火焰之中的淡黄色火苗,光芒摇曳,仅仅是一瞬间,这抹淡黄色火苗就被那紫火包裹在了其中。

    悬浮着的身躯,在杨丰灵力的控制下,缓缓落在一张充满灵气的紫色石床上,紫色的灵力,犹如涓涓细流,涌进杨逸的身体。

    杨丰看着躺在灵床上的杨逸,眼瞳之中的希望更浓了。

    杨丰手上一团紫色灵力闪烁着。

    杨丰的神色,在这一瞬间,变得尤为沉重起来,这一团紫色灵力顿时化为了一只无形的大手,向着杨逸的头脑延伸了去。

    在云逸的识海之中,这一只无形大手,抓住了一团淡黄色气团,顿时紫光汹涌,牢牢的将这一团淡黄色气团包裹住,在一股无形的推力下,这个被紫光包裹住的气团,淹没在云逸识海深处。

    “这一段被我封印的记忆,不利于你成长,现在你就安心做一个小药童吧,等到你实力足够强大的时候,自己便能够打开这段记忆,记起这段仇恨,报亡国之仇。”杨丰眼神深邃的凝重的说道。

    药王谷的弟子,在进入药王谷之时,都会被抹去凡尘的记忆,消去心中的杂念,除了知道自己名字外,只留下那最纯真的灵根,让这些拥有灵根的弟子,心无杂念的踏上无尚丹道。

    正是因为药王谷出了许多厉害的药师,这些药师在昆邪国,甚至在这片大陆上都是地位崇高的。

    昆邪王正是得到药王谷药师的支持,才让他的昆邪国成为天洲大陆东方的一个强国。

    攻打焱丹国,药王谷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强大的丹士,对于焱丹国的伤害,远远高于普通士兵,拥有丹士的军队,战斗力提升十倍。

    药王谷在昆邪国拥有无上地位,拥有昆邪王恩赐的许多资源,这使得昆邪国的百姓们,都希望自己家里能有一个人成为药王谷弟子,成为药王谷弟子就有机会走上无尚丹道。

    丹道有药童、药徒、药士、药师、药尊,甚至是药圣、药王,更有甚至参悟真正的丹道,成为史诗般存在的药皇、药帝等级。

    若是有幸成为了药王谷的修行者,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整个家族都会跟着沾光,药王谷都会给与这家族相应好处。

    药王谷最强存在周玄明,处在药尊巅峰等级,有昆邪国第一丹士称号。紧随其后便是五行长老药尊中期存在,更是有八十一位药师,几百药士,上千药徒药童的强横存在,是昆邪国三大门派之一。

    一种无形的压力依旧压在杨丰心头,周玄明真的是用这火灵鲜血为昆邪皇炼五灵仙丹吗?

    五灵仙丹可是能够助人渡过天劫,他周玄明自己也渡劫在即,难道就没点私心?

    就在杨丰心绪不灵之时,一枚玉简撕裂空间出现在杨丰手里……

    杨丰用神念探查玉简中的内容:谷主周玄明闭关炼丹,药王谷事物由金木水火土五位长老代为管理。

    身为火灵长老的杨丰,头上没有了周玄明这个谷主,做有些事情,相对方便了起来……

    “天助我也!”杨丰嘴角露出一抹弧度,灵力波动,用手一捏玉简,玉简被凭空捏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