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余名山名下

    更新时间:2018-08-09 13:35:22本章字数:3209字

    药王谷,顾名思义以丹药闻名。

    在药王谷中,成为内门弟子,就开始接触最基础的药道知识了,杨逸迈出了第一步,打开了丹道这条路的门,他能走多远,他想走得更远,甚至异想天开的想成为史诗般存在的药皇。

    药王谷内门,共有五行殿十八堂,高高在上的五行殿堂,由药王谷五位执法长老坐镇;在五位执法长老下面就是十八堂堂主,十八堂分别下属于五行殿堂。

    杨逸进入火灵堂,成为火灵堂的一名一品药童。

    他在龙爷的示意下,到一个叫余名山的药师手下做药童,余名山是一个一品药师,在火灵堂的十八人药师中实力排在十八位,属于在火灵堂中混得最不入流的一个药师。

    的确,在实力决定一切的现实社会中,实力弱,相对混得就差,余名山的药师宅也比其他药师宅小、破,生有杂草,没有生机勃勃之感,更没有其他药师宅那般气派,给人一种萧条感觉。

    作为一名药师,混成他这样,也还真是一个奇葩!

    杨逸踏进了余名山的药师宅……

    药师宅里面飘荡出一股烧焦的药味,一个身着黑袍披着花白头发的人,蹲在地面上,一双有些浑浊的眼睛盯着手上的卷轴,又看看地面上摆放着的一味味草药,不远处有着一尊方鼎,方鼎里面冒着一股黑烟,距离方鼎不远处还有两位和杨逸年龄相当的小药童,一男一女,神色专注的看着冒烟的方鼎。

    混得不怎么样,自然选择他做药师的人也就少了起来。在余名山名下,一共有三位药童,其中一个叫陈富贵,一个叫陈莲花,然后就是刚进门的杨逸了,被称为三师弟。

    “徒儿杨逸,拜见师傅。”杨逸走到黑袍男子面前,行了一个拜师礼恭敬的说道。

    “哎呀,他大爷的哪里出错了呢?”突然,余名山双手抓头,一屁股坐在了地面上,紧皱着眉头,鼻子里出着粗气,再度细细琢磨起药方来,根本就没注意到面前的杨逸。

    “徒儿杨逸,拜见师傅!”杨逸再接再厉,又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礼。

    查看药方的余名山可是入了神,配得上专心致志几个字。

    杨逸重复了三四次,余名山依旧没有点反应,杨逸不着急,也没因为自己热脸贴冷板凳心里不舒服,反倒是和识海中的龙爷达成了共识,这个药师有点意思。

    “小师弟,我叫陈富贵,”见到自家师傅沉寂在练了七天都还只是冒着黑烟的药方子里面无法自拔,余名山座下第一弟子陈富贵向杨逸招了招手,接过杨逸手中那块令牌,这令牌是刚进入内门时选择药师时候用的,显然这块令牌和两年前陈富贵选择的一模一样,写着余名山三个大字,陈富贵替余名山把杨逸招呼下来,心里也纳闷,居然有和他一样的笨蛋,会选择一个糊涂药师。

    “陈师兄,我叫杨逸,新来的,请多多指教。”杨逸裂开嘴,露出一口洁白牙齿,双手抱拳道。

    同时,杨逸识海中的龙爷也告诉杨逸,面前这个叫陈富贵的师兄是药童三品的实力,不过,这个药童三品比一般的药童四品还要厉害。

    陈富贵上下打量着杨逸,憨厚的面容也露出一丝笑容,淡淡说道:“逸师弟,走吧,我带你去你的房间,然后等咱们师傅钻研药方完了,我再带你来见他。”

    陈富贵说完就迈出了步子,杨逸看了一眼那青铜方鼎,再看了一眼那个和他年纪差不多的女孩子,似乎不远处的那个女孩子也注意着杨逸,杨逸立刻收回自己的视线,最后还对余名山行了一个礼,跟着陈富贵离开了。

    一直钻研药方的余名山,依旧沉浸在药方里,他眼角余光只是微微扫了这个新来的对他很恭敬得弟子。

    陈富贵已经跟着余名山两年了,除了三个月前来的陈莲花师妹,这两年来的师弟都转投其他药师去了,跟余名山混,没前途更没钱途,只有陈富贵这种傻子才会从始至终的坚持着,他不知道来了三个月的陈莲花还有现在这个杨逸能坚持多久,反正,他相信时间不会太长。

    “陈师兄,陈师兄,咱们师傅在研究什么药方啊,这么专注!”跟上陈富贵脚步的杨逸好奇的询问道。

    “不知道师傅从哪里弄回来的一个四品灵丹药方子,这已经研究三个月了,还没研究出点什么东西,哎……”陈富贵甩了甩头,叹了一口气道。

    “四品灵丹?”

    杨逸眉头微微一皱,杨逸记忆里在杂役处的一本书上记载过,丹士处在药童的时候,是熟悉成千上万的药理知识,然后学会炼制一些普通丹药,连品级都算不上。达到药徒等级了,就可以借火炼制一品丹药了,相对应的,药士可以炼制成功二品丹药,药师可以炼制三品,而四品丹药要达到药尊等级才可以炼制,以此类推,等级越高,炼制的丹药品阶也越高。

    余名山一个九品药师研究四品灵丹药方……杨逸脑子略微一转,这位糊涂师傅绞尽脑汁研究几个月没得点头绪是正常的,要真是有点什么奇迹发生,那才叫不正常。

    “你这师傅不简单哦。”识海中的龙爷轻描淡写的一句。

    不简单?

    难道余名山一品药师的实力仅仅是一个幌子?!

    这样一想,杨逸不由得激动起来,师傅不简单,他的徒弟更会不简单的。

    余名山的药师宅并不大,在上了几个台阶,转了一个弯,就有一间小房子出现在了两人的面前。

    陈富贵打开房门,一阵带有发霉的气味,从房间里面飘了出来,房间里面有了一层灰尘,房屋角落结着一些蜘蛛网,很明显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人住了,房间里有一个书架,书架上满是卷轴,然后就是一张桌子一张床。

    “逸师弟,以后你就住这里吧,你先把房间打扫干净,我去给你准备被褥。”陈富贵对着杨逸双手拱拳,很是平静的说道。

    “有劳陈师兄了。”杨逸回礼道,目送着陈富贵离去。

    杨逸开始打扫这座已经很久没人住的房间,而且,杨逸有点小洁癖,所以在陈富贵刚刚一离开就用水抹桌子,扫地一系列工作了。

    时间悄然过去,杨逸也就剩下书架上的卷轴没有整理了,杨逸看了看这些卷轴,有些已经发霉了,看着天气不错,杨逸便将这些卷轴放在了房间外面的院子里晒一晒,整理整理。

    且……他的勇师兄告诉过他,多读书总是好的,现在这房间里面这么多卷轴,杨逸无疑像是捡到了宝贝一样,心里高兴着呢。

    当杨逸把第一本卷轴抹去灰尘的时候,这小子双眼立刻泛起了精光,这卷轴名为《万草纲目》。

    对于丹道而言,了解每一种药材的药性程度和多少,决定着一个丹道者能够在丹道有多大的造诣。杨逸发现这卷《万草纲目》,无疑是让他可以了解到更多的药理,对他的丹道有所帮助。

    将这本《万草纲目》轻轻放在阳光下,杨逸双目炯炯有神的盯着第二本卷轴,抹去灰尘……

    “好东西呀!”

    第三本……

    “这卷轴有趣!”

    ……

    第九本卷轴,杨逸抹去灰尘,他识海中的龙爷也瞪大了眼睛,因为这卷轴隐隐让他感觉到一种灵力波动,不由得重视了起来。

    《灵丹录》几个苍劲有力的大字映入眼帘。

    打开尘封已久的卷轴,杨逸的呼吸都变得凝重起来。

    吃惊啊!

    惊吓呀!

    《灵丹录》记载着上千种丹药的修炼方法,还有药效;更让杨逸吃惊得是,这上面记载着的不仅仅是一品、二品的丹药几百种,三品、四品甚至是五品丹药的也是有着一定的数量,但五品灵丹以上的等级,《灵丹录》上没有记载,可卷轴还有一叠是空白的。

    空白!

    杨逸有些纳闷了。

    “这东西还比较入眼,多研究研究。”杨逸识海里的龙爷也玩味的摸着下巴说道“貌似,这东西里面还有东西,似乎被封印着……”

    这话可是让杨逸惊得瞪大了眼睛,拿着卷轴的手都微微发颤。

    杨逸不得不纳闷,这等好东西,怎么就放在了这间破烂的房间里面,还没有人发现。

    费解。

    有些东西,就是机缘。

    这是上苍对杨逸的眷顾吗?

    杨逸已经不能用激动、喜悦来形容此刻的心情,杨逸感觉他的世界充满着阳光,充满着希望,修行的一条光明大道的大门,轰然打开。

    之后还有些卷轴,有记载药王谷历史的,有记载一些奇闻趣事的,每一本书记载的东西都不一样,但对于杨逸来说,这都有魅力大大的。

    一个下午,杨逸这小子晒着日光浴,看着书,过得不亦乐乎。

    余名山药师宅屋檐上,余名山跟在一位紫袍老者身后,十分恭敬的却又几分寻味的道:“老师,他真得可以参悟那本卷轴?您真不怕他毁在弟子手里?”

    “余名山,你这小王八羔子敢把他毁了,我连你三条腿都给你废了。”紫袍老者冷哼了一声,一甩手,化为一道紫光远遁了去。

    余名山行礼,待这股强大气息消失了去,才缓了一口气,目光一转,停留在那庭院里津津有味看着书的杨逸,用手抹了一把脸,叹了一句:“我的小祖宗,冤家啊,我余名山是招谁惹谁了,你选谁不好偏偏选我余名山,缺德啊,我的清闲日子哦,没有了哦……”

    摇摇头,一道苍凉身影消失在屋檐上。